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昙上神发尾一摆,紫韵竹如风吹落叶般掉落在远处。

接着一阵雷击,雷鸣声后焚天宫主殿被镜昙摧毁,焚天宫宫主杨齐被绑缚。

“杨齐,你乃天下罪人,等候天谴!”镜昙说完后迅速一分为二朝玄武学院和紫霄宫飞去。

魔修们眼见阵法被破,纷纷抓起身边的人企图逃回魔界,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焚天宫里厮杀惨烈。

正阳子带着穹苍派的上百万弟子掏逃出山门,往十万大山飞去。

穹苍小镇的居民们闻风全都跟了上去,万一这杀阵是连同小镇一起布置进去的呢?

天空中乌泱泱的一片,遮天蔽日!

十万大山里,魔兽疯狂的奔跑着!

“快,快去报告妖王,穹苍派撕毁盟约,大派军前来偷袭我们了!”

欧阳璐妃看着水幕里的情景,糟心不已。

“执剑长老,您老可知道,悦颜是否走了,我没有找到她。”

“放心吧,朱雀神尊的声音才想起,玄清就让清梨带着她和一部分孩子用破空闪去了云霄城。”

欧阳璐妃的心放下了,悦颜没事就好。“明月,你赶紧回家吧!人间看来是不太平了。”

“小妃姐姐,哥哥传来消息,亮魔兽带着魔兵们堵住了冥界的各个入口搞破坏,阻止他向天界支援。哥哥让我跟着你。”冥月可怜兮兮的望着欧阳璐妃,说好了姐妹要有难同当的,怎么能偷跑呢!

欧阳璐妃叹了口气,“青青,带着我们走吧,留在这里也是给大伙添乱。”

丹阳子和执剑长老点点头,走了好,走了好!只要她还在,仙君总会提点穹苍派一二,再说穹苍派还没有动摇根本。

青青载着二人朝众人撤退的方向飞去。

忽然,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大地颤动了。

“快闪,焚天杀阵要启动了!”朱雀的声音惊天动地般的吼着。

所有的地仙们都掏出法宝,贴上事先准备的万里盾消失了,方圆数百里的穹苍派瞬间空空如也!

“鸠魔使,他们都逃跑了,你怎么办事的?”倾凰看着水幕上琉璃界空空如也的各个杀阵,和零星飞进来的灵兽和人类修士,她愤怒了!

如果是自己去,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篓子。

鸠魔使瞪了她一眼,倾凰瞬间窒息,动惮不得。

她懊悔极了,自己一时急愤,居然忘了这魔头的功力可是魔界最高的,连曾经的魔尊都要礼让忌惮三分。

“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鸠魔使优雅的靠在椅子上,面具里的脸微微涨红,九千多年了,小殇,你终于要回到我的身边了!

“哈哈哈,快看,他们就要来了!”一个魔王高兴的叫着。

“哈哈哈,一群蠢蛋!还是鸠魔大人高招啊!”

“啊——”

“啊——”

“吼——吼——”

人群惊叫,众妖尖叫,众魔兽惊恐的狂吼着。

一股无形的吸力让他们无法动弹,不可计数的魔兽和低阶灵兽瞬间被吸进了黑暗深渊。

空中回旋着恐怖的惨叫声。

接着被吸进去的是修为不高的人类修士和妖兽。

“该死的魔族,真是卑鄙,原来从十万大山内围到穹苍派都在它们布置的杀阵里,这么大的手笔一定是鸠魔使这个混蛋干的。”朱雀愤怒的仰天长啸。

“吼什么吼,还不去找阵眼?”旱魃王挥手拍了朱雀一巴掌,都是仙君仙帝级别的人了,还这么咋咋呼呼。

朱雀收起自己愤怒,这份屈辱以后得好好找魔族算账。

“好,你带着你的人去保护君后和冥月公主。我去找这里的妖王一起搜寻阵眼。以鸠魔使的诡诈,想必这阵眼不在十万大山中就在妖王的眼皮子底下。”

欧阳璐妃看着不断消失的师弟师妹们伤心愤怒极了。

正阳子带着所有的长老虽然瞬间结印,可是结界不断的破裂,怎么补都无济于事。

弟子们不断的被吸入黑暗深渊。

青青甩下欧阳璐妃和明月,奔向杀阵入口,她可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是来保护君后的,要是任务失败,自己和父王如何面对龙族众人和天君。

“不,不要,青青。”欧阳璐妃奋力地追着。

冥月拉着她一闪来到了青龙的身边,迅速启动冥王印和青青一起对抗着杀阵的威力。

“哦!真有趣,这次冥界陪上自己的公主和十方神器冥王印。”鸠魔使的眼里闪现着兴奋的光芒。

倾凰看着刚才洪水般的兽流和人流瞬间被一条青龙和一个印鉴挡住了,愤怒不已,她想起了她的父王。

“十方神器了不起吗,我们家也有一个。”

倾凰看了看魔炎中隐隐成形的身影,瞬间消失在魔界里。

“千寒,千寒,你在哪里,快告诉我乾坤镜的咒语,快告诉我乾坤镜的咒语。”欧阳璐妃焦急的拍打着乾坤镜。

乾坤镜一出,鸠魔使瞬间被惊得站了起来。

不好,这丫头手上居然有乾坤镜,自己千算万算,居然没有发现这个凡人小丫头居然有十方神器。

“你、你、还有你,速速带领所有的魔兵前去修仙界城市布置杀阵,完不成任务你们自己就去献祭吧!”鸠魔使一边吩咐魔兵,一边穿越杀阵。

就在这时,一顾慑人的杀气朝他袭来。

鸠魔使躲过剑气,飞了出来。

“君御天,又是你!”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鸠魔,杀妻灭子之仇,不死不休!”君千寒掏出九龙鼎对上了鸿蒙剑。

与此同时,欧阳璐妃的识海里响起一连串的符文,她瞬间朝天空抛出乾坤镜。

乾坤镜越变越大,欧阳璐妃的神识开始笼罩着一个又一个人类修士,掌门、长老、师兄......

接着是妖仙、妖兽。

她感觉自己的头越来越痛,有如万千蚂蚁啃食。

不,不能昏死过去。欧阳璐妃,你一定要坚持,再坚持。

一颗颗七星果从空间里飞向欧阳璐妃的嘴巴,当当一边摘果子,一边祈求着上苍保佑大家平安无事,泪水在她的眼睛里打转。

欧阳璐妃的神识再一次扫向各种妖兽和灵兽。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她感觉自己的极限到了,她憋了一眼快要支撑不住的青青,拼着最后的力气将自己的神识笼罩着她。

一瞬间,成千上万的人类修士和妖兽灵兽们消失在杀阵里。

欧阳璐妃晕死过去,连同乾坤镜一起被吸往黑暗。

“不,小妃姐姐,小妃姐姐。”冥月固执的收起冥王印抓着欧阳璐妃的手一起被吸进了深渊。

旱魃王不顾一切拉着冥月的脚,连同两个属下也一起被吸了进去。

“不好,人都被吸进去了!”妖王痛心疾首的喊道。

朱雀抬头看了看天空,“小妖王,是君后用乾坤镜送走了大家。现在你我可安心寻找阵眼了,毕竟你还有那么多的子孙在呢!”

妖王点点头,心下大定。真是感谢这个君后将中坚力量都送出了杀阵。

“哎呦喂!“冥月揉了揉屁股,这哪里是土地啊,简直就是火山,烫死人了。

旱魃王挥舞着红绳,一边死死的拉住冥月和欧阳璐妃,一边紧紧扯住自己的两个属下。

鸠魔使见状,立刻一分二,自己可是惦记这个冥王印许久了。

一分二的鸠魔使瞬间被君千寒的分身挡住了,空中两对同样的身影挥舞着着不同的武器打得异常激烈。

“君御天,你暗伤都好了,还大有精进,难怪,九千年前,小殇会败在你的手里。”鸠魔使呀呀切齿的说道。

君千寒也暗自心惊,鸠魔分身的法力竟然丝毫不亚于本体。

鸠魔使看着全付心神应付自己的君千寒,笑了笑,瞬间变出第三个自己,朝旱魃王袭去。

“冥月,快顶住。”旱魃王嘶吼一声,将四个人扔做一堆,瞬间对上了第三个鸠魔使。

“呵呵呵!小僵尸,看来你也不错嘛!”和君千寒本体打斗的鸠魔使笑了笑,变出第四个自己朝正拿冥王印对抗杀阵吸力的冥月杀去。

君千寒心口一寒,在识海里催动了乾坤镜。

一刹间,乾坤镜的光芒就罩住第四个鸠魔分身。

当鸠魔使的原形在乾坤镜的光芒里闪现时,君千寒心下大惊。

“你、你是上古时期由仙堕魔的九婴,你竟然还没死!”九婴、九头身,难怪,难怪他所有的分身法力如斯强悍。

“君御天,你该死,上次本座没有大动干戈,是念在昔日尤牧的旧情,放你们仙界一马。没想到你居然伤了小殇。”

鸠魔使冷冷一笑,第五个鸠魔顷刻间朝冥月袭去。

冥月再小白,也看出了鸠魔使的意图,所以她早将冥王印施咒后拍了张传送符。冥王印瞬间消失在魔界。

“你也该死!”第五个鸠魔分身瞬间将阻挡自己的两个旱魃扔进张口的魔炎里。

他一手掐住欧阳璐妃的脖子,另一手掐住冥月的脖子,就在要将二人扔进魔炎的时候,他感觉到了冥月剧烈的心跳。

鸠魔使瞬间施法,凝望了冥月许久,神识不停地在明月身上搜索着。

一盏茶的功夫后,鸠魔使的第五个分身和第三个分身一起将旱魃王和冥月扔出了魔界,扔向了天界,扔向了正在大战地魔兽的乌蒙身边。

鸠魔使的第三个分身和第五个分身瞬间合璧,将欧阳璐妃扔小菜般扔向魔炎。

“不——!”君千寒瞬间嘶吼,化出第三个分身,向欧阳璐妃略去。

欧阳璐妃身上的仙衣瞬间离体而去。

炽烈的岩浆将欧阳璐妃催醒,她刚睁开眼睛,就见凤玉和凝霜剑从丹田里离体而去,直奔炎火中的人影。

不远处,自己的仙衣和从其他三个方向不时飞来的兽、人修、法器焚尽在人影身边。

天啦,这正是噩梦中的情景,炎火中的人吞噬万物。

好在现在的噩梦里除了自己,没有悦颜、冥月和师兄长老们。

“当当,当当!”感受到当当的颤抖和害怕,欧阳璐妃奋力飞身上前抓住凤玉和凝霜剑,转身朝外面扔去。

君千寒顺手接住了朝自己飞来的东西。

看到君千寒追来的身影,欧阳璐妃喜极而泣,千寒每次在最需要的时候都会出现在自己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