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拂着湖水,也吹起了少年额前的碎发。

看似闭着眼睛已经睡着的模样,其实神识是清醒的状态。

静静地感知着那小心翼翼朝着自己靠近的脚步声,待那声音离自己有一尺近的时候才睁开那浓黑的眼眸。

只见身前一袭粉橙色衣裙的少女本就有些紧张的脸上,在看到自己睁开眼睛后神色一慌。

“对不起,打扰到你了吗?”

“你来找我不就是准备把我叫醒的吗。”

公良寻双手撑着草地坐起来,对尹青竹轻笑道。

好像说的也没错,尹青竹想着索性直接走到公良寻旁边坐了下来。

“不邀请你那朋友过来一起聊聊吗?”

尹青竹一愣,呆呆的看向公良寻,他怎么知道初柠也过来了?

公良寻没等尹青竹反应,直接对着某处隐蔽的角落喝道:“既然来了何必在那躲着,出来吧!”

这声音足以让躲在暗处的沐初柠听得一清二楚,吓得她心中猛得一哆嗦。

这人什么时候看到她的?明明来的时候她们离他是有一点距离的,加上那时候他不是闭着眼在睡觉吗?

犹豫着要不要出去的时候,又听到了公良寻再次发话道:“再不出来我可要直接去抓人了啊!”

可恶,要不要这么狠?沐初柠心中暗骂。

心不甘情不愿的站起来,磨蹭的走上前去。

一抬眼就看到了尹青竹担忧的神情,还有公良寻那一脸让自己很不爽的玩味。

“终于肯出来了?”

“有人狠话都放出来了我能不出来吗。”

沐初柠面无表情看着公良寻,其实心里面已经把公良寻骂了千遍,要不是等会儿有时要问他自己才不会想给这人什么好脸色看。

“沐小姐说话还是那么强硬,可是还在怪罪我?”公良寻盯着沐初柠问道。

打从沐初柠一出来,公良寻的视线都一直在她身上。尹青竹在一旁显得有些多余,心中不由感到有些落寞。

不过尹青竹有些好奇公良寻说的怪罪,是指哪件事?看他这语气,仿佛和沐初柠有过交谈似的。

“不敢,我怎会怪罪公良三公子呢。”沐初柠走到尹青竹旁边,对她示以一个无奈的表情,她也不想出来打扰他们。

“你们说的话我怎么有些听不懂?”尹青竹忍不住问道。

糟了,上次遇到公良寻的事好像没跟尹青竹说过。沐初柠顿时有些懊恼,希望尹青竹别误会才好。

刚想解释,却被公良寻抢先了一步。

“这位沐小姐没有跟你说过吗?我们之前可是遇到过一次,我还救了她一命呢,只可惜她并不领情还把我臭骂了一顿。”公良寻说着还挂起一副委屈的表情,可眼底却划过一丝戏谑。

沐初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动怒,为了能打探到寻找苗疆族人的办法她无论如何都要忍!

回头,对公良寻扯开一个善意的微笑。

“上次是小女子不懂礼节,还请公良公子见谅。”

“哦?真是这样?”

公良寻靠近沐初柠,凝视着她那双灵动的杏眸问到。

这个时候那有否认的理,沐初柠自然是要示好的点头确定了。

“原来你们还有见过,怪不得我见你们说话的语气也不像是只见过一面的样子。”尹青竹忙打着圆场说道。

趁着这功夫,尹青竹赶紧给沐初柠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要说什么赶紧趁现在。

“对了,公良公子我可否问你一个问题?”沐初柠会意,知道现在不是跟公良寻说那么多推辞的时候。

早些问完,她也好快些离开以免误了尹青竹和公良寻二人独处的时间。

“何事?”

“公良公子常年游历在外,想必也见过不少世面。我想问的是你可否知道苗疆这个地方?”

苗疆?公良寻一怔,那地方他的确听说过,那里是制造蛊毒的产地,沐初柠问这个做什么?

“那地方我只是略有所闻,但并没有真正去过,你为何要问这个?”

“既然听过,那你能不能说说具体要往哪个方向找?”

公良寻顿时有些无奈,这丫头根本没有要回答自己话的意思……

看沐初柠那急切的样子,公良寻一时间也不好再多问,只能如实道:“那地方离晋原城很远,你估计很难找得到。不过你究竟是想要找苗疆这个地方还是苗疆族人?”

照公良寻的猜测,沐初柠应该不会因为对苗疆这个地方感兴趣才来问他,那地方也不是她这样的小姑娘喜欢去的地儿。

如果不是这个,就只有另一个可能了,那就是她想寻那苗疆族人!

“是人。”沐初柠低下头,沉声道。

果然如公良寻所料,不过她要找苗疆族人难道是跟制蛊有关?

要找得是人的话……公良寻嘴角扬起一抹弧度,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

在旁边一直紧紧盯着公良寻的尹青竹在看到这抹笑后,心中不由一阵乱跳。

“如果你要寻的是人,那可就好办多了。”

“怎么说?”

沐初柠猛的抬头望向公良寻,迫切的想知道他的办法会是什么。

“走吧带你去见一个人,我虽不知你究竟要做什么,但找她或许能帮到你。”

说完直接迈腿就往前走去,还是沐初柠反应迅速,拉着尹青竹跟了上去。

公良寻自顾自的向前走着,带着沐初柠和尹青竹绕过了一条又一条的小巷。

那地方似乎故意远离了闹市,在一个很偏僻的小巷中。

终于,公良寻在一个略显破旧的院门前停下了脚步。

沐初柠张望了一下这四下得环境,虽然偏僻却也落得个安静。也不知公良寻认识的这个人究竟是谁这般神秘,还是个好静的主?

“进去吧。”公良寻像是对这里很熟悉似的,没有要敲门的意思直接推门而入。

沐初柠跟尹青竹对视了一眼,才迟疑的跟着他走进去。

入眼院子并不是很大但还算干净,院子周围种满了各种奇花异草,但对药材有一些了解得沐初柠还是认出了几味药草。

这屋子的主人还懂得种植草药?沐初柠不禁对这人产生了些兴趣,但愿她能对墨淮身上的蛊毒有帮助。

“叮铃铃……叮铃……”

一阵声响从屋中传来,公良寻站在院门前,还没有走到那屋门,门就已经被人从里面打开。

紧接着,先是一只穿着深蓝色绣花鞋的脚先迈出门槛,那脚的主人也渐渐地从暗处显露出来。

映入沐初柠眼前的,是一位身穿蓝色衣裙地少女,她那身衣服的材质明显跟沐初柠甚至尹青竹身上的不同,是那种透着波光的布料。

少女的脸上有一股慵懒的气质,腰间挂着用银绳缠着的银色铃铛,而少女那两股扎起来的马尾也是用银铃做头饰。

想来刚刚那声音,应该就是出自这位少女身上吧。

“阿寻,你这是要带你的朋友来给我认识?”少女大致的扫了沐初柠和尹青竹一眼后,对着公良寻缓缓开口道。

“是,也算不是。”

“呵呵……”

听了公良寻的话,少女忍不住低头笑了下,真是有趣。

“那到底是不是呢?”

“我的确是要带她们认识你,但这里面有一位似乎还不算是我朋友。”

公良寻说着将视线转移到沐初柠身上。

而那少女也随着公良寻的目光再次打量起沐初柠。

“这是菱桑,是我两年前认识的朋友。”

公良寻看出了沐初柠的不自在,在她即将开口的时候开始介绍起来。

说完又转头看向菱桑,道:“你现在看的这位是沐家大小姐沐初柠,而另一位也是尹家大小姐尹青竹。”

这两人还真是有些相像,都是家中的大小姐。公良寻心中暗想。

三个人经公良寻这么一介绍,都纷纷向对方于以一个礼貌的微笑。

沐初柠想着既然都知道对方是谁了,她就先开门见山了。

“菱姑娘……”

“叫我菱桑,不必这么生分。”

沐初柠一怔,见菱桑对着她微微一笑,示意她接着说下去。

“菱桑,我来是想问问你可否知道苗疆蛊毒?”

沐初柠话一说完时,明显看到菱桑的身体抖了一下。

见菱桑愣在原地没有说话,沐初柠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公里寻。

而公良寻也只是紧紧的盯着菱桑,没有理会沐初柠。

半响,菱桑才缓缓的开口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救人。”

“什么?”

没想到沐初柠这两个字,一下引来了三个人的异口同声。

众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沐初柠,只见沐初柠神情严肃并没有受到这些惊讶得声音影响。

想来这个菱桑应该是懂得一些苗疆的事,那这样对墨淮身上的蛊毒应该会有些了解。

可墨淮的事,不能让太多得人知道,所以……

“菱桑,可否借一步说话?”

菱桑盯着沐初柠那认真的样子,想来是什么重要的事才让她变得这般吧。

转身推开身后的房门,“进来说。”

沐初柠对尹青竹示以一个安心得眼神后,便跟着菱桑走进屋。

房门关上,顿时间这院子里就只剩下尹青竹跟公良寻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