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铭轩没有回答她,只是一圈打在墙上,苦恼的说:“妈的!为什么就说找不出哪里可以把该死的玩意弄下来!”

“为什么?”林铭轩蹲下,无助的哭了出来。

唐悠悠跟着林铭轩蹲下,为他拭去眼泪,又用衣角把他手上刚才在墙上弄破的地方上的石灰擦掉,然后抱着林铭轩轻轻的安慰:“别哭。”

林铭轩握住唐悠悠的手,觉得自己实在太没用了,她身处险境都还没有哭,自己却这么懦弱。

什么叱诧商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林铭轩还不如一个女人来的坚强。

唐悠悠看到他止住眼泪,露出欣慰的笑容,“还剩三分钟,你快出去吧,我不想你死。”

“悠悠,你放心,就算拆不掉炸药包,我也不会走,我陪你一起死。”林铭轩看着唐悠悠的眸子熠熠发光。

唐悠悠摇摇头,“我不要你陪我一起死,我要你好好活下去。”

林铭轩却固执的摇摇头,席地坐下,“我既然保护不了你,那就陪你一起死,这样黄泉路上你也不会孤单。”

“林铭轩,你听我说,你现在就出去,跟那天那个你对正牌未婚妻结婚,然后好好的过日子。”唐悠悠从开始到现在一直保持微笑,说到这句的时候,却忍不住哽咽。

林铭轩摇摇头,为她擦掉泪水,“除了你以外,我谁都不会要的。”

唐悠悠无奈的看着坚定的他,不再说话。

与此同时,一个形迹可疑的人在别墅里姿势怪异的行走,当他看到郭浩然的尸体时,叹了一口气,“看来来晚了一些。”

说完之后,就低下头往唐悠悠谈吗那间屋子去。

林铭轩的手下都在别墅外围守着,没有人知道他是这么进来的,他仿佛是个幽灵凭空出现。

这边,还剩下一分钟,唐悠悠靠在林铭轩的怀里看见门口放着一台饮水机,她扭了扭身子舔着嘴唇对林铭轩撒娇,“轩,我好渴,去给我倒杯水好吗?我不想做渴死鬼。”

林铭轩点点头,起身去饮水机那里接水,唐悠悠看准时机把他猛的撞出房间。

被推出房间的林铭轩心里升起不好的念头,用尽全身的力气控制身形,往房间里跑去。

唐悠悠只留了一个凄美的笑容给他,然后迅速关上门反锁。

林铭轩疯狂的敲打着紧闭的房门,大声喊着:“悠悠,你开门!别这样折磨我好不好,你知道我不会走的!就让我跟你死在一起吧!”

唐悠悠背靠着门坐在地上,感受着林铭轩每一个拳头落在门上的力道,眼泪完全止不住。

蜷起双腿,唐悠悠把头深深的埋在臂弯里不停重复着:“林铭轩,对不起,希望下辈子可以跟你在一起长长久久。”

在唐悠悠关上门的那刻,她的记忆瞬间涌了出来,林铭轩强吻她,在她半梦半醒中要了她,以及她进错男厕所被他嘲笑,还有他为了她忤逆琳父,拒绝司雨晨。、

谢谢唐悠悠都想起来了,就在她的生命即将在一分钟以后结束的时候,她想起了和林铭轩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这些足够她下辈子都记得的刻骨回忆,让她抱着无比的遗憾,让她后悔没有好好珍惜和林铭轩在一起的那些时光。

如果时间能够到从来,她一定会抓紧每一秒钟和林铭轩甜甜蜜蜜,而不是跟他斗气。

林铭轩在门外声音喊的嘶哑也等到任何回应,伤心欲绝的他跪在门口不甘心的咆哮着。

这时,刚才那个形迹可疑的人出现在走廊口:“别嚎里,你想救她就赶紧过来背我。”

林铭轩没有考虑太多就跑过去把对方背起,“你真的能救她?”

这个神秘人在他背上悠悠开口:“我叫月城雪兔,你也叫我月城是郭浩然的大学同学,他的炸药成分全是我教的。”

林铭轩加快脚步跑到门口,敲打着门,“悠悠你开门,有人可以解开炸药包了。”

“轩,你是因为想进来所以骗我的吧?还有半分钟,你快走!”唐悠悠摇摇头苦笑,林铭轩这个大傻瓜。

“小姑娘,开门吧!我是郭浩然的同学,我可以解开的,你信我一次好不好?”月城雪兔出生劝她,声音让人有种安心的魔力。

唐悠悠打开门,月城雪兔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剪刀,对准炸弹上的一根黄线。

唐悠悠闭上眼睛,不敢去看最后的结果,林铭轩则紧紧盯着月城雪兔的动作,生怕有一点闪失。

“咔嚓!”剪刀剪短电线的声音传来,月城雪兔长长舒了一口气。

看着计时器上的数字停在0.03,原来在东京上大学的时候,他跟郭浩然一起制作这种炸药的时候就用黄线做电源线,他果然没有赌错,郭浩然一旦养成的习惯是很难改过来。

威胁接触,唐悠悠直接扑倒林铭轩怀里,劫后余生的她控住不住情绪失声痛哭起来。

林铭轩抚着她利落的短发,温柔的哄着:“别哭了,没事了。”

注意到边上的月城雪兔,林铭轩为唐悠悠擦掉眼泪,“悠悠,这位先生是月城雪兔,他救了你。”

“月城雪兔?谢谢您。”唐悠悠小脸上还挂着泪,对他深深鞠了一鞠躬。

月城雪兔点点头,环顾这个别墅感叹道:“这里的装璜和以前还是一模一样,一点都没有变。”

“您认识郭浩然?”唐悠悠好奇的问。

月城点点头,“我叫月城雪兔,和《魔卡少女樱》里面那个动漫人物的名字是一样的字,但是我不是那个人哦!我是日本人,跟阿浩是大学同学。”

“你们别怪阿浩,他只是因为心里对我自责所以才会做出这么过激的行为。我们互相倾慕,在一起三年,在大学毕业之后一起去爬富士山,可是遇到了雪崩,我们被困在一个山洞里等到救援。可是他为了活下去,在我腿冻僵的情况下,割了我的肉来维持生命。”月城说到这里的时候,低下头嘴角勾起意思苦涩的笑意。

唐悠悠把自己的手帕递给她,刚才她放手帕的地方正好被炸药包挡住拿不出来,所以没有给林铭轩用,这时正好可以给月城用。

月城接过手帕,对她报以感谢的微笑,然后接着说:“后来救援队来了,他为了遮掩自己做的丑事,所以一个人跟着救援队走了,并没有提及我还在洞里的事情,我是在他走后的第二天被另外一组救援队救起的。”

“他居然这么狠心?你们可是恋人啊!”唐悠悠咂舌,然后对林铭轩佯装厉声警告:“你要是敢这样对我,我就是化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林铭轩白了她一眼,“也不知道刚才是谁,把我骗到外面来关上,要死都不让我跟她死在一块,说起来那个人还叫我回去娶司雨晨,我该准备坐飞机回去结婚了。”

“你敢!你的结婚对象只能是我!不然腿给你打断!哼!”唐悠悠揪着林铭轩的耳朵,这次是真得警告他了。

所谓作死。

月城看着二人打闹,无奈的笑了笑,唐悠悠这才放开林铭轩,一脸认真的听着他继续说。

“然后我治疗好了之后,就跟着他到了中国,他从山洞里出去里之后就患了黑暗恐惧症。”月城边说边打量这灯火通明的走廊。

唐悠悠点点头,她记得之前郭浩然作恶梦时候,她去查看被他推到墙上,恢复了视力的时候等就是开着的。

“然后你就利用心理医生这个身份的便利给他开了安眠药,实际上那些药全都是致幻药。”林铭轩了然于胸,接着月城的话说了下去。

月城赞赏的点点头,没有否认,“他现在也付出了生命做代价,你们可以放过他的尸体交给我吗?”

林铭轩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您救了悠悠,是我们的大恩人,这点小小的要求,当然没问题。”

月城拒绝了林铭轩的支票,把他们送出别墅,唐悠悠同情的问:“月城先生,您身体不方便一个人在这里真的可以吗?”

“放心吧!这么多年我也是这样一个人过的。”月城温柔的笑着,就想郭浩然往日里那样的和煦微笑。

同样的微笑,唐悠悠看在眼里,郭浩然和月城的脸重叠在一起,原来每一个人背后都有一个超级大秘密。

唐悠悠侧身看向身边的林铭轩,心里无声的问:林铭轩,你有多少秘密呢?愿意跟我分享吗?

林铭轩感觉到她的视线,低下头问她:“在想什么?”

唐悠悠坏笑着凑到他的耳边轻轻说:“在想今晚你能坚持多久。”

林铭轩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这么?”

“我说留几个人下来照顾月城先生,你没听清吗?”唐悠悠对他眨了眨眼睛。

林铭轩点点头,在身后选了五个人留下来,然后对月城雪兔说:“月城先生,希望你不要拒绝的我好意,不然我就只能把他们几个你不喜欢的家伙扔到海里去喂鲨鱼了。”

“这……”月城为难的看着站出来的五个人,“我用不了这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