封城之事的风波在城中传的沸沸扬扬,不少名门正派纷纷站出来表达不忿,都闹到了晟日殿门口,“凭什么要我们将功法予以你晟日殿检验!”一名紫薇剑宗的弟子愤愤然,“这是赤裸裸的想盗取我们各派的功法!”

“就是就是,我混元宗可是武林第一宗门,怎么可能将功法给予你们检验。”一名赤裸上身的体修壮汉鄙夷道,有种一言不合就要撸袖子斗上一斗的意思。

门口的几个晟日殿守卫相视一眼,不敢回应,生怕惹怒了这伙人,真的把边城的晟日殿给掀了。

“没有资格么?那在蓝某看来,你们也没有资格和我这么说话!”蓝瑾挑着剑眉,怒目含霜的走了出来。“蓝某不摆珈蓝军的架子,武林中人自有武林中人的说话方式!”蓝瑾身着一身白色的练功服,额头上还有着没来得及拭去的汗珠,将手中的幽蓝色长剑负于身后,拔出了一旁守卫的制式长剑,剑指众人,“打赢我,便走,不然就配合蓝某完成调查后再离开,至于薛紫夜和齐盟主那边,蓝某自有交代!”

台阶下的众人瞬间变得哑口无言,蓝瑾,珈蓝王嫡子,年轻时意气风发,在江湖上闯出了赫赫有名的威望,与齐少羽,张道临并称三骄,一套珈蓝军授功法破军枪法已然登峰造极。别说他们几个小鱼小虾了,武林盟主齐天凌看到他都要笑眯眯的唤他一声小友呢。

得,本想动动嘴皮子,搬出身后的宗门强压晟日殿一头的,现在可好,打也打不过,背景没人家硬,众人只能乖乖认怂,低头丧气的走进了晟日殿内,配合的交出了自己功法心决的前半部分。

只交全半部门是蓝瑾对其他宗门派别的尊重,武学之道,不窃不偷是他的原则,自然不屑的做这种事情。

在蓝瑾盘查下来,对应功法心决一一检查了每一个人的内力,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这让蓝瑾的眉头拧成了川字,遣散掉众人后,蓝瑾沉思着,“我到底遗漏了什么?难道人早就连夜离开边城了?”

赵府,赵丰攥着一把今天买下的店契正喜滋滋的逗弄着图图,心情大好。吩咐下今晚多上两个大菜,好好庆祝一番。图图蹲在地上,看着地上忙着搬家的蚂蚁,扭头扯了扯赵丰的衣角,“跌,介似在干嘛?”赵丰望了望,笑道,“这是说明今天晚上要下大雨,蚂蚁们忙着搬家呢。”“哦。”图图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看着天空,乌云已然悄悄聚集。“边城这块啊,多久没有下雨了啊。”一旁的老孙头感慨道,眼中闪过一丝忧愁。

城外

一名黑衣男子半跪在地,手中举着一个人头,身后摆着一口熟悉的紫檀木箱,恭敬的向面前负手背立的男子禀报道,“禀尊主,这条商路上所有游商皆已格杀,已查明,售出此物者,定在边城。”

“恩。”男子微微颔首,“那就去找找吧,三日内我要结果,我喜欢干净,知道了么?”

“属下明白!”

“长亭古道外,将军裹尸还,烈火烧入喉胡夷胆来犯……”男子轻轻哼起悲凉的军中歌谣,擦拭掉脸上的雨水,露出了一张近乎面目全非的脸庞,“老朋友们,走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