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沙漠回来已经过去了一周,吴山居里多了两口人,一个缩小版吴邪,小瑜,还有一个是玩笑当真,真的搬到吴山居里的金乌。

“小瑜!!你怎么能骑小满哥!!”一个看不住,吴邪就发现小瑜跑到了狗舍里,也不知道怎么就弄开了这狗笼的锁,像骑马一样骑到了小满哥身上去了。

吴奶奶就在不远处听到了这吴邪的声音,走了过来,看到骑着小满哥的小瑜,笑得一脸和蔼:“没事没事儿!你小时候也爬过小满哥的背。小满哥喜欢孩子,也很有分寸的,不会伤到他。”

吴邪长叹一口气,他带了一个孩子回来,还正大光明告诉了家里人,这孩子姓张,结果居然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人问他小瑜从哪儿来的。

他找出来了家里的户口本,自己和吴一穷的确是父子关系不是父女关系啊,怎么一个二个就像是默认了这熊孩子是他生的一样。

张起灵站在吴邪房中,吴邪房间里那十年历还没有撤换下来。他看着上面的标注,心中也算是百味陈杂。

正有些感慨的时候,吴邪放在房间里的电话响了。

张起灵看到了上面的来电,霍秀秀。顺手就接了起来,但却半天没说话。

霍秀秀在电话的另一边稍稍有些兴奋“吴邪哥哥!吴邪哥哥?”

“他不在。”

“啊!起灵哥哥啊!你先别挂!听说你们带回来一个小可爱!明天我投资的游乐园开张,你要不要和吴邪哥哥带小可爱去啊!”

“去!”

“好嘞!那到时候我在门口等你们!”

第二天,游乐园门口聚集起了很多人,九门汪家之争,很明显没有逃过一些局外人的眼睛,来剪彩的人级别比过去低了很多,VIP通道那里也冷冷清清的,但相对的普通游客就多了很多。

“秀秀,张会长。”

“剪彩仪式也结束了,秀秀你就带吴邪他们好好玩吧,我就不参与了。”张日山看了一眼骑在张起灵脖子上的小瑜,要不是知道这孩子的来历,还真是看不出什么异常。

“会长!”吴邪背后的坎肩冲了过来。

“怎么?”

坎肩左右看了看:“罗雀没有跟您一起来吗?”

“他啊,南风说了,罗雀现在总是跟我们混在一起,心都混野了,要好好管教一段时间,罚他把新月饭店里里外外都擦一遍,出门前还在楼顶擦瓦片呢。”

坎肩脸上是难以掩盖的失望,突然转向了吴邪,一言不发,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这毕竟是坎肩把人罗雀带坏的,不如就让坎肩也跟过去好好学学规矩,会长你不介意吧。”吴邪没能抵抗住这种眼神,叹了一口气。

“我若带他过去,南风肯定更生气,但据我所知,南风有事离开了十天内都不在饭店里,你偷偷的去,倒是没人会注意。”

“东家!我要请几天假!”

“去吧去吧。”

小瑜却突然开了口,眼睛都没看坎肩,而是看着游乐园里面:“不行!”

“小瑜,怎么了?”

“有人要抓我,他是麻麻你的手下,当然要留下来保护我!”小瑜一副很任性的样子,嘟起了嘴。

张起灵左右看了看,他是直觉很敏锐的人,今天出门他并没有感受到有什么危险,周围也没有什么人在盯着这里。

“不用管他了,可能是这两天小哥老是吓唬他,给他弄的紧张了,你就去吧。”

“好吧,你去吧,能保护我的人已经来了。”小瑜转过头看着普通游客的通道。

在普通游客的队伍末,安岩正拿着抽奖抽到的三折券,排上了队,神荼在他旁边,露出了无所谓的表情,很明显是被扯来的。

吴邪看到了他们:“那不是安岩和神荼吗?”

“吴邪哥哥的熟人吗?那就别让他们排队了直接来这边吧!我请客!”霍秀秀还是很大方的。

吴邪立刻带着霍秀秀走了过去。

“安岩!”

“哎呀!吴邪你也来玩啊,哇!这个美女是你姐妹?”

“她叫霍秀秀,是这里的老板,这里属于九门霍家的产业!”

霍秀秀看向了神荼,稍稍有些惊讶:“你是张家人?”

“我叫神荼。”

“吴邪哥哥,他身上的气场和起灵哥哥简直一模一样!既然你们是吴邪哥哥的朋友,那就别在这里辛苦排队了,跟我来吧!”

“好可爱……”安岩被霍秀秀得到性格吸引了,忍不住就念叨了一句。

吴邪压低了声音偷偷道:“那是你没看到她不可爱的一面……这可是个小姑奶奶。”

小瑜看到了安岩兴奋的招了招手,从张起灵脖子上跳了下来,明明是跑,却因为腿短像个肉团子一样,咕噜噜的就到了那边:“安岩叔叔!神荼叔叔!”

“都说了要叫我哥哥!”安岩走了过去,捏了捏小瑜的脸。

“那你为什么不叫我麻麻叫阿姨~”小瑜歪着头很认真的拆这台。

神荼摇了摇头看着傻掉的安岩:“二货,孩子都比你聪明。”

“安岩叔叔,神荼叔叔,有人要抓我。”

安岩也是坚信童言无忌的人,不仅不信还要逗他一逗,做了一个鬼脸:“谁啊?是大怪兽吗?”

“我也不知道。”小瑜做出了一副思考的样子,就仿佛真有此事。

安岩看向了吴邪,吴邪开口解释道:“因为小哥这几天为了提高他的警惕性,一直在跟他说恐怖的事情吧,毕竟还是个孩子,把大人的话当了真。”

神荼微微皱眉,总感觉没有那么简单,虽然无论是身体还是智商都是孩子,但是本质上并不是人啊。

“啊嘞?小花哥哥怎么现在还没到?”秀秀嘟了嘟嘴:“这样吧,吴邪哥哥,你们先进去吧,里面都是霍家堂口的人都认识你们,吃喝玩,全免费!”

“哇!!我怎么就没这么大方的朋友!”

“有你家神荼还不够。”说着吴邪和安岩就跑去进行‘主妇’间的对话了。

小瑜对着张起灵伸出了手:“拉着我,不然会有人抓走我的。”

“嗯。”张起灵口袋里一摸,在众人震惊的表情中把一件很van的十字带套在了小瑜身上,十字带的背后是一条很长的绳子,就像是遛狗一样光明正大的进了游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