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们准备要去约会前,发生了一点点的小插曲,当时的左羽气的差点要把李伟东给拆了。当时的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李伟东会突然间出现在这里,虽说他没有干什么事情,但是添乱可是非常的有一手啊。

“哈喽,想不到居然会在这里遇见你们啊?”突然间一个声音传进左羽他们的耳朵,左羽对于这个声音是在了解不过。写除了是她的好兄弟李伟东之外,还会有谁是这种贱贱的声音了吗!恐怕再也不会找出第二个。

“哎呀,小妹妹,你也在这里呀!你们两个人在这里不会是打算……”李伟东直接走到他们两人眼前,左羽一动不动的,非常的淡定。相反的周周有点不自在,上一次见到这个人,她不过是觉得这个男人还是非常好玩的,为什么这次会觉得是那么得……下流!

这时的周周才发现。李伟东身边居然还有一个妖艳的女人,一眼就可以看的出来,身材是S型,很明显这就是众多男人中理想的女人了,不过一看也给人一种不好的预感,有点讨厌的感觉吧。

“你可以选择闭嘴!”左羽一个眼神过去,扫视这李伟东和他身边这个女人,就好像在告诉这个李伟东如果他在敢说下去,肯定会打死他的。

“呦呦呦,看不出来吗。我们的左羽居然在女人面前变成了一个伪君子了啊。难得啊,终于有人可以改变一下我们的左羽了。”左羽对于李伟东来说,根本就不成任何的问题,如果说身手,左羽肯定不如李伟东的好了。

“你今天很闲吗?怎么有女伴在身边你还孤独寂寞冷?这个女人还没有办法满足你?”这时候左羽说话一点不客气,这个左羽啊,不说话的时候可以是一个闷葫芦,说话的时候可以把人给气死。

“女人,哥哥难道没有满足你吗?来,来,大声的告诉他们哥哥的床上功夫是怎么样子的!”李伟东听到,也不生气,搂着女人腰的手突然间一用力,把女人搂在自己话里,非常邪魅的看着这个女人,说话可真的一点也不害羞啊。

“讨厌了,你的功夫是最厉害的,只是你这样让人家这里回答这种问题,人家会害羞的了。”这时候这个女人突然这句话,让周周没由来的一阵恶寒,她不明白这种女人一看就知道是弄虚作假的,为什么现在男人都喜欢她呢。

“看到没有,你说什么话都是没有用的,只有用过的才会明白是吧!”李伟东一只手打在那个女人的那个上,反正就是能够……周周看着突然间有种想吐的感觉,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哪来的赶紧滚哪去,不要在这里添乱!”左羽看着这个样子的李伟东,他已经习惯了,但毕竟周周还是第二次见到李伟东,他就在这里乱来,搞得她都有一种想要打死李伟东的想法了,有些话在他们面前说也就算了,现在还在乱说。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感觉回归正道有点不习惯了,哈哈哈,早都告诉过你不要那么快的订婚,你就是不相信我,知道错了吧?”他发誓他今天真的只是在这里想要和身边这个美女吃饭罢了,当然了,既然遇到了左羽,他肯定是要好好的逗一下他。

关于左羽的曾经,他们这些作为好兄弟的肯定知道。他也知道左羽为什么会这么着急的订婚,不过他也不会去阻止,因为没有必要。很多事情只要左羽开心就可以了,女人对于他来说,如同衣服,根本不会去珍惜。

“哦,对了,小妹妹我告诉你哦。你别看我现在有这么多女人,你看看左羽现在是一副君子的样子吧,其实他以前和我是一样的,女人比我还多啊。”他们果然是好兄弟,李伟东最大的乐趣就是捣乱,当然了他也知道左羽一定有事情可以解决的。

“哦,还有一句。说完这一句我马上就离开。”李伟东看到左羽的眼神,就知道他准备要把自己给大卸八块了,这个时候他如果还不识趣的继续在这里的话,他就真的是太傻了。

“你和他在一起以后啊,要是有一天突然间蹦出一个什么私生子之类的,你千万不要觉得奇怪,毕竟他以前的女人实在是太多了。”李伟东冒着生命危险说出了这句话之后,马上拉着身边的女人趁着老虎还没有生气的时候赶紧离开。

“明天记得准时一点,到时候有你忙的。”没错,左羽确实是有点生气,不过也去所谓,因为知道李伟东是什么样子的人,他不过就是想要捣乱罢了。只是这些话他们都觉得没什么,但是在周周听来,恐怕就是有问题了。

李伟东摆摆手,表示已经知道。不过说真的,他这也算是在变相的报复罢了,这几天每一次他找左羽喝酒,每一次左羽都把自己拒绝,说什么没有时间,说什么要陪美人,对于这种见色忘友的人,必须要给一点教训。

看着李伟东的离开,周周突然不开口说话。很明显刚才李伟东的话周周是听在心里去了,不过她也知道,自己有什么身份去问左羽呢?虽然说他们两个人明天就要订婚,但始终只是订婚罢了,可以说两个人也是不互相干涉的吧?

“你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出来,放心吧我给你这个特许。”左羽也或许是看到了周周心里所想,所以他就开口。没错,他是等到周周开口说话,他不会主动解释的,因为有些东西虽然说是周周可以知道的,但是有些是她绝对不能够知道的。

“刚才……他说的是对的吗?”周周这话问的很迟疑,虽说左羽给了她这个特权。其实她在等着左羽解释可是左羽在等着她开口,他们两个人这个时候就是非常的别扭,如果说这时候左羽没有开口让周周问的话,恐怕周周会把这个事情放在心里。

“是真的,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就是现在的李伟东,就像你刚才看到的那样。”左羽知道现在在自己未婚妻面前说这个问题恐怕不合适,但是现在既然问题已经出来,他还是选择说出来,逃避本来也不是他的性格。

有些事情如果能够尽量在现在解决的话,千万不要留到以后。一件事情不算事情,可是如果把所有事情积累到一起到了最后在爆发的话,到时候结局是他们所有人都没有办法承受的,这个就是左羽对于解决事情的态度。

“好了,我没有什么好问的了。”听到左羽这么回答自己,心里真的不好受,可是她没有任何的办法。曾经,那是左羽的曾经,他没有办法去责怪左羽,她想要的也是非常简单只要之后左羽能够忠诚就可以了,其他的她什么都不求。

“放心吧,我不是那种随便乱来的人。”左羽也无心想要说太多,就直接说了这么一句话以后,也就不在说什么了。他知道或许今天这个事情会在周周心里有一个结,不过也没有什么关系,以后他是可以慢慢的消除这个想法。

对于他曾经的一些过往,他身边的人都是知道的。当时的他因为出了那个人的事情以后,他的世界就彻底的崩溃了,当时的他没有办法承受,想要找一个地方发泄,最后只能够天天灯红酒绿,天天生活糜烂,那个时候的他,几乎没有回过家。

那段时间他把他自己搞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甚至是他自己都讨厌他自己。乔司南和李伟东看到这个样子的左羽,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念头,他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就因为一个女人,把自己折磨成这个样子,值得吗?

他们两人把左羽打了一顿,没有任何的留情,当时的左羽还因为这个事情在医院住了很久。当时候的李伟东和乔司南还冷嘲热讽,说什么早知道当时就不应该管他,一点志气都没有,一点事情都没有办法承受。

自从那次之后,他就恢复了正常,再也没有过过那种生活。现在想来,那个时候的自己果然是非常的荒唐,自己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他很庆幸自己两个好兄弟把自己打醒,不然自己真的就完了。

只是到了现在的时候,每一次他们两人打击自己时,还是会提起当时的事情。已经过往云烟,他自己也不会介意。都说,一个人如果有一天学会把伤口当做玩笑来说的话,那就说明那个人是真的已经放下了,一笑置之才是真正的放下。

“怎么?你不相信我?”左羽看着周周低头不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这个时候连自己都不回答,肯定是有问题。左羽就知道自己在周周心里已经备案了,果然这个李伟东还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周周听到,抬起头微微摇摇头。没有什么所谓相信不相信,她还是那句话,那是他的曾经,她没有必要揪着不放,毕竟她要的是他的现在和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