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玲家里,蓝景龙脱下外套刚要挂上。就听到向美倩说:“景龙,我帮你把外套挂好吧?”

蓝景龙把外套递过去问,“美倩你不回家里吗?”

“我听孙姨说你后天也去南城,所以想要跟你一起可不可以呀,景龙。”

“这有什么的,到时候你跟着就好。”

向美倩不敢问蓝景龙与那些女人之间的事情,她怕一开口景龙连跟自己说话也不愿了。

送走向美倩后,孙玲道:“有些话妈妈说了也没有用,但是我还是要说。你玩归玩但是你不能辜负美倩,这几天你的事闹得满城皆知美倩也毫无怨言,你不该对她这么冷漠。”

孙玲说完后发现蓝景龙并没有理睬自己,摔门就走了。

蓝景龙捏了捏自己酸胀的脑袋,他手中的平坦的照片逐渐被他捏出多条皱痕。照片中一个面容精致的女孩上了一辆张扬的红色改装车。桌子上依稀还可以看到另外的照片,相同的地方是每张照片都是同一个女孩。很明显的是一张照片中女孩与一名男子走进了迷欲的地方。

蓝景龙默默放下照片,走到窗边看着A市的第一场雪,黑夜的雪孤单地飘落,飘落。

另一片天空下兰玥坐在电脑前,看着蓝景龙新一天的新闻:蓝氏集团蓝景龙疑似又与当红小花旦懂蝴相恋;蓝氏集团公子蓝景龙为何行为突变?

是啊,一个月前还那么温柔阳光的少年不在了。兰玥想是不是蓝景龙受了什么刺激导致了第二性格出现,但是阿景的情况不像。其实无论什么原因都不可能与自己有关,他永远不属于我的。

就像自己永远不可能在正午的天空下看到月亮和太阳,世界上不可能出现两片相同的叶子。我也不可能回到当时与阿景相处的日子,不能在同一个花房里共同期待昙花的绽放。

司徒清:“玥玥有你在冠军它走不远,怎么没有把你的狂妄开过来,我可是期待它的再现很久了。不仅是我,整个赛车界狂妄一出谁不震惊。”

对于司徒的拍马屁兰玥表示已经免疫了,“司徒这次我借你的新车就是红色那辆开。”

“玥玥我就知道你想开我的霸王,算了我还是在一旁给你加油吧。要是你能载我就好了,你可要好好保护我的霸王。”

“上车吧。我让你体验你的霸王真正的实力。”

对于这个新赛道赛车手们都跃跃欲试,无论是弯道的险多,还是道路旁的深渊都是令人热血沸汤的存在。也有人说过他们这些人简直就是自找死路,可他们却觉得这是他们的生存的意义,挑战不可能。

指令一出,谁与争锋。

一名在旁观战的年轻男子道:“不知道这次有没有像当年的张扬一样,杀出一条血路成为世上最强黑马。要说当年的张扬可为震撼整个赛车界,可惜的是多年没有看到张扬出场了。”

“是啊,当年的比赛我至今还记得,虽然很多人都学习张扬的技术。可至今还无人学到精髓,要我看想学习张扬的技术那是不可能的。”

而此时众人讨论的热火朝天的人正开着一辆红色赛车以中规中矩的速度跟着前面的车子。“玥玥你难道技术不行了,那我们不是要输了吗?”

“还不急,等一下你就看好戏吧。”

遥遥领先的一辆黑色车子看着离终点已经不远,可以说是胜利在握。突然一道尖叫声从刚才的黑色车子发出,通过视频可以看到突然出现的90°急转弯使得车子翻滚而下,只留下一个黑色的影子。

看到这个急转弯众人倒吸一口气……

兰玥看着预料的情况邪魅一笑,“就是这个时候。司徒抓紧了。”

司徒清看着接近暴表的速度,还不等他深呼一口气车子已经如开弓的利箭飞驰而去。

大屏幕这边响起一道惊叹声,快看那是红色那辆车,我快看不到车子了。

好快,这是大家心里的第一反应。等等这熟悉的操作,不怕死的气势不是张扬吗?是张扬,她回来了。

本来在前面车子里的人看到有人竟然超越了自己,刚要去追却发现车影都没有了。

哇,你看张扬竟然不减速反而加速了,她前面可是刚才要了几条命的死人弯道。过了,只用了一个极速弧度就过了,张扬,张扬。

看到那精准的算计,熟练的技术和技巧无一不让人赞叹。

张扬,张扬再一次赢了。

“玥玥你刚才真是吓死我了,等等你这是要去哪里?以往你比赛完不是就跑路的吗?”

“有些事想通了,要告诫他们。”兰玥眼神中透露着坚定,她走到裁判处拿过解说麦。

那些赛车狂热者充满仰慕,这是一个前辈,要是能得到她的指点自己肯定能再进一步。

兰玥压低着声音道:“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你们看重自己的生命吗?”“刚才应该是有几位赛车手不幸离去,可是他们的冲动会不会使得他们的亲人朋友伤心绝望。有人说我是个不怕死的人,但是我告诉你们我是不怕死,但我惜命。”

“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我不会冲死亡车道,输了一场比赛我还有机会;但是输了自己那什么机会都没有了。因为曾经有人对我说,我受伤了他会担心,我并不是九尾狐,没有九条命让自己挥霍。”兰玥说着说着前面一片灰蒙,只因她带着头盔没人察觉。

兰玥走后现场有女生低声抽泣,那是刚才冲在前面的黑色车子主人的女朋友。很多人都异常安静,似在反思或者怀念。

司徒清:“玥玥你这番说辞明天会狂扫赛车圈了,那句话是谁跟你说的?还有你什么时候受过伤呀我怎么不知道?”

“都没有。司徒今年我想要去南城比赛。”

我想看看他生长的地方,可以呼吸相同的空气。不打搅只是在一旁静静地能看到他一眼就好。

迷离的暗夜里,交错的琉璃杯,摇曳的舞裙。昏黄的让你,让我难以琢磨。强烈的鼓点,喧嚷的人群,妖娆性感的女子和年轻疯狂的男人。角落里传来一道撒娇声说,“景哥哥人家想要当这部电影的女主角,可是有人抢了。”

“懂蝴这个我会帮你搞定,但是不要挑战我的极限,看清楚你自己的定位。”

懂蝴被吓得急忙说不。懂蝴知道眼前的男子虽俊美无双,但是一身煞气却不是自己可以招惹的。他的眼睛里没有光,黝黑的让人只能感觉到冰寒。

蓝景龙斜斜地看着忍着不让自己发抖的懂蝴,可是那被她拿着的酒杯中的美酒荡起一道道波痕还是泄露了她的内心。“怎么,这就怕了。不是说要一直陪着我给我温暖吗?”

“景哥哥,人家只是有点冷。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怕你呢。”

五彩缤纷的灯光下走进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蓝景龙看到他后没有波动的眼里闪过一丝神色。并不是说这个男子有什么特别的值得关注的地方,而是他专门汇报一个人的信息。

漆黑的夜空本应是令人恐惧非常,可路灯给了我们光明和希望。对于南城兰玥并不是第一次来,可这次她感觉这里的空气异常新鲜好闻,像极了昙花的味道。

司徒清看着兰玥这不知是第几次露出傻笑又忧郁的笑,心想南城难道有什么不一样的魔力。

兰玥看着眼前的蓝氏酒店,表面上礼貌得体。可是手套了浸满汉的手掌和慌乱的脚步无一不在告诉她她的激动。但是很快她垂下了脑袋,对于向美倩也出现在这里她有着道不清的情绪。

向美倩跟着自己的伯父来蓝家名下的酒店竟然看到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她礼貌走开跟着兰玥进了电梯。平稳有力的高跟鞋踩在高贵的地板上,听的兰玥心烦意乱。

“兰玥师妹真是阴魂不散,你真以为凭你这种身份的人景龙会看得上。还偷偷摸摸来南城,是听到景龙跟我分手了所以这么不顾一切想要往上爬。”

兰玥本来心里有愧,但现在也明朗万分。“师姐阿景跟你分手怎么能赖在我的头上,只怪你没有能力稳得住他。”

向美倩舌头都打结了还是说不过兰玥,可是她也不离开而是跟着兰玥。

一名红色长裙的精致女子后面跟着一名白色披风的女子,在17楼出现过了一会又在19楼逛了一圈。兰玥看着很快到了自己的套房转过头看着那名白色披风的女子,“我说向美倩你这是要跟我到什么时候?”

“哼!”

“咔嚓。”兰玥打开了套房的门。她以为向美倩会识趣离开。可是外面不是说她是大家闺秀吗?怎么会闯进我的房间。

“啪,啪。”

兰玥看着向美倩往自己脸上放手印,看着她的脸皮都痛了。难道这是要来一个诬陷?给她刚才身边的人看再告诉他我欺负了她,再把我赶出酒店。可这也太疼了吧。

兰玥只猜对了其一却没能猜到其二。向美倩是要我诬陷她,可是倾述的对象却另有其人。

兰玥看着向美倩自导自演的一出戏,竟然还装作被我赶出去这未免也太逼真了,不当影后还真可惜。否则她一定能把金马奖,最佳影后什么的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