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圣诞节就这样虎头蛇尾的度过,余下的假期里,安多米达好像突然发现女儿已经长大一样,不遗余力地给艾咪灌输“正确思想”。

“你看你的爸爸,当年上学的时候魔法就很高超,脾气又好,我们的家都是靠着爸爸妈妈两个人的努力建起来的,当年我和布莱克家决裂,我们东躲西藏的时候你爸爸也没有让我受过委屈。”

这是安多米达切开一个南瓜,对正在剥四季豆的艾咪说。

“哦,”是是是,爸爸最棒了,可是莱姆斯也会尽全力不让唐克斯受委屈的吧,艾咪唯唯诺诺。

“两个人过日子自然是潇潇洒洒,如果有了孩子呢,当年唐克斯出生的时候,我魔力虚弱,全靠你爸爸。唐克斯是个不省心的,她看到花瓶亮晶晶的,就想要,比她脑袋还大的玻璃花瓶就晃悠悠冲她飞过去,吓得你爸爸赶紧拦下来,不知道那些麻瓜没有魔法怎么带孩子啊。”

这是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喝茶,大概是瞥到柜子上的花瓶勾起了回忆,安多米达没好气地说。

“现在呢,为了一个狼人,就跑了,如果她真和卢平成家有了孩子,满月的时候一只狼一个小宝宝我看她害怕不害怕!”

艾咪默默喝茶,这倒是个问题,不过妈妈你不觉得想的太远了吗,而且他们又不是非要宝宝不可……不过艾咪不敢这么说,这么说肯定又引出安多米达一大篇话。

“假期还看书?你是不是不想陪妈妈聊天?觉得妈妈不近人情?是不是觉得妈妈老了跟不上你们年轻人的想法了?我和你爸爸教育是哪里出了问题,唐克斯怎么会喜欢上一个狼人?你可不要像唐克斯一样……”

这是艾咪默默在房间里看书,安多米达噔噔噔抱着洗好的衣服上来,没头没脑的又是一堆碎碎念。

救命啊,艾咪在心里大喊。

“艾咪,你可不要学唐克斯啊,”安多米达语重心长地总结。

“可是妈妈,唐克斯和莱姆斯真的是真心相爱的。”艾咪忍不住要替姐姐说话,“就像你和爸爸一样啊。”

“但是我和你爸爸之间没有狼人这个障碍,”安多米达平静地说,“它会影响生活的方方面面,耗磨两个人的感情、精力,我并没有否定他们,我只是觉得要克服这个障碍特别艰难,而我不忍心我的女儿受这样的磋磨。”

“但是如果他们两个人真的克服了并且幸福地在一起了呢?”

“那我祝福他们,但是,唐克斯会吃很多苦是不会改变的,希望她觉得值得。反正,她也离家出走了,我才不管她!你们就像豆荚里的豆子,熟了以后就噼里啪啦蹦走了。”安多米达瞪了艾咪一眼。

“妈妈,我没有,我们出去看歌剧好吗,或者你想去逛逛对角巷?”艾咪转移话题。

虽然很不孝,但是假期结束的时候艾咪真是松了一口气。泰德唐克斯专门请了假送小女儿回学校,因为唐克斯真的信守诺言不再回家。每当这个时候艾咪就一万次怀念手机和网络,她偷偷给唐克斯打包了一些衣物让家里的猫头鹰给送去,其中还包括爸爸偷偷攒的私房钱。

艾咪到达学校后,很开心地发现赫敏已经在公共休息室了。“嗨,赫敏。假期你有见到唐克斯吗?”艾咪坐到赫敏身边问。

赫敏点点头,“嗨,有啊,她这些天都住在凤凰社,除了执行任务的时候。”

和艾咪猜的差不多,唐克斯一定是去凤凰社了,“太好了,我得想个办法告诉爸爸妈妈让他们安心点。”

“发生什么事了吗?”赫敏关心地问。

“没什么。”既然唐克斯没有告诉赫敏他们,艾咪决定替她保守秘密。“假期怎么样?哈利好点了吗?”

“哈利没事,你一定猜想不到,克利切突然变得特别不一样,它把每间屋子都收拾的特别舒适,还尝试着给凤凰社成员做饭,我们问它,它就翻白眼,但是态度比以前好太多了!小天狼星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只知道邓不利多找过克利切一次。”

“哇哦,”听到这个消息艾咪很欣慰,看来邓不利多已经弄清了挂坠盒的真相,“这不是很好吗?”

“当然很好,罗恩都不想回学校了,”赫敏翻了个白眼,“还有,哈利要和斯内普教授学大脑封闭术!哈利圣诞节前做的那个梦,好像不是梦,”赫敏皱眉,“哈利也说不清楚,但是他好像可以看到伏地魔的思想,斯内普教授不大高兴。”

“呃,教授也去凤凰社了?话说回来,哈利和罗恩呢?”艾咪环顾休息室。

“他俩去宿舍找作业,一会儿就下来了,哦,他们下来了。”

赫敏挥手,哈利和罗恩往这边走来,哈利看上去不太高兴。

“嗨,两位,”艾咪打招呼,“哈利你还好吗?”

“还好,”哈利没精打采地说,“要是能不跟斯内普学大脑封闭术就更好了。”

“呃,你要好好学啊,要是伏地魔透过你的眼睛看到你周围的人和事……”光想想艾咪后背就发凉,看到哈利的脸色艾咪咽下了后面的话。

“大概没有那么严重,金妮也说了你没有被附身啊,”赫敏安慰道,“但是大脑封闭术应该好好学,哈利。”

“为什么要斯内普来教哈利呢?要知道,他俩关系目前还是……”罗恩看到艾咪的眼神,还是勇敢地说了下去,“虽然好了一点点,但是斯内普教授基本上还是无视哈利。为什么不是邓不利多教授来教哈利呢?”

艾咪欲言又止。她怎么告诉哈利,伏地魔如果知道哈利和邓不利多教授关系很好,会更想方设法地利用哈利除掉邓不利多呢。

罗恩还在继续说,“而且……斯内普教哈利的话还要占用他个人时间,我觉得这让斯内普更不爽了。”

“罗恩!”赫敏责备地看着他,又看看艾咪,“斯内普教授应该会好好教哈利的,毕竟这是邓不利多教授派的任务,哈利,你也要好好学啊。”

哈利点点头,又高兴起来,“小天狼星送我一面双向镜,艾咪,看,”他从兜里掏出一面吐司大小的方形的镜子,“只要我叫小天狼星的名字,他就能从那边听见,然后和我联络。”

“这个真的很酷,”罗恩羡慕地说,“哈利,给艾咪看看。”

“好嘞,”哈利坐正,对着镜子喊,“小天狼星,小天狼星!”

四个人围在镜子旁,一会儿,镜子里真的出现了小天狼星满是笑意和无奈的脸。背景有点像凤凰社厨房旁边的储物间。艾咪小小地惊呼了一声,这不就是魔法界的视频通话么!

“又怎么了哈利?听着,你已经呼叫我三次了,而你到学校才仅仅几个小时。”

“哦,没事,只是让艾咪和你打个招呼。”哈利有点脸红。

“嗨,小天狼星!”艾咪挤到镜子前。“你好吗?”

“嗨,艾咪,”小天狼星高兴地挥挥手,“我很好,谢谢你送我的帽子和手套,真是个心灵手巧的姑娘,”

艾咪不好意思地笑,“那没什么,谢谢你的胸针,小天狼星,下次不要送这么贵重的礼物了。”

“改天戴出来给我看看,你戴一定很漂亮,”小天狼星满不在乎地说,“你们在干嘛?”

“我们准备去吃晚饭,”哈利这才插上话,“你呢?”

“我也是,不得不说,韦斯莱夫人走了以后,还好有个克里切,我现在已经敢吃他做的晚餐了,感谢他没有下毒毒我这个主人。”

“小天狼星,对克利切好点,”赫敏插话道。

“唐克斯呢?小天狼星?”艾咪急切地问,或许她可以和唐克斯聊一会儿也不一定。

“她去上班了,应该快回来了,我知道,我会好好照顾她的。”小天狼星意味深长地说。

“好吧,”艾咪心领神会,“那有机会可以让我们聊一下吗?”

“我想没问题,”小天狼星耸耸肩,“但你们几个,不要被别人发现了!”他警告道。

“好的好的,”哈利赶紧说,“我们走了,拜拜!”

小天狼星展露大大的笑容,跟他们挥手告别。一会儿,镜子里的身影就不见了。

“真酷啊,哈利,”艾咪也很是羡慕,“这东西太难得了。”

“是啊,算是因祸得福?”哈利收好镜子,“否则小天狼星也不会把这个给我。”

“哈利——”赫敏责备地说,“你要好好学大脑封闭术。”

“好的好的,我们去吃饭吧,”哈利连忙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