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阮说的那些话不过就是故意说给霍乾听的。

她大概知道现在在霍乾心里,自己还是有点分量的,否则他也不可能一下飞机就会过来找她。虽然这样的分量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消失,毕竟感情这种事情一向不靠谱,没准哪一天,霍乾就会突然看她没这么顺眼了。

所以她要利用有限的时间,去谋取最大的利益。

直接为自己张口要东西这样的事情段数太低,也太败好感,她要的,是要霍乾送到她的手里。

而看他的反应,听他说得那些话,也多多少少印证了,霍乾绝对会按照她的想法,把她想要的送到她的手里,至少短时间内会。

所以她现在要做的,是等待。

陆阮以双料第一考上电影学院这样的光辉事迹,让阮清和和陆建安非常的高兴,高兴到第二天霍乾来拜访的时候,阮清和都忍不住喜上眉梢地炫耀着女儿的成绩:“我们家小阮这次可是双料第一诶,简直让妈妈面上都很有光彩的。”

陆阮忍不住地扯了扯母亲的衣角,做出不好意思的模样:“妈,霍乾哥他知道的。”

“啊?”阮清和没有反应过来:“霍乾他不是昨天才回来的吗,他什么时候知道的。”

陆阮漫不经心:“昨天啊,霍乾哥昨天一回来我们就见面了,我什么情况,他肯定知道的。”

她这一句话说得大家心里都是一愣,各有想法。阮清和和陆建安对视了一眼,于思淼剥橘子的手一顿,倒是当事人霍乾嘴角带笑,泰然自若,这些陆阮都看在眼里,只当是不知道。

“咳咳,”陆建安微微咳嗽了一声:“小阮你去厨房里把果汁拿过来吧。”

陆阮站起身,向着厨房走去,于思淼放下手里的橘子,也追了上去:“小阮我来帮你。”

她们走到厨房,陆阮打开冰箱,把果汁拿出来,于思淼拿出几个杯子,让她把果汁倒在这几个杯子里。

她一边观察着陆阮的表情,一边问:“小阮,你和霍乾,关系很好?”

“当然很好了。”

“他很喜欢你?”

陆阮轻轻地笑了笑,于思淼真是会问问题,不问她是不是喜欢霍乾,反倒是问霍乾喜不喜欢她。

她抬起头,眼中闪着光采,分外照人,好像是在热恋中的小女生一般:“当然了,霍乾哥说他很喜欢我的,他说他会对我很好。”

这确实是霍乾说过的话。

于思淼的表情僵硬了一下,然后接着说:“小阮,就算是这样,你也别在陆叔叔阮姨面前表现出来啊,你们这八字还没一撇,你这么一说,他们肯定上心,你看刚才就故意把你支过来,现在肯定是在盘问霍乾呢。而且这么早就张扬开,以后要是分开了,那多尴尬。”

陆阮哧笑了几声,怎么可能不表现出来呢。就算她现在没有和霍乾在一起,但是也要对所有人营造出他们关系非常亲密的感觉,让大家心照不宣两人之间的关系。这样以后于思淼即使对霍乾有那个心思,也要碍于其他人的眼光而不敢那么放肆。

就算……就算以后于思淼真的和霍乾在一起了,她还可以再玩一出受害者的戏码,赢得所有人的同情心。

陆阮自顾自地认真把果汁倒在杯子里,好像不上心一样地说:“不会的啊,他很喜欢我的,我们不会分开。”她抬头看了一眼于思淼,正巧碰上了于思淼探究的目光。

于思淼不自然地把目光撇开,还要再说什么,陆阮径直把果汁端了出去,特意说得很大声:“妈妈,姐姐说你现在肯定在盘问霍乾哥,真的吗?你在盘问什么?”

她还没说完,于思淼立刻从厨房追了出来:“小阮!你别乱说。”

“我没有乱说啊,”陆阮笑了起来,往于思淼身边凑过去,故意做出打闹的模样:“哦~有人说过不承认哦。”

于思淼脸一红:“没有,小阮。”

陆阮笑着走到阮清和的身边:“爸妈,总之你们不要为难霍乾哥,他可是客人。”

她一副护着霍乾的模样,又是让阮清和陆建安两人对视了一眼。

阮清和拍了一下她的手:“你女孩子家的,矜持一点。”

她说完,看了一眼霍乾。

霍乾看着陆阮轻轻笑了笑,话却是对着阮清和说的:“陆阮这样子活泼可爱,也是很好。对了,陆阮的毕业旅行是怎么安排的。”

“去泡温泉!”陆阮抢答,跑道霍乾的身边坐下,像一只麻雀一样叽叽喳喳个不停:“我和爸爸妈妈早就商量好了,温泉旅行,我想去很久了,这次毕业旅行,一定要痛痛快快地玩一场。”

“定好时间了吗?”

“定好了,票都买好了,就下周出发。”

“下周?”霍乾微微一顿,然后对着陆阮说:“你可能去不了了。”

陆阮一愣:“为什么?”

霍乾看着她:“你还记得你昨晚和我说的话吗?我有个朋友,正在拍一个历史大剧,里面有个角色,我觉得你可以试一试,就替你要过来了,剧组要求三天后进组。”

陆阮心里暗喜,温泉什么时候都可以泡,可是角色就不是那么容易碰见好的,她问:“什么?”

“已经开机的《大漠孤烟直》,里面有一个大漠公主的角色,戏份很少,大概十几天就能拍完,但很适合你这样的新手作为入行的第一部戏。演得不好,别人顶多只会觉得不出彩,并不会注意一个配角。但演得好了,这个角色其实很讨喜,是可以替你立口碑的。”

霍乾难得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分析得全面。

《大漠孤烟直》,陆阮一听到这个名字就是一愣。她怎么会不知道这部剧呢,这部剧将会是明年小爆的一个历史正剧,剧中男女主几乎承包了后年所有的电视剧类大奖。里面的演员都是难得合作的老戏骨,最重要的是,整个团队都是业界闻名的敬业团队。要不是这个剧在她高中的时候就开机了,她是绝对回去试镜的。

所以这也是她奇怪的一点:“可是,这部剧不是很早就开机了吗?角色不是早就定下了吗,为什么会让我来演?”

“是,本来已经定好了人,但那个女演员觉得条件艰苦,毕竟全是实景,是在沙漠里拍摄的,所以就毁约了。所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条件很差,整个剧组都是住帐篷的。”

霍乾这个话她是半信半疑的,虽然上一辈子她也没关注这个剧相关新闻,也不太清楚是否真的存在换角风波,不过她也混了好几年的演艺圈,知道毁约的后果很严重,而且这个角色戏份并不多,也就是说演员并不大牌,毁约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肯定事有蹊跷。

不过对她有好处的事情,她不会不干的:“我接。”她扬起头,冲着霍乾笑了笑:“我不怕吃苦的。”

阳光照射进来,在她的眼眸中熠熠生光,霍乾几乎要溺在她的笑容里,整个人也不自觉地变得柔和起来:“我就知道你会接的,所以昨晚连夜帮你谈妥了。”

天知道他那导演朋友半夜接到他这个电话有多抓狂。

阮清和在一旁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听了个七八分,但还是不太明白,问道:“小阮,你们在说什么?”

“妈,”陆阮把目光从霍乾的方向移了下来:“霍乾哥哥帮我在一个剧组弄了一个角色,所以我……可能不能和你们一起去温泉旅行了。”

阮清和愣了愣:“所以你打算一个人去沙漠里那个剧组?”

“不会的,”霍乾沉声道:“阮姨你放心,陆阮进组我会陪着,保证不会让她有任何不安全的地方。”

阮清和愣了一下,在心里想,貌似你陪着……我也放心不到哪去儿,或者说,你陪着,我更不放心了。

她抬起头,冲着霍乾看了过去,笑了起来:“这样吧,”她拉住于思淼的手:“我这个做阿姨的不能偏心,我们思淼也需要这方面的实践多一些,我相信以你的能力,让我们思淼一起进组,不是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