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沈轻颜醒来时,天刚蒙蒙亮,透过纱窗,隐约可以看见泛着鱼肚白的天幕。

沈轻颜揉揉有些惺忪的眼,缓缓坐起身,不想将身侧的尹祁吵醒。看着身侧尹祁的睡颜,沈轻颜笑笑,弯下腰对着尹祁的耳朵吹着气,披散的墨发因弯腰的动作垂落到尹祁的身上。

“颜儿,你不知道,男人早晨禁不起撩拨吗?”尹祁忽然睁开眼,眼中是一片清明,直接与沈轻颜的双眼对上。

“......你没睡着啊。”沈轻颜哽了一下,脸色添上些许绯红,连忙直起身。

昨日因发生了暗风的插曲,尹祁看沈轻颜心情波动很大,并未与她完成夫妻之礼,只是抱着沈轻颜睡了一晚,或者说是抱着沈轻颜看她睡了一晚。他尹祁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子,抱着心爱的人睡了一晚,而且爱人只穿了一层薄薄的里衣,他却只是默默煎熬着没有做出一点出格的举动,连他自己都觉得,尹祁真是一个君子。然而,沈轻颜吹得那几口气,成功将他心里强压下去的那点心思完全勾了出来,现在的他如同一头冲破束缚的野兽一般,直接将沈轻颜压在床上。

“颜儿,是你自己送上门的,为夫就欣然接受了。”尹祁的脸色泛着一股不自然的红,眼神如同炽火一般灼烧着沈轻颜的面颊,连鼻息都带着不同寻常的热度。

“......”沈轻颜咽了咽口水,呼吸有些错乱。

尹祁伸出那线条流畅的手,夹起一缕沈轻颜乌黑的发丝,用唇在上面深深地吻了吻,举手投足间,带着无法忽视的深情与怜惜。

吻发,沈轻颜自然懂得这代表着什么,心中一股暖暖的水汽晕染出来,缓缓抬起手,在尹祁的脸颊摩挲着,此时的尹祁,带着一种无法言说的魅力。

尹祁的吻深深浅浅的落在沈轻颜的额上、眸上、脸上,最终带着满满的虔诚,落在了沈轻颜的唇上,吻渐渐加深,几欲夺取她的呼吸,沈轻颜深吸着气,抱紧了尹祁。

就在尹祁的手缓缓落在沈轻颜的身上不断摸索,即将解开她的里衣时,沈轻颜的动作猛地僵住,前世被侮辱的画面一股脑地涌了上来,带着痛苦与恐惧。

尹祁敏感地感受到沈轻颜的僵硬,以为她是在紧张接下来的事,便捧起她的脸想要在她的眸上烙下一个吻缓解她的紧张,却在对上她的眸时,看见了已经溢出眼眶的泪水,那目光透着悲哀与绝望,吓得他猛地停住动作,坐起来急忙沈轻颜搂入怀中,一下一下地拍着她的背。

“颜儿,怎么了?”尹祁有些焦虑,他从未见过沈轻颜这个样子。

沈轻颜没有回答,只是搂紧了尹祁的腰,在他的肩上哭得像个孩子,泪水几乎将尹祁的半个肩膀打湿。

“颜儿,别怕,我们不继续了,别怕。”尹祁一边哄着沈轻颜,一边将她的衣裳仔细整理好。

“......对不起。”沈轻颜抬起头,泪仍旧止不住的往下掉,眼圈红红的像个兔子,很是惹人怜爱。

“没关系,是我的错,我可能太急了,你还没有准备好。”尹祁宠溺地笑笑,捏了一下沈轻颜的鼻子。

沈轻颜垂下眸,心中的愧疚快要将她淹没,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尹祁说,心里的那份阴影,根本无法抹去,她可能,无法做一个称职的妻子了。

尹祁看着沈轻颜愧疚的样子,摸摸她的头,又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发出了很大的声响。

“我们起床梳洗吧,今日不是要回门吗。”尹祁先下了床,帮沈轻颜将鞋穿好。

沈轻颜看着为她穿鞋的尹祁,攥了一下衣服,挣扎了片刻,又将手松开,终是什么也没说出口。

沈轻颜站起身,还没走几步,便发现自己的衣角将什么东西带下了床,扭头一看,便看见了地上的那条白喜帕子,这才想起来,这是宫中的规矩,用来验证新娘的清白之身,心中忍不住感到一阵唏嘘与无奈,嘴角溢出了一丝苦笑。

尹祁自然也看见了那条白喜帕子,面无表情地走过去,将那条白喜帕子铺好,他对于宫中的规矩向来是不在意的,不过为了沈轻颜的名誉,他也只得遵守这规矩。

尹祁拿起床头悬着的一把剑,一把将剑拔出,在食指割了一下,鲜血一下涌了出来,急得沈轻颜冲过来握住他的手,左顾右盼地想拿点什么帮他止住血。

“没事。”尹祁安慰性地笑笑,将血蹭在了那条白喜帕子上,又将被子弄乱盖在上面,伪造出他们已经行了夫妻之礼的假象。然后深吸一口气,运了一下功,手上的伤口便渐渐愈合,只留下一道淡淡的痕迹。

尹祁拉着沈轻颜在桌子旁坐下,自己走到门口将门打开,在门口已经恭候了一会儿的翠缕带着一个小丫鬟,端着洗漱的用具走了进来。翠缕作为贴身丫鬟随着沈轻颜进入太子府,自然是要贴身伺候的。

翠缕将用盐、蜂蜜、桂花等调好的漱口液分别倒入两碗水中,拿一个银制的勺子搅拌了一下,便分别端给尹祁和沈轻颜。尹祁和沈轻颜饮了一口,仔细漱了漱,将口中的水吐入了一旁备好的盂中。这时翠缕已经将调好的洗脸水准备好,备在一旁,擦脸巾也整整齐齐的叠好放在盆的旁边。尹祁看了一眼翠缕,拉着沈轻颜一起去洗脸。称着翠缕和那小丫鬟去倒洗脸水的时候,对沈轻颜说:“你这丫头办事挺麻利的,不知品性怎样。”

“翠缕最是让人放心的,她可以为了我豁出命去。”沈轻颜看着尹祁,语气很郑重。

“把她借给我几天怎样?”尹祁朝着沈轻颜眨眨眼。

“哦?不知夫君想做什么?”沈轻颜挑挑眉,伸出手掐住尹祁的耳朵用力扭了扭。

“娘子饶命!”尹祁呲牙列嘴的样子,逗笑了沈轻颜。

尹祁见沈轻颜笑得花枝乱颤的,伸出手捏了捏沈轻颜的脸蛋,也跟着笑了。

“我见这丫头办事仔细周到,又是个衷心的,想把她丢给凌光几日,加以训练,毕竟,发展为你我二人的心腹,除了衷心,也是要有点本事的。”尹祁摩挲着沈轻颜的发丝,将心中的想法道出。

沈轻颜闻言,垂眸思考了一下,点点头:“好,我和翠缕说一下,但若是她不愿意,我不想逼迫她。”

尹祁了然地点点头,知道沈轻颜将翠缕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便连带着对翠缕也重视了几分。

翠缕回来时,端来了几碟点心和水果,还有两碗牛乳茶。将东西放在桌上,便过去给沈轻颜宽衣梳头,尹祁则是由那个小丫鬟负责。

“姐姐去整理被褥吧,我要娘子给我宽衣梳头。”尹祁在外人面前又恢复了那副痴傻的样子,三眼两语将小丫鬟打发到一旁,便坐在椅子上等着沈轻颜。

小丫鬟走到床边,将被子掀开,看见染了血的白喜帕子,低头羞涩地笑笑,将帕子整齐叠好,放在一旁备好的托盘上,然后将被子叠整齐便默默退下。

尹祁将小丫鬟的动作收入眼底,知道已经蒙混过关,舒心地笑笑,便转过头看着沈轻颜梳妆打扮。

“你不宽衣,看着我做什么。”沈轻颜透过铜镜看着尹祁,翠缕已经伺候着沈轻颜穿好衣服,此时沈轻颜一袭果红色的衣裳坐在铜镜前,娇嫩可人,添上几分新婚的喜色,愈发的明艳动人。

“美人梳头这样的风景,我怎么可以错过呢?”尹祁一副痞痞的样子,哪还有刚才的傻像。

沈轻颜无奈地摇摇头,不予置评,一旁的翠缕给沈轻颜梳着头,心下却有些疑惑这太子殿下人前人后怎的反差这样大,根本不像是脑子有问题,不过并未多嘴询问,面上也没有丝毫表露出来,她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翠缕很清楚,她的职责就是伺候好沈轻颜,为沈轻颜尽忠,而她唯一所需要做的,就是尽好自己的职责。

尹祁忽然走到沈轻颜身后,拿过翠缕手中的木梳,开始给沈轻颜梳头。

“你会梳吗?”沈轻颜有些怀疑地看着尹祁。

“我不会梳发髻,简单地梳个头总是会的吧。”尹祁咬牙切齿地弹了一下沈轻颜的脑袋,对她的怀疑表示不满。

沈轻颜的头发乌黑发亮,十分柔顺,笔直地垂至臀间,披散在背后,很是美丽。尹祁拿着梳子,从发根梳至发尾,没遇到一丝一毫的阻滞,华顺的发在指尖流淌,触感很是舒适。

将头发梳好,尹祁有些不舍地将木梳还给翠缕,呆呆地杵在一旁看着翠缕给沈轻颜梳髻,沈轻颜看着尹祁呆呆地模样,掩着嘴笑出了声。

沈轻颜梳髻向来简单,只是简单地在后面盘了一下,拿了一朵纯白的小花簪插在髻间,便大功告成。沈轻颜端详了一下铜镜中的自己,表示很满意,连胭脂水粉都未涂,便算是梳妆完毕,她向来不喜也不需那些俗物。

沈轻颜站起身,看着站在一旁还只穿着件单衣的尹祁,无奈地叹了口气,接过翠缕递过来的衣服,开始给尹祁更衣。

尹祁向来是着太子独享的玄色衣衫,挺拔的身躯,俊朗的容颜,配上玄色,更是给他原本清贵的气质添上了几分霸气,不过他向来善于隐藏,总是会将自身的锋芒收敛起来,只有在沈轻颜面前才会完全展现自己。

沈轻颜拿着嵌着玉的腰带,给尹祁配上,系到后腰时环住了尹祁的腰,被尹祁一把抱住,对着光洁的额头吻了一通。

“还好我没涂水粉。”沈轻颜嫌弃地擦擦额头,对着尹祁撇了撇嘴。

新婚小夫妻打情骂俏着,简单的梳洗愣是延长了半个多时辰,差点耽误回门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