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云的脚步猛然顿住,她回过头,不可置信地看着苏簌。

苏簌知道她心中是何等波澜,她从小到大就将自己当成齐俊熙的新娘,在他身边跟了那么久,从来没有改变过自己的心意……

哪怕他在她的生日宴会上跟苏清悦抱在一起睡了整整一夜。

“我以为你真的要跟他们死磕一辈子了。”

清吧里,再次提起这件事情的舒云还是满脸惊讶,她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已经分手三年多了。”提起这件事情,苏簌的表现已经很平淡了。

“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提起当年的事情,苏簌神色还是有些暗淡,她浅声道:“后来妈妈的精神状体不太好,为了给她治病,我就带着她出国了。”

当年那件事情闹得多凶,舒云还是记得的,没想到当时连齐俊熙的背叛都能容忍的苏簌,最后却因为母亲的病选择了离开,最后舒云感慨地下了结论:“你真的很爱你的妈妈。”

“从小到大,也就妈妈会疼我了。”苏簌说着这句话,却想到自己离开苏家的时候,母亲对她的斥责,她端起面前的玻璃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道:“算了,别提了。”

舒云是跟苏簌一起长大了,自然知道苏家的事情对她的影响有多大,苏簌的生日宴会上,两人因为齐俊熙的时候闹翻后,她就在也没有跟苏簌联系过,后来听说苏清悦改了姓,而苏簌还跟他们混在一起,舒云更是一怒之下出国,再也没有联系国内这些人。

如今三年过去,气也消了,人也成熟了,没了当年的冲动,便开始思念自己的旧友了。

“不提就不提。”舒云说着,打开了一瓶新的啤酒,她从来不用酒杯喝酒,这么多年过去,这习惯还没有改掉。酒盖打开后,先给苏簌倒满一杯,然后自己喝了一口,舒云这才道:“那你现在生活的怎么样?去哪里工作了?”

提起自己现在工作,苏簌脸上终于带了点笑容:“在华悦。”

舒云有些意外:“珠宝设计?在华悦?”

“恩,他们想往这方面发展。”

舒云的行业是服装设计,跟苏簌同为设计业,不少事情都是共通的,听到苏簌的话,很快就想明白了中间的前因后果,点了点头:“行,前驱。”

“算不上,顶多入门早一点,日后资历也老一点而已。”苏簌如实说道,正想要跟舒云分享一下自己之前在H市的比赛经历,一抬头,却见酒吧的大电视上正播放着她比赛获奖时的视频。

苏簌有心给舒云一个惊喜,便笑着说:“你回头看。”

舒云不明所以,看了苏簌一眼,才迟疑地回过头去。

然而等她看到屏幕的时候,上面的画面已经变了。

“据悉,风云杯冠军获得者被爆半夜与人私会,据知情人士透露,该设计师会见的人,正是评委之一。”

电视画面切换到了新闻主持人的界面,听着上面的内容,舒云一头雾水:“这人怎么了?”

她看了一阵子,也没看出个所以然,她记得以前苏簌不是一个喜欢看新闻的人啊,茫然地转过头,却发现苏簌正一脸严肃地盯着屏幕。

表情跟她刚才的样子截然相反。

舒云心中一梗,几乎是瞬间就意识到了不对:“怎么了?”

苏簌没来得及说话,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她掏出一看,立马接通了。

是封靳的电话,说的正是这件事情:“你手边有点事么,打开……”

他还没说完,苏簌就打断了他的话语,直接道:“新闻我看到了,照办被他们曝光了。”

“恩。”封靳沉声应了一句,“你现在在哪?”

苏簌抬头看了一眼,将自己的地址报了出来。

封靳直接道:“电话里说不清楚,你来公司。”

说着便挂断了电话。

“好。”苏簌挂点电话,迅速冲着对面的服务生打了个手势:“买单。”

旁边舒云看着她的动作,一头雾水:“发生了什么?”

苏簌来不及解释,只能简短地说明重点:“刚才新闻里那个设计师,是我。”

“什么?!”一颗重磅炸弹投入舒云耳中,一时间,她竟然不知道是该问苏簌为啥会突然跑来参加国内的比赛,还是该问所谓的深夜会见评委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这两年虽然没有回国,没关注过苏家的事情,但作为苏簌的朋友,还是经常从别人口中打听苏簌的近况的。

她知道苏簌出国留学了好多年,奖项也拿了不少……按理来说,一个国内的奖项,对她来说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为什么还要做出半夜去见评委这种事情呢?

她想着,便回头看了一眼屏幕,新闻刚好播放到了记者拍下的图片,舒云只扫了一眼,就确认上面的人确实是苏簌。

趁着舒云发呆的功夫,苏簌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往外走了一步,才想到朋友还在身边,便回头道:“我现在要去公司一趟,你是跟我一起,还是回家去?”

好不容易见面,哪能这样糊里糊涂的就分开了,舒云连一秒钟都没有,就立刻道:“跟你去公司可以么?”

没什么不可以的,苏簌走的时候公司已经下班了,估计现在也没有几个人。

她带个朋友过去,不算什么。

两人一边往公司赶,苏簌一边给舒云简略的讲了一下自己去参加风云杯比赛的原因。

听完之后,舒云沉默了一下,然后一针见血道:“比赛结果都已经出来了,而且还是群众投票,就算你真的跟评委有什么,也不足以影响你的比赛结果啊?”

她还是不能理解,这个照片曝光的有什么意义。

苏簌的神色却有些凝重,她沉默了片刻,才道:“我回国之前,在苏家工作过,后来被辞了。”

听到这话,舒云一噎。

她就知道,以苏簌的个性,回国之后肯定不能就这么干脆的放弃苏家,她恨铁不成钢的同时,又觉得有种意外的感觉——仿佛这样的苏簌才是正常的。

“他们赶走我的理由是剽窃……我想,这应该是用舆论将我之前的事情引出来。”

到时候不光她作为设计师的名誉会受损,就连华悦也难以幸免。

十分钟后,车子在华悦大厦楼下停车,苏簌带着舒云急匆匆忘了走,一边走一边给封靳打了个电话:“你在哪?”

“来我办公室。”

进了电梯,看着苏簌直接摁下顶层,舒云有些惊讶,她记得多年前一份财经杂志的报道中说,华悦大厦的顶层只有一间办公室,那就是华悦总裁的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便看到封靳照例站在窗边,听到苏簌进门的动静,他才转过身来。

看到苏簌身后跟着的人的时候,他微一挑眉:“这位是?”

苏簌道:“我朋友……”

她话还没有说完,舒云便走上前去,主动伸出一只手,笑道:“你好,我是从事服装设计行业的,名叫舒云,是苏簌的发笑,不介意我在贵公司内参观一下吧?”

封靳伸出一只手,笑得优雅从容:“欢迎至极。”

在刚才他跟苏簌的通话中,舒云明明听到这人已经十分焦急,但此时见到他,却依旧从容优雅。

这样的气度让舒云不仅对这人产生了一丝好感,趁着封靳去办公桌后面调取资料的功夫,她凑到苏簌耳旁,小声揶揄道:“人不错嘛。”

苏簌完全可以说是跟舒云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听到这口气,哪里还不知道她在想写什么,无奈道:“他是我的上司。”

舒云有些无趣地撇了撇嘴:“还以为是你的新欢呢…这么好的资源放在身边却不知道利用,真是浪费。”

苏簌一耸肩,表示无辜。

就在这时,封靳说话了:“苏簌,过来。”

苏簌急忙走过去,探头一看,却见电脑屏幕上正在播放着刚才她在酒吧看到的新闻的完整版,报料人用心良苦,不仅曝光了偷拍的照片,甚至还找记者采访了当时跟拍的狗仔。

屏幕上,一个男人特别猥琐地控诉着他只是在茶馆附近拍摄风景,被苏簌发现后,直接摔了他的相机,还好她不知道照片都储存在内存卡里,那些照片才逃过一劫。

听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描述,苏簌有些哭笑不得,砸了相机的明明是封靳,那张照片上不是还有另外一个人么?为什么非要硬扣到她头上?

一则新闻播放完,封靳直接从她身后握住了鼠标,要将播放器关闭。

这个动作刚好将苏簌揽入怀中,亲近的姿态让她十分不适,扭了一下身子,就想从侧面退出去。

去被封靳一把扶住,他的身体直接前倾,贴在了她的后背上。

苏簌一下僵住了。

好在封靳关掉播放器后并没有停留,马上放开了扶住苏簌手臂的手,整个人也后退了一步,跟苏簌保持了安全距离、

封靳问道:“感觉如何?”

苏簌很诚恳地实话实说:“赔相机的钱白给他了。”

给了钱还跟记者说摔了他的相机,还将帽子扣在她头上。

看着苏簌平板的表情,封靳很是无奈,重点真的是这个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