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凉伸手揉了揉手臂,暗了暗神色,漫不经心的开口。

“顾总请放心,这场戏怎么说我也会演好,毕竟我处心积虑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她就算说这件事与她无关,那也要有人相信才行,倒不如所幸承认了。

顾严冷叱一声。

“最好是这样。”

话落不等她坐稳就猛的一开车。

这边安全带还来不及系上,猝不及防下惯性的向前倾去,光亮的额头就这么直晃晃的撞了上去。

疼的她面前一阵眩晕。

她不好过,顾严也休想躲过。

身旁的男人见他撞伤,一句问候也没有。

很好,顾严!

“顾总这车技真是差的很,这么一撞我眼前都是晕乎乎的一片,怕是不能陪顾总您去吃饭了,这边也待我像董事长说声抱歉,是我辜负了她的美意,但是也许是我承受不起吧。”

“苏凉!你不要太过分。”

顾严突然急刹车。

惯性之下,苏凉后脑上又往后一撞。

压抑的火气不住的爆发。

“顾严,是你不要太过分!怎么,你求人就这个态度,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答应和我吃饭,现在主动权在我手中,我不愿意去你能奈我何,如今是下班时间,顾总还是莫要管的太宽。”

苏凉自认为她一像嘴毒起来毫不留情,但是从来也都是冷眼的对待敌人。

像如今这般大吼出声的还是极少。

可是顾严这么无理取闹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顾严是谁,豪门的贵公子,除了他允许的林若兮之外,有谁敢这么和他说话。

擒住她的下巴,狠厉的望向她。

薄唇里咬牙切齿的吐出一句话。

“你这是在威胁我!苏凉!你可知你现在是在和谁说话。”

苏凉不悦的拍掉了他的手,“怎么,难不成我现在是在和天皇老子讲话,顾严,你不要忘了如今是你有求于我,不要看不清局势。”

“好!很好!”

气极反笑。

“苏凉,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之后,两人都不在言语,气氛僵持不下。

直到来了指定地点。

进门前。

“记得等一下好好配合我,我母亲定是在里面安插了射像头。”

顾严先行开口,毕竟如今急的人不是苏凉她。

苏凉淡淡撇了他一眼,并不作答,自顾自的走了进去。

留下顾严在门外气急败坏。

像是察觉到顾严的反应,勾了勾嘴角。

顾严,你凭什么以为我会配合你。

你!还不够格!

“两位有什么需要。”

“把你们店的特色菜全部都端上来,待会我要看到这份桌子摆满了菜,不要告诉我你们店的特色菜只有几种。”

冷冷的一撇,气场全开。

服务员被震的连忙低头。

“小姐请放心,必定按您所说的去做。”

满意的点头,从包中掏出一张金卡,霸气的扔到桌上,“这张卡拿去刷。”

服务员两眼发光,还不忘撇了眼身旁的顾严,看着男人气度不凡,竟是个吃软饭的。

也是,现在干着一行的男人哪个不是长得人模人样的。

这么一想,神色里也带了些许莫名的情绪。

顾严自是看懂了她的神情。

青筋暴跳。

“给我出去!”

可是他此刻又不好直接对苏凉发脾气。

以她母亲的性格,定是在一隐蔽处安插了摄像头。

苏凉也正是因为顾严的这一提醒,她也才会有这一番作为。

她可不希望真的被顾母当成未来的儿媳妇。

挥金如土,害得自家儿子被当成吃软饭的,这应该没有哪个母亲会接受的了吧。

可是殊不知她这一番行为更是歪打正着的赢得了顾母的喜爱。

顾母本身就是女强人,她最看不惯的是那种温柔造作的女子。

相反的,霸气豪爽又不失计谋的反而到更是能赢得她的喜爱。

这也是原书中唐语能被接受的原因,她虽说任性一些,但是为人倒也直接明了。

“顾总不要介意,我这人呢就是不大喜欢欠人的人情,让你破费实在是不好意思,这顿饭就由我来请,顾总不要客气。”

她说这一番话不过是为了刺激他,像顾严这种掌控欲极强,又极其大男子主义的人怎能能忍受女子替他买单,更何况就在刚才他还被人以为是吃软饭的,甚至是……

她当时在车上也提醒过他了,还苏凉,记住你说的话。

切,霸道总裁的台词谁不会。

姐姐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顾严此时的脸色莫名,眼神中似乎在警告苏凉不要太过分。

可是怎么办呢,她这人吧,最不怕的就是别人威胁。

“顾总不需要感到愧疚,待会尽管吃,不需要跟我客气。”

话落苏凉也不在理会身旁的人,掏出手机刷着今天的微博。

顾母在背后看着荧屏里毫无进展的两人。

心急如焚之下拨通顾严的电话。

顾严看到来电显示,皱了皱眉,起身出去接了电话。

“妈。”

“你在干什么,找话题呀,你这样愣着能有什么进展。”

不耐烦道。

“我不会!”

“不会,那你对那个平民丫头就会了,你若是再这样,休要我对那丫头出手了。”

“妈,你这是干什么!”

“我一像说道做到,你自己看着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