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他才停下,看向拂晓的眼神带着一丝疑惑。

“不真的不愿知道我为什么要认你为主?”冰雕兽语气之中还带着一丝疑问。

“并不想。”拂晓此时心里想的却是,这难道是过来碰瓷的?

“那你还想得到紫阳炼丹书吗?”冰雕兽这下说到了重点。

“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找这书的,你知道在哪儿?”拂晓眼睛微微眯起。

“我是镇守这里的神兽,我怎么会不知道书在哪儿。?”以前主人果然料事如神。

“告诉我书在哪儿。”拂晓身上闪过一丝杀气。

“你先听我说完。”冰雕兽眼睛看向空中眼神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

拂晓他们都没说话,在旁边安静的听着。

“你们应该听说过九天玄女。”冰雕兽说起这个名号的时候眼中慢慢都是怀念。

“我知道我知道,九天玄女就是几万年前用自己救了我们然后陨落在这里的神。”小猫咪顺着拂晓身体往上爬爬到他的肩膀上。

冰雕兽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后漏出一抹释怀的笑容“主人啊,没想到这过了上万年,还有人记得你为这片大陆做的事啊。”

“我本身是九天玄女的命定神兽,冰麒麟。”

一听到冰麒麟这三个子除了拂晓另外三个伸手都炸毛了,冰麒麟,传说中九天玄女一手拿着破天剑,身旁跟着冰麒麟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但是大家都没见到过冰麒麟,有人说冰麒麟身高八仗,一口血盆大口,那紫阶魔兽是一口一个,威风凛凛啊。

唯一可惜的是没人见过它的真容。

“你是冰麒麟。”球球这时候的反映比较大,给人的感觉是异常兴奋。

冰麒麟一脸疑问。

“我是龙炎我是龙炎啊。”球球现在是貂的模样,说的时候化身成小版的龙,虽然小同样不失霸气。

“龙炎,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冰麒麟一脸兴奋,真的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

“球球,你等一会儿再认亲好不好,让他说完先。”宝宝岗亭个名字就被球球打断了很气愤,虽然又看到球球帅气的真身,但还是被好奇心吸引。

冰麒麟看到球球乖乖的退到宝宝旁边,一脸笑意,想当年,多少角色的魔兽追求龙炎他都没同意现在到变成了个妻管严。内心深处直接将两个魔兽划分成情侣关系,然后接着说了下去。

“既然你们与龙炎相熟有些话我就不多说了,我前主九天玄女与龙炎前主煞千叶乃是至交好友,两人的关系可谓是相识恨晚,他们经常在一起下棋,抚琴,去人界游历....”

“额,他们是纯好友关系,绝对没有半分男女之情。”球球看到拂晓越来越黑的脸赶忙解释道。

拂晓听到这话确实心里一怼,堵的难受,可转念一想,他们早在万年之前就相识,自己认识的不过只是他的转世,艰难的列出一个笑容。

“没事,万年之前我又不认识煞千叶,我现在认识的也不过是君墨,他的一缕魂魄而已。”拂晓说的很伤心。

冰麒麟也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说了一句两人不过至交好友,与九天玄女相恋的是大将军穆迟。

“主人与魔皇先成为至交好友,而后才与大将军相恋,本来三人在一起很好很开心,可谁知,仙界的人知道后硬是不同意二人往来,并且限制了玄女的自由。玄女很是伤心,用传音蝶传了无数消息给大将军,可大将军却一句也没回过。”说到这里冰麒麟一脸的愤恨。

“过了很久,有一天,看着玄女的人都被叫走了只剩下两个,选女看机会到了,便带着我逃了出来,本来想去找大将军,出来以后却发现大魔王为了抢夺煞千叶的魔皇之位将煞千叶打的魂飞魄散,整个大陆也被打的分为了好几块,随后玄女就一块一块的查看,发现大陆已经变得民兵不聊生,到处都是杀戮,到处都是死尸,玄女实在是难过便用空间力修复这个大陆,让人类可以修行,让魔兽有遮护自己的森林,减少互相伤害,希望大陆能回到以前的样子。对大将军也是失望透顶。”

冰麒麟叹了口气“玄女做完这一切之后耗尽自己的生命力,用最后一丝力量然后来到这海底,当时我就在她身边。”

“麒麟,我快不行了,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能感觉到九天玄女此时生命即将枯竭。

“主人,你说什么事我都答应。”

“我将我的修为全部保留在这里,以后有缘人会来到此处,接受我的传承。”

“好。”

“我要你认那人为主。”

“主人,这件事恕属下不能答应,属下此生只有你一个主人。”

“答应我,不然我死不瞑目!”

“好.....我....我答应你。”

“太好了,那我就放心了,以后会有一个同样是空间灵力的人来,她便是你的主人。”

“主人....”

“我即将死亡,我现在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啊。”

“你一定要好好的,我先走了。”

说完便慢慢化成粉色晶莹的光从她死的地方炸开,快速的向四周射去,然后这里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拂晓听他说完,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经过,这个九天玄女也确实是个善良的人,可以为了别人牺牲自己。

“既然如此,你便先跟着我吧,以同伴的身份,以后若你真心认主我便收了你,如果你有什么别的想法我也不拦着你。”拂晓说的真诚,如果一个人,对自己不是衷心的,那他再厉害,拂晓也不稀罕。

听了这些话,冰麒麟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

“好,我教你出这关。”冰麒麟指向一面墙。“从这里出去。”

拂晓看去,这是一面完完整整的墙壁,表面非常光滑,可以看出没有机关。

“这怎么过?”宝宝闪过一丝疑虑“难不成直接从墙上过去啊。”

“聪明,就是从这墙壁之中过去。”冰麒麟挺好奇的,这个小树灵究竟是怎么吸引到龙炎的。

球球噔噔噔跑到墙壁面前,喷出一口三昧真火,却发现这墙壁一点被烧到的痕迹都没有。

“主人,这墙壁真的好厉害,我的三昧真火都奈何不了。”球球站在墙壁那里往这边喊,一看看到冰麒麟站在宝宝旁边,两人微笑着不知道在说什么,面色一紧,跑到两人中间将两人隔开。

“你这个臭麒麟,你干什么,宝宝不是东西,你不能抢。”这个冰麒麟以前就爱跟自己抢东西,什么都抢,以前的东西什么都能让这次可不能让了。

“你说谁不是东西那。”宝宝假装生气的语气说。

球球一拍脑袋,连忙解释“宝宝,我....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是不知道我嘴笨。”

宝宝噗嗤一笑——翻了他一眼:“笨蛋。”

冰麒麟也想笑,看来这伤害无数少女心的无情龙炎真的动心了。

“这里是玄女用空间创造的一个位面,这堵墙你看着有气势它有也没有,你讲空间灵力放在墙壁之间便可穿墙而过,不管在那里都可以用。”

拂晓明白了,就是用空间灵力在墙壁之上做一个位面,让这个空间变成自己的,自己的空间当然是自己说的算啦。

拂晓想明白了就走上前去,试了一下,谁知这墙壁有一股力在保护着它,怪不得刚刚的三昧真火伤害不到他。

拂晓实处吃奶的力气,将空间向墙面上挤去,后面都是关切的目光。

“你说主人能成功吗?”宝宝目不转睛的看着拂晓的动作,和拂晓努力的样子,生怕主人像自己拿破天剑的时候一样被反弹出来受伤。

“这还用说,主人一定可以的”球球在心里默默的给拂晓打着气。

在球球心里主人一向是很幸运的,这次他一定可以带着大家走出这海底,也一定能救了前主人。

冰麒麟默默地注视着拂晓此时的样子,那认真的眼神,仿佛看到了当时的九天玄女,他记得玄女练习穿墙术的时候也这么认真,也是这么努力。

拂晓眼睛紧紧地盯着前方,此时心中没有一丝丝杂念,心中所想的就是一定要带着大家出去,自己再不回去,就怕君墨要担心了。

空间一点一点的渗透到墙壁里,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就可以了,拂晓闭上眼睛,将全身力量汇聚到脑中,忽然,猛一睁眼,强大的精神力呼啸而出。

过去了。

“成功了。”拂晓回头,开心的笑了。

“太好了,我就知道主人最厉害的。”宝宝很高兴,大家也都是一脸欢喜的走过来。

拂晓将一只手放在墙上,果然穿过去了,然后拂晓又将手拿了回来。

“这算是成功了吧?”拂晓蛮高兴的,本来做好多尝试几次的打算,没想到这一次成功了。

“对,只是我们都过去有点麻烦。”冰麒麟看向身后那群冰雕兽有点无奈。

“没事,主人有空间可以将我们带到空间里面,过去之后再放出来呀。”球球走到冰麒麟身边,用自己的身子撞了一下冰麒麟,就像是在表达他们感情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