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之后吴睿汐和齐诺回到学校。

吴睿汐的身体还没有休养好,比之前更加瘦弱,以至于室友和同学们,还有学弟学妹们都把他当成易碎品一样小心对待,每天给他带各种各样的零食,一有空就会约他去各种地方吃饭,对其进行投喂。

吴睿汐有空的时候就是齐诺没空的时候。

这次齐诺走之前请了假,后续正好补上元旦,虽然元旦的汇演没有到被记了名字,不过这不是什么太严重的问题,所以老师意思意思给他扣了一分,正好补齐多修三门所得的六分。

现在齐诺更加注意饮食上的营养搭配,只要没有晚自习就会回家自己给吴睿汐做饭,除了必备的养身汤以外,还有专门给吴睿汐准备的温补甜品,就连米饭都掺杂了各种不同的谷类,而且经常是用高汤来蒸的。

吴睿汐好几次想帮忙,却被齐诺堵住嘴亲得晕晕乎乎站都站不稳,后来就学乖了,只在网上订购食材送货上门,也算是帮齐诺分担了一些事情。

宋清在和吴斌打离婚官司。

吴斌这个人太过自私,他一点也不稀罕自己的妻儿,但是却不想放过宋家的财产,坚持称两人之间还有感情,自己也没有伤害过宋清,最后宋清只好把吴睿汐的身体情况报告拿出来,法官才判决两人离婚,那时候已经快要六月了。

寒假,两人谁都没有回到所谓的家,依然待在学校旁边的房子里,这套房子是宋清为了方便吴睿汐,也让他远离吴斌才给他买的,没想到真的派上了用场,而宋清自己也在附近另外买了一套房子,说是不想打扰小两口的甜蜜生活,弄得吴睿汐又成了熟透的番茄。

新学期开始,齐诺因为多了一门选修变得更加忙碌,为了不耽误相聚的时间他特意选择了周六上午的课,经常是等他回家吴睿汐才刚刚吃完早饭,带着一股奶香味钻进他怀里。

暑假的时候宋澄邀请他们去到法国,安排翻译把吴睿汐和齐诺一起带出去玩了一圈,走过香榭大道,登上埃菲尔铁塔,从阿尔卑斯山的山脚下路过,在普罗旺斯的薰衣草花海边参加了别人的婚礼,最后在地中海的小船上交换了一对总价不到五百块的戒指。

这半年齐诺好几次被吴睿汐发现生理反应,虽然吴睿汐很早就认为自己的身体已经可以承受,但齐诺一直坚持要让他再多休养一段时间,每次都等着欲望自然平息,吴睿汐对此感到很是心酸。

值此新婚佳节之夜,吴睿汐终于下定决心,主动出手撩拨齐诺,被按住几次之后反而噘着嘴委屈得眼泪汪汪的,最后终于成功洞房并且解锁了新姿势。

新婚之夜一时爽,第二天付款火葬场。

面对着客房账单上详细的润滑剂和TT数量价格,连齐诺都差点没绷住冷峻的神情,吴睿汐更是热得脑袋上冒烟,躲在齐诺背后一直没敢抬起头来,最后还是前台金发小姐姐一副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的样子告诉他们可以了,两人才尴尬地离开酒店,在大街上不好意思地相视而笑。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离开之后,前台的金发小姐姐在自己的所有社交账号上都歇斯底里地咆哮着自己遇到了一对颜值超高的亚裔同性恋人,一个又酷又帅一个很害羞超级可爱,而且他们两个昨晚进行了某项激烈又河蟹的不可言说的运动,自己作为见证者超级开心。

大三,齐诺依然选择在每个周末多上一门选修,吴睿汐的专业课逐渐转向数字化,还不太习惯用手绘板的他在家练习的时间也多了起来,每次齐诺都会准备好水果,坐在旁边陪着他,也会配合地摆出各种姿势,给他做模特进行练习。

顺便某项激烈又河蟹的不可言说的运动次数也多了起来。

吴睿汐的身体基本上已经恢复健康,只是依然不能待在太过闷热封闭的环境,但这并不影响日常的生活。

十月下旬美术系再次出去写生,这次吴睿汐他们班去了广州,升上大二的动漫二班如愿以偿开始了他们吃喝玩乐的四川之行。

即使是在炎热的广州,吴睿汐也并没有太感到不适,齐诺给他准备了充分的降暑工具,遮阳伞、降温贴、带风扇的遮阳帽,甚至还有保湿喷雾,郭子期和娄砚麟为了蹭他的伞和风扇争着抢着给他做撑伞保镖,就连女生都对他齐全的装备表示羡慕。

所以晚上的真心话大冒险他成了被围攻的对象,不仅被拷问恋爱进度,还被要求当场打电话给齐诺说“我爱你”,好在齐诺正在夜训没有接到才得以逃过一劫。

为了早睡,吴睿汐先一步离开兴奋的同学们回到房间,洗完澡正准备钻进被子的时候齐诺的电话打过来。

“今天怎么这么早打电话?”齐诺问。由于齐诺那边还要上课训练,所以这几天都是由齐诺空下来才打给吴睿汐的。

吴睿汐跪坐在床上,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没什么啦……刚才跟他们玩游戏,让我打电话给你。”

齐诺虽然自己不玩,但偶尔也看其他人玩,立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忍不住勾起嘴角,假装不甚在意地问到:“玩游戏为什么要给我打电话?”

“就是……”吴睿汐越发羞涩,吞吞吐吐地,“就是跟你……说一句话……”

“什么话?”齐诺不依不饶地追问。

吴睿汐几次张口,终究还是不好意思说出口,只能说:“……你猜?”

“我喜欢你。”齐诺毫不犹豫地“猜”了。

吴睿汐耳朵发热,心里甜滋滋的,纠正到:“不是,不是这一句,是……三个字的……”

“我爱你。”

就像被丘比特的弓箭击中,吴睿汐被这句话苏得浑身都软了,忍不住猛地弯腰将脸埋进软得过分的被子里,发出“嘭”的一声。

“睿睿?”齐诺不知道他在这边干什么,还以为他磕到碰到哪了,紧张地叫他。

吴睿汐微微侧过脸,将口鼻从被子里解放出来,说话的时候声音中带着颤抖:“没~事~”

听到他这种发飘的尖细嗓音,齐诺就知道他是又害羞了,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很遗憾自己不在他身边,他现在的样子一定很可爱。

齐诺轻笑着说:“时间不早了,你早点睡。”

“嗯。”吴睿汐乖乖答应,“晚安。”

“晚安。”

等齐诺洗漱回来,发现吴睿汐又发过来三条消息,居然是三张自拍。

照片上,吴睿汐满脸通红的侧趴在床上,头发还没干透,略显凌乱,眼里带着羞涩的湿意,含情脉脉地看着镜头,嘴巴含蓄地做出三个口型:我、爱、你。

羞得躲在被子里半天没睡着的吴睿汐肯定想不到,自己鼓起勇气发过去回应真心的照片,竟然撩得某人硬了大半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