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陈佳年拎着蛋糕从甜品店出来,迎面闻到一股烟味,他下意识地偏头,劣质的烟草味并不好闻。但却令他感到真实,让他梦醒了。私奔到国外这么离经叛道的事,再回忆仿佛是上辈子了。

他所有感触一下子都活了过来,猛然发现,原来短短几天,发生了这么多事。

回国之后的一切都很顺利,新工作也已经谈妥,一家外企,年薪给得很大方。

今天刚搬完家,发现小区门口有家蛋糕店,就去买了一盒奶酪蛋糕。

最近几天不知道怎么了,很想吃点甜的。

这一盒蛋糕打开,没吃几口就被搁下。几分钟之前,他还惊讶于自己竟然真的能离开俞初白,将来的生活或许会平淡,却能像没认识过那么一个人一样。

但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他根本不爱吃甜的、也根本不喜欢奶酪蛋糕,他只是想念某个人了。他过得好吗?

过敏反应消褪了吗?

他跟那个小孩真的会在一起吗?

不知道。

但是奶酪蛋糕是吃不下去了,家里也还没有自己做饭的条件——冰箱里还是空的,只好点了个外卖吃。

关佟给俞初白订了机票,出门的时候顺手把他也带上了——行李是现成的,也直接拎走。

俞初白倒是也不闹,就是有点心神不宁、沉默寡言。

上了飞机之后也安静得很,除了按点醒来吃了一顿飞机餐,他几乎睡了一路。

落地之后没几分钟,关佟的袖子突然被人拉了一下。俞初白犹犹豫豫地说:“要不,我还是回去吧?”

关佟:“???”我的未婚妻就在几百米之外等我,我有点不想理他。

关佟敷衍地朝他笑笑:“好,但你来都来了,不吃顿火锅再走吗?”

“……”这个思路有点难以反驳。

关佟有小雪接机,俞初白跟他们一起回市内。不过他俩要给小雪她爸买礼物,俞初白就不好再跟着了。关佟看他可怜,给他买了杯奶茶。

俞初白捧着奶茶:“……”

陈佳年第一天上班,不需要加班、按时打卡下班。同事告诉他附近有商业区和综合超市,他打算在附近逛一逛、买点吃的,也顺便熟悉一下附近的环境。

他从前也和俞初白一起逛过超市,那时候他们刚在国外同居,他吃不惯西餐、尤其不爱吃快餐,就只能自己做。

那时候……

陈佳年收拾好心情下楼。出电梯那瞬间,他后知后觉地发现,P市的天气比他想得还要冷,他是不是应该再等等,等天气变暖了再回来?

“哥哥,你电话响了!”路过的小朋友在他面前站住,顽皮地笑着提醒他。

陈佳年回过神,一边道谢一边去摸手机。

“陈佳年……”电话那头的声音熟悉得不需要再确认,陈佳年握着手机,手心发烫,艰涩地“嗯”了一声。

陈佳年缓慢地迈开脚,往前走了好几步,感觉像是过了好几分钟,才听到俞初白说:“我在国内。”

陈佳年捏着手机,走得更慢了,甚至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了。俞初白回国了?他一个人回来的吗?那这自欺欺人、度秒如年的半个月又算什么。陈佳年把心头的悸动按回去,尽量平静地问:“嗯,回来过年吗?”

“不是,我回来找你的。”俞初白说:“你吃晚饭了吗?我想吃火锅。”

陈佳年:“……”

俞初白觉得陈佳年可能要拒绝,卖了个很没道理的惨:“你走得那么突然,咱俩都没好好吃顿饭。”

散伙饭吗?陈佳年说:“好。”

挂断电话、收到俞初白发过来的定位,陈佳年才明白过来,俞初白还能找不到人陪他吃顿火锅?

都分手了你还这么迁就他,你是不是犯贱啊!

俞初白就站在路边等,手里还拿着关佟给他买的那杯奶茶,这位帅哥半天也没挪个地方——

陈佳年对着实时定位,回忆俞初白在的是个什么地方,最后拿给司机看了一眼。

司机说:“就是个十字路口,前面拐角就到。”

“……”陈佳年纠结地想:“俞初白站大马路上干什么,不冷吗?”

管他冷不冷!

他今天穿什么了?

我为什么还要管他!

俞初白也对着手机看定位,陈佳年离他越来越近,他也越来越心慌。

关佟说让他跟陈佳年好好聊聊,但是聊什么呢?他不知道该怎么聊,陈佳年才会高兴。

他好像,从来都不知道陈佳年要什么?

从来都是他说,要在一起,要同居,要一起出国。陈佳年总是说好,说他可以……可陈佳年到底怎么想的呢?

俞初白心知肚明地知道,他对陈佳年的感情早已经跟初遇时不同,那时候他们太年轻了,喜欢就是满腔的热情——但是,那份热情被掐断得太突然,他们当初分开得太久了。

俞初白当然还是喜欢陈佳年的,但却不像少年人的喜欢那么义无反顾、毫不犹豫。他小心翼翼地粉饰太平,试图把当年的拒绝和分离都当做不存在,他始终不知道当初自己有多少自作多情的成分,会不会是他想多了,陈佳年其实是真的不喜欢他?

曾经他把占有欲看得理所当然,可现在不敢了,他心里始终有一根软刺,提醒着他陈佳年不愿意。

他对陈佳年的喜欢里,夹杂着太多的疑惑和不确定,甚至到了现在,该牢牢抓住的时候都变得犹豫不决。

陈佳年刚下班,还是工作时那副打扮,穿着正装、戴着眼镜。

他这身打扮跟热闹的火锅店格格不入。

店里开着暖气,陈佳年把外套脱了。俞初白看着他说:“你穿马甲很好看。”

“……”陈佳年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俞初白:“刚下飞机不到一个小时。”

陈佳年想问他:“行李呢?是不是又丢在机场了。”但是这跟他没关系了,话到嘴边只说了一句:“嗯,饿了吧?点菜吧。”

俞初白点头,然后拿着菜单一个个点下去问:“陈佳年你要吃这个吗?这个呢?你能吃辣吗?”

陈佳年:“……”

陈佳年回答了一会,没忍住打断他:“你要这样问到什么时候?”

俞初白有些茫然地、盯着菜单说:“我好像从来都不了解你。”

他抬头看陈佳年,他说:“我错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