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易天听到动静,停下笔,抬头看向她。

接触到他目光的一刹那,宫小玉紧张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寒易天缓步走向宫小玉,低头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爱妃~”

温厚的男声,富有磁性,还有他身上散发出的香味,让宫小玉觉得这一刻,有那么一点紧张。

这个死王爷,他要是敢碰她,她一定废了他。

接着,寒易天的手玩起了她的头发,还十分嫌弃的说道:“太枯燥。”

枯燥你就不要玩啦,肯给你碰头发就不错了,还嫌这嫌那的。

接着,寒易天的手往下滑,来到了她的腰间,刚碰到腰带,宫小玉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还甩开了。

“哦~爱妃害羞了,那本王先熄灯。”寒易天的脸色有一刹那变了,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宠溺的捏了捏她的脸,转身走到烛台旁,将烛火熄灭。

烛火熄灭的那一刹那,寒易天的脸色逐渐变得寒冷,这个女人,竟然拒绝他了,哪个女人不是迎合他,唯独这个女人!

黑夜里,心情很是不好的男人将宫小玉逼到了墙角,他今天,让这个女人知道拒绝他是什么样的后果。

“啊——”宫小玉后脑勺直接撞到了木板,疼得她龇牙咧嘴的。

寒易天一手将她抱住,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冰冷的唇覆上她温热的嘴,霸道并且无情。

“唔~”陌生的气息迎面而来,宫小玉开始慌乱,本能的想要推开他,可是怎么也推不开。

情急之下,才咬了他的舌头。

寒易天吃痛,放开了她,这个死女人,竟敢咬他,嘶~

“呜呜呜……”宫小玉觉得心里没来由的一股委屈充斥着整个大脑,想哭得不得了,边哭边用袖子擦擦嘴,这个味道真让人恶心,真的很恶心。

宫小玉擦嘴的动作让寒易天觉得受到了侮辱。

“宫小玉,既然这么讨厌本王,当初为何要嫁给我?!”要不是她坚持,自己就不会被迫娶她了。

“我怎么知道,我怎么知道……”宫小玉哽咽着说,她又不是原主,她怎么知道,再说了,嫁给他,肯定是喜欢他啊,要是今晚他亲的原主,原主不知道多高兴。

可惜,她不是原来的那个宫小玉啊,她只是一缕孤魂罢了。

寒易天听到这个答案,显然不是很满意,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嫁给他?真是胡闹。

寒易天突然觉得烦躁,心里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要生气,是这个女人不知好歹罢了。

可是宫小玉的哭声一直在耳边环绕,他觉得更加烦,索性冲出门去,不再理会身后的一切。

宫小玉起初是站着哭的,但是又觉得累,所以就坐在地上,靠着墙哭,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夜里虽然不是很冷,但是宫小玉哭着睡着的,脸上又有伤,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脸似乎更肿更痛了,喷嚏也一直打个不停。

“阿嚏——”一大早,宫小玉的喷嚏就没停过,鼻涕也没断过,擦得鼻子都红了。

“王妃,请个大夫来看看吧?”阿绿担心得不得了,昨晚上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今天就着凉了?

“请什么大夫啊,让我死了算了,该死的混蛋!!!”宫小玉巴不得感冒死了算了,这样就可以回去了,还用不着欠一屁股债。

古代的男人就没有一个好的,全都是三妻四妾,也没经过人家同意就亲人家,一点女生该有的权利都没有。

再说了,在这里她又没有亲人了,只有她一个人,这里的生活她根本就不能适应,这种男权社会真是该死。

“……”阿绿也不知道要怎么劝王妃了,王妃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只要劝一劝就会好的,可是现在的王妃说什么都听不进去,还说什么女生要有女生的自由,要有自己的尊严,有自己的地位。

阿绿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觉得很荒唐,就算是公主,在皇室里,最多也就是用来巩固皇室关系利益的棋子罢了。

她们这些奴婢,就更不用说了,任人打骂凌辱,更不会有人在意他们的死活。

宫小玉在房间里坐了一天,什么东西都没吃,也没心情吃,一想到那个王爷强行侵略过的地方,她就觉得恶心。

这跟那些猥亵者有什么区别?

并且所有人都觉得她得理所当然的接受,凭什么啊?!

她一定是脑子秀逗了才会觉得在古代生存很好玩,现在看来,一点都不好玩,她要怎么样才能回去啊?

“我要沐浴。”昨晚上她故意没洗澡,想让那家伙嫌弃一番,谁知道……

今天一天没吃饭,心情也不是很好,又感冒了,顿时觉得身上黏糊糊的,还很沉重。

没多久,阿绿等人就把洗澡水烧好了,倒在木桶里。

“王妃,水好了。”

“你们都出去吧,我自己洗。”宫小玉把人都赶出去了,虽然她也是个女生,但是不代表她洗澡喜欢有一群人看着她洗啊。

洗完澡之后,宫小玉就睡觉了,心想那个混蛋今晚上是不会来了,她都想好了,要是那个王爷再敢侵犯她,她就跟他同归于尽。

她今天让阿绿在自己面前做绣活,偷拿了她的剪刀,藏在了枕头底下,那个混蛋再敢无礼,她真的会不客气的。

如宫小玉所料,寒易天真的没有过来了,都快半个月了,都是如此。

而宫小玉脸上的伤也都好了,她应该出门去店里看看了,那天说了要去的,结果谁知道发生了那样的事。

出去的时候,宫小玉是坐马车出去的,这是她第一次坐马车,觉得很新鲜。

阿绿也是第一次坐马车,也是新奇得不得了。

到了地方,宫小玉一跃跳下了马车,可把阿绿吓坏了,怕她摔着了。

“楚骏,这几天生意怎么样?”宫小玉还没进门,就先喊起了人。

楚骏一脸的心事,坐在那里无精打采的。

“东家,您来了。”楚骏前几天就迫切的想要找东家,可是,他不知道东家住哪。

“怎么了?有心事啊?”宫小玉看他情绪不是很高涨,一看就是有心事。

“张掌柜他,他死了,还欠了赌坊的钱,他们天天带人来闹事……”楚骏越说越委屈了,这个张掌柜,真不让人省心,居然欠了那么多钱。

“有没有报官?”这事问题不大,要是他们再敢来,就让官府的人给抓起来。

张掌柜虽然是在这里做事,但是这不是成为他们来闹事的理由。

“小的去过了,可是官府有他们的人……”楚骏实在是没法子了,天天给他愁的啊。

“真是岂有此理,我就坐这等着,看他们什么时候来。”宫小玉也在气头上,这些人,真是过分了,又不是她欠的钱,干嘛来骚扰她?得想个办法才行。

等了没多久,果然前几天那个黑胡子大汉又来了。

“小丫头,今天你来是给张天棋擦屁股的是吗?这次可不少咯,五百两银子。”

黑胡子以为她又是来替张天棋还钱的,所以张口就问她拿钱。

五百两!!!

别说五百两,五文钱她都不愿意给了,她上次帮他还了三十两,已经仁至义尽了。

“五百两确实有点多,等我筹到钱,五天之后再还给你,我说话算话,但是在此期间,你也别过来耽误我做生意。”宫小玉觉得自己势单力薄的,打不过人家,现在先用缓兵之计呗。

有了前车之鉴,黑胡子大汉真信了她的话,带着人走了。

宫小玉只是简单的交代了楚骏几句,就准备去买鹅毛。

可是人家也不是闲的没事干啊,谁会卖鹅毛啊。所以,宫小玉只好买了一只鹅。

回来自己做了只鹅毛笔,失败了好几支才成功做出来的。

寒易天这时也过来了,宫小玉一看到他就觉得很不舒服,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头狼盯上了一样。

寒易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过来,只是,他心里升起了一股征服欲,这些天,他不知道为什么,总会想起那天晚上他对她做的荒唐事,真是不可思议。

明明那是个错误的抉择,但他心里就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像是被人拨动了心弦一般。

又或许是好奇心在作祟。

寒易天来时,看她一点也不想理自己,心里其实很恼火,可是他又不想跟她说什么道歉之类的话。

好多女人想要他宠幸争着抢着,而她,却拒绝了,可是之前的她不是这样的,他娶她的时候,她看自己的眼神就不是这样的,难道是这两年把她关在这里面关傻了?

她在搞什么鬼?寒易天看到院子里的鹅毛,觉得很奇怪,不过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当他看到她用那个鹅毛写出来的字时,是真的惊艳了。

寒易天夺过宫小玉手中的鹅毛笔,说道:“爱妃,谢谢你赠的笔,本王很喜欢。”

宫小玉一脸的黑线,这个人真是太不要脸了,明明是抢的,偏说是人家送的。

寒易天新奇的试了一下,可是这笔太小,握不住,而且太短了,写出来的字并不是他的真实水平。

“要这样拿……”宫小玉此时觉得他居然有点孩子气,写出来的字确实挺丑的,不过她慷慨大方,教教他也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