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雪婧天如此恼怒的模样,颜雾凌不禁觉得好笑,嘴角不禁勾起了一丝微笑,看着雪婧天的眼神里满是嘲讽之意。

“雪无痕真的有问题,竟然这么对他们,难道不怕他们逃跑吗?”雪婧天恼怒道,语气中满是怒意。

听见雪婧天的话,颜雾凌决定火上浇油,挑拨雪婧天和雪无痕的关系,于是颜雾凌对着安哲说道:“这雪无痕对我还真不错,说不定哪天他就把我给放走了,到时候我一定出去搬救兵来就你啊!”颜雾凌大言不惭的说道,语气中充满了随意。

雪婧天听了颜雾凌的话之后,眉头紧皱,心里暗骂雪婧天就会对颜雾凌示好,到时候万一要真的被颜雾凌逃走了怎么样。

这时候的雪婧天,虽然喜欢颜雾凌,但是相对于权势来说,他更加喜欢权势,所以才忍心看着颜雾凌被关在这里。

颜雾凌看见雪婧天竟然只是皱了皱眉头,竟然没有发火,心里十分的失望,想要再出言激怒雪婧天。

突然,雪婧天说道:“你别浪费口水挑拨我和雪无痕的关系了,至少目前为止,我们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人。”雪婧天发现了颜雾凌的目的,出声冷笑。

看见雪婧天这副样子,颜雾凌心里就十分的不痛快。

于是颜雾凌又说道:“看你这副样子,你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和雪无痕一条战线的人,你顶多就在他之下,只能依靠他存活而已。”颜雾凌对着雪婧天说道,语气中充满了嘲讽。

颜雾凌心里知道,像雪婧天这张人,心里十分的骄傲,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好,或者超越自己,所以才会和雪无痕斗争这么多年。

果然,听了颜雾凌的话之后,雪婧天十分的生气,心里的妒火瞬间被颜雾凌的话给点燃了,看着颜雾凌的眼神里充满了怒火。

雪婧天直接一把冲上去,捏住颜雾凌尖尖的下巴,十分的用力,似乎要把颜雾凌的下巴捏碎一般。

颜雾凌虽然感觉到了疼痛,但是依旧不低头,眼睛直勾勾的注视着雪婧天的眼睛,眼神里满是嘲讽之意。

看见颜雾凌这般模样,雪婧天心里的怒火更加的旺盛,但是硬生生的被隐忍了下来,手放开了颜雾凌的下巴,双手拍了拍一尘不染的白袍。

看见雪婧天这般模样,颜雾凌心里十分的得意,眼神里掩盖不住的得意之色看着雪婧天。

雪婧天看见颜雾凌这般模样,心里的怒火无法平息,但是却硬生生的忍着,感觉自己的心脏都有点受不了了。

想到雪婧天竟然把自己关在这里,颜雾凌心里就十分的生气,虽然没有虐待自己,但是颜雾凌心里就是十分的生气。

于是颜雾凌想着再气一气雪婧天,看见雪婧天这张阴险小人难受,颜雾凌心里就十分畅快,这些天的憋屈全都没了。

“最可笑的是,雪婧天你自己竟然还不相信雪无痕,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传出去,又是一则千古“佳话”。”颜雾凌嘲讽雪婧天道,看着雪婧天的眼神里满是嘲讽与不屑之意。

听了颜雾凌的话,雪婧天心里的怒火更甚,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表现出来,不然以颜雾凌的性格,肯定会继续嘲讽自己,到时候自己怕是会被活活气死。

如果自己真的被活活气死,那么真的会像颜雾凌说的那样,成为一段千古“佳话”了。

看见雪婧天的表现,颜雾凌知道自己的话起作用了,嘴角不禁勾起了一丝微笑,眼神里满是欣喜之意。

其实听了颜雾凌的话之后,雪婧天心里还是对雪无痕升起了一丝隔阂,本来和雪无痕就是对手,现在合作之后,雪无痕又对颜雾凌这般样子,雪婧天心里不禁怀疑雪无痕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了。

想到这里,雪婧天心里的怒火慢慢的消下去了,心里的怒火转化成满满的猜忌了。

看见雪婧天眉头微皱的样子,颜雾凌知道自己的话起作用了。

雪婧天逐渐冷静下来,眉头紧皱的看着颜雾凌,看着颜雾凌的眼神里满是打量之色,似乎是在思考颜雾凌说的话的意思。

颜雾凌看见雪婧天对雪无痕心里升起了隔阂,想抓住机会,将雪婧天对雪无痕的隔阂放大。

于是,颜雾凌对着雪婧天说道:“你自己心里都觉得我说的是对的了吧,其实是你自己心里害怕雪无痕,加上和雪无痕结盟的原因,所以才会忽略这点,你以为作为盟友,雪无痕就不会坑你?如果你真的这么想,那我真的觉得你很可悲啊。”颜雾凌又对着雪婧天添油加醋道。

雪婧天听了颜雾凌的话之后,心里的猜忌更加的严重了,心里暗自的对雪无痕有了堤防之意。

“安哲,闯入皇宫的,外面还有几个人接应?”雪婧天突然转移话题道,语气中带着一丝笑意,嘴角勾起一抹别有意味的邪笑。

听见雪婧天这么说,安哲才想起来,还有长音和红岩两人在宫外,心里不由得为长音和红岩担心。

安哲看了颜雾凌一眼,眼神里满是担心之色,似乎在问颜雾凌该怎么办。从抵达北漠起,他便满心只担忧的全都是颜雾凌,哪怕是到了如今,险些赔上自己的姓名。

竟差点儿忘了,自己并非一人前来。也不知外面的两人此刻就近如何了,怎能不担心。

其实听了雪婧天的话,颜雾凌心里也很担心长音和红岩是不是被抓了,但是心里总觉得不对劲,于是对安哲轻轻的摇了摇头,给了安哲一个放心的眼神。

看见颜雾凌这么有自信,安哲心里有了主意,对着雪婧天说道:“你觉得有多少呢?”安哲反问雪婧天道,语气中不带任何的感情,让人听不出任何情绪。

听了安哲的反问之后,雪婧天脸上浮现了一抹恼羞的神情,但是随即就被掩盖了下去,但是一瞬间的表情,还是被颜雾凌抓住了。

颜雾凌看见雪婧天恼羞的表情,嘴角不由得勾起一丝微笑,看见雪婧天的表情,颜雾凌心里就知道长音和红岩很安全。

“呵呵,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我们现在已经抓到了两个人,从他们的嘴里我们就能够知道,你们到底有多少人接应。”雪婧天想着赌一把。

听了雪婧天的话,颜雾凌心里不禁暗自冷笑,嘴角露出一抹不屑之色,冷冷的看着雪婧天。

而安哲听了雪婧天的话之后,心里不由得为长音和红岩两人担心,还以为长音和红岩两人真的被抓住了。

安哲不由得朝颜雾凌看了过去,眼神里满是担忧之色,长音可是自己的侍卫,保护了自己很久,基本上去哪里都会带着她,长音已经算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亲人了。

所以听到雪婧天说抓了两个人的时候,安哲心里十分的慌乱,长音是他重视的人,安哲不想长音受到伤害。

看见安哲眼神里的担忧,颜雾凌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丝感动,没想到安哲竟然这么看重长音和红岩。

颜雾凌给了安哲一个放心的眼神,又看了雪婧天一眼,眼神里满是嘲讽之色。

雪婧天看见颜雾凌不屑的笑容,心里不禁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心里暗自想到,难道被颜雾凌看穿了?

看见颜雾凌给自己一个安心的眼神,安哲心里的担忧瞬间消失殆尽,原本慌乱的心也安定了下来。

仔细一想,安哲就明白了雪婧天的用意,雪婧天根本没有抓到人,只是想套自己的话而已,想到这里,安哲不禁心里对颜雾凌又高看了一眼。

心想颜雾凌一个女生竟然都可以看破雪婧天的把戏,脸上不由得一热,老脸一红。

想到雪婧天竟然想套自己的话,而且差点还成功了,安哲心里就十分的恼怒,于是对着雪婧天说道:“呵呵,就你这点手段,别装了,你们根本就没有抓到人,我就算告诉你也不怕。”

“外面接应的人有十人,都是我太源国的暗卫,专门守护皇帝的,只听从皇帝的调遣,这次我出来,父王担心我的安危,于是让暗卫跟着我,只要我没有生命危险,他们就不会出手,但是如果你敢乱动的话,他们肯定会第一时间出手。”安哲忽悠着雪婧天道,语气中充满了敬畏感。

安哲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心里暗自大笑,差点没有忍住笑了出来。

听到安哲的话,颜雾凌心里十分的好奇,没想到,太源国竟然还有这般势力,心里暗自感叹。

雪婧天听了安哲的话之后,心里同样十分的震惊,没想到安哲竟然告诉了他这么秘辛的事情,看来安哲是对那十大暗卫有很大的信心,竟然敢告诉自己。

雪婧天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万一那十大暗卫要是真的很厉害,那么自己现在就是处于危险的处境。

看见雪婧天紧张的样子,安哲心里十分的痛快。

“哼,你以为这样就有用吗?看在你告诉我秘辛的份上,我也告诉你一个消息,你们太源国的二皇子安子也来我们明耀国做客了,他为什么而来,你很清楚,你说,要是太源国的两位皇子都深陷为难之中的话,太源国拿什么来反抗呢?”雪婧天对着安哲说道,语气中充满了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