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直神经了吧?

叶寒安看了那盒子一眼,只觉得气不顺。她从小最讨厌的就是猫咪了,因为叶佳音喜欢猫,小时候经常养猫。然后拿着猫的性子又烈又暴躁,小时候她没少被那些猫追着咬。有好几次避无可避直接被猫咬了手,又划破了脸。最后都是母亲求着父亲叫人给她做了预防,打了针。

从那以后她就特别讨厌猫和叶佳音,可是那叶佳音每次看到她被咬的很惨,都捧腹大笑,然后说她这样真有趣,还抱着猫咪抚顺那猫的毛,跟猫说咬的好。

她气的哭了,然后去找母亲理论,母亲也只是安慰了她几句,告劝她忍忍就过去了,千万不要惹叶佳音。

她不听劝,心里忍受不了,偷偷的养了一只野狗。那野狗虽然性子凶狠暴躁不安却是对她温顺的不得了。每次自己一个人,没有人陪,没有人玩的时候都是它陪着自己。

有一次乘叶佳音不在家的时候,她把野狗放出来亲眼看着那只野狗疯狂的把那群猫都咬死了。

她看着那群猫的尸体还有周围肆意横流的鲜血,无声的笑了,却涌出了一大堆的眼泪。

后来叶佳音回来,看到那些猫的尸体尖叫起来,吓得不得了。当知道是她做的时候不仅打了她好几巴掌,还让她的腿都骨折了。那个时候母亲在旁边畏畏缩缩的站着不敢说话,叶母和叶父冷眼看着,还时不时安慰叶佳音不要伤心。

可是没有人在乎她,没有人问她痛不痛,难受不难受。

再然后,她们呼吸当着她的面把那只野狗活活打死,硬生生的扒了皮。任凭她跪在地上如何哭求,如何说自己错了,也不停手。

从那以后,叶佳音虽然不养猫了,可是她却是极其的厌恶猫还有叶佳音。

这只猫直接把她埋藏了数年的阴影回忆给沟了起来,她现在都清楚的记得,那只凶狠的野狗在她旁边却温顺的一直摇尾巴,和被人活生生的打死,扒皮的场景。

那个时候她是那么的无助,她求父亲,说不要这样做,那只狗是她的朋友。

可是父亲却厌烦的骂她竟然养野狗,是不是想害死一家人。

叶佳音在一旁看着她哀求狼狈的样子,笑的开怀,骂她是野种,也只配和狗做朋友。

那是她儿时的记忆,离现在已经过去十几年了,可是当今天那场面又如同活过来一样出现在她的脑海里时。她感觉到了自己同那只温顺的狗狗一样,无助,悲哀,以及绝望。

她握紧拳头,浑身发冷,满脑子都是血腥的场面,怎么忘也忘不掉。

那是来自于内心深处的绝望和孤独的无助,那是一种恨人恨到了极致,可是随着岁月的流逝也不得不放下心中仇恨的无奈感。

盒子里的猫似乎感觉到了叶寒安的不高兴,开始还喵喵的叫了几声,后来干脆一声都不叫了。

她拿起盒子里的食物拆开扔了进去,然后看都不看往卧室走去。

挨到床,她就昏沉的睡了过去,梦中,竟然再次经历了以前的一切。

醒来的时候她就看到了顾觅柔,她一脸担心的看着她,问她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怎么哭的那么厉害。

在她印象中,叶寒安极少哭泣,这次竟然做梦哭了。

叶寒安喘息了几声,摇摇头,擦了擦眼角的眼睛和额头上的冷汗,嘴唇苍白无比的动了动:“没事。”

“那只猫呢?”

她喝了口水,冷静了下来,愣愣的看着前方。

顾觅柔看她没事一直悬着的心脏终于放了下来,听到她说猫笑了笑:“那猫你买的?可真可爱,不过看起来似乎不太活泼,胆子也很小的样子。”

叶寒安摇摇头:“那是慕正送过来的,不过我不喜欢那只猫,你处理掉吧!”

顾觅柔没多问,点点头,问她想吃什么她去做。

叶寒安说了一声随便,然后对顾觅柔抱歉的笑了笑,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她摸了摸自己还在一直狂跳的心,惨然的勾起唇角。

拿出电话一看,上面显示着未接电话三个,还有一条短信,都是沈安发过来的。

她现在一看到沈安就来气,打开短信一看更是气的不行,上面竟然问她慕正送的猫喜不喜欢。

她拨通了沈安的电话,对面那头慕正的心情很好,带着笑意的问她怎么现在才回他电话,之前干嘛去了。

“慕正有病是吧?送我猫?我什么时候跟他或者跟你说我喜欢猫了?以后不知道人的喜好能不能别乱送东西?”

听到慕正的声音,叶寒安之前堆积愤怒的那个点全部爆发,噼里啪啦的就说了一大堆话,到最后直接凶悍的骂了起来,然后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整个房间中都是她沉重的呼吸,拿着手机过了一会,她才觉得自己刚刚实在是太冲动了,竟然直接骂了沈安。

他们又不知道自己不喜欢猫,就这样直接骂是不是太没良心了?好歹是一份心意,为自己着想的。

越想心里越愧疚,叶寒安颤抖着手去那手机,再次拨通了电话,然后没过一会就提示电话关机了。

叶寒安有苦说不出,咬咬唇,把手里扔到一旁去了客厅找顾觅柔。

小时候那件事她都没有跟顾觅柔提一句,就是因为她不想时时刻刻会想起来那件事,没想到今天却蓦然想了起来。

慕氏集团的员工今天晚上又发现他们家boss心情不好,竟然直接下达命令,让他们除非死不然就一直加班。一瞬间,所有人都苦不堪言的拼命加班着。

慕氏高层,总裁办公室内,慕正阴沉着脸,在文件上一遍遍的签着自己的名字,整个办公室都透露着柜台压抑的气氛。

竟然说他有病?他送她猫她不领情就算了,还骂他?这叶寒安真是越来越大胆了,简直是蹬鼻子上眼了。

还有那个安之若,竟然骗她叶寒安喜欢猫?

简直是活的不耐烦了!

啪的一声把笔往桌子上一摔,慕正拨通了一个电话,等那边的人问了一声有什么事,他才抿唇咬牙道:“把安氏的公司给我往死里整,不整残了你就别回来了,回来我就把你给整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