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倾儿冷着脸回到了韩氏集团,临走前唐氏集团那些员工骂得话还回荡在她耳边,她嘴角拉出极长的弧度,配上她弯着的双眸,显得整张脸都格外的妖孽了起来。

韩倾儿很美,是那种近乎妖孽般的美,一眼让人惊艳,但看久了,不自觉让人腻了起来。

手里搬着一堆资料的助理走了进来,看着自己老板笑得诡异的笑容,身躯不由得震了一震。

他双手颤抖着,勉强静了静心,以正常的语速说话,尽量让自己的嘴不颤抖。

“总裁,这...这是今天的文件,请您过...目..”

韩倾儿回过神来,狭长的双眼停留在他身上,助理却感觉仿佛世界末日了一般,身后冷汗直流,双腿止不住的颤抖,额头上的汗似落非落。

韩倾儿的目光停留在助理身上好一会儿,才移开,助理才勉强松了一口气。

红唇微微开口,“小刘,你很怕我吗?”

助理额头又落了一滴又一滴的汗,脸上勉强露出微笑,手中捧着的资料如千斤重一般,却没有这个胆子胆敢放下资料,额头上的汗水已经顺着脸颊流到了下巴,他却不敢放下手中的文件去擦一下头上的汗。

韩倾儿便是这么笑着,便将助理吓得够呛。

他要是敢说一句怕,估计他辛辛苦苦的工作,总裁能立刻给他给整没了。

韩倾儿虽然人美,平日里笑嘻嘻的,但是韩氏集团上下的员工,没有一个不怕她的脾气的,就连他这个跟在韩倾儿身边多年办事得力的助理,也得时时地供着这个小祖宗。

韩氏集团的下属们都见过自己老板发火时的样子,简直几乎把整个公司都给炸没了,特别是韩氏集团被爆出那样的黑料的时候,他们的总裁更是一连几天都黑着脸,害得他们上班也得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被总裁也一个火气给生政货主了。

助理勉强露出一丝讨好的笑容,献媚道:“总裁,我怎么会怕您呢?您平常对我们这些下属,脾气是最为温和的,这哪里说来的怕呢?”

说完这句违心的话,助理在心里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巴掌,韩倾儿平常的脾气是公司的员工都有目共睹的,说她脾气温和,那那些真正脾气好的上司岂不是要没地哭去?

韩倾儿脸上才堪堪露出笑容,对助理温柔地笑着,助理头上落得汗更多了,感觉自己就是在凌迟处死,韩倾儿的目光如同落在他身上的一把把刀,割得他身上的肉疼得不行。

助理拼着呼吸,低着头看着手中捧着的文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根本不敢抬头看一眼韩倾儿。

此时的韩倾儿就像一朵带了刺的玫瑰。

谁搁她面前她就去扎着谁。

韩倾儿的目光停留在助理身上好一会儿,才堪堪落在办公桌上。

她红唇轻启,“都什么文件,呈上来吧。”

助理如释重负,小心翼翼地将怀里捧着如小山高的文件放到了韩倾儿的桌面上,在一旁静静地等着她签完文件,然后自己趁早离开。

“总裁,您不在公司的这段时间,这些文件实在是积攒得多了,所以请总裁...”

“还有之前有几个公司的总裁说是要和您吃饭,因为您不在公司,所以我给回绝了...”

助理看得出来韩倾儿的兴致并不怎么高,说话的语气也都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生怕自己的这个总裁意不顺心就拿他开刷。

“唰唰唰”韩倾儿三下五除二便签完了文件,她的手臂死死地压在文件上面,既不给助理也不说什么话,只低头,眼睛停留在某处,像是在出什么神。

助理也不敢打岔,只能静静地坐在旁边等着总裁下命令。

许久,韩倾儿才关上文件夹,将文件夹递给助理,朝助理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助理犹豫了一下,将耳朵靠近了韩倾儿。

韩倾儿在他耳边轻声说,“你去帮我办件事情。”

听完韩倾儿的计划,助理猛地瞪大了一双眼,“总裁,这可使不得,这可是违法的事情,万一我们被查出来了,可是要坐牢的。”

韩倾儿冷笑了一声,“这个你别管,反正我也没沾半点边,而你只要去推波助澜就好了,我可没让你去犯罪。”

韩倾儿又笑了一声,“小刘,你不是说我对你很好吗?怎么?这点小事都不帮我,那你还坐在这个位置上做什么,白拿我的薪水吗?”

助理心中哀嚎,这真是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助理心中一寻思着,韩倾儿说得也不错,只是要向那个人抛出橄榄枝而已,至于那个人去不去,那可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里面了。

可是要是万一真的去了,警方抓到他了,真要查出来,他就真的要入狱了。

不像是韩倾儿一样,至少她还有着这个公司,可是他只是一个普通人,真入了狱什么都不能做,还会白白地在里面关上十几年也说不定,真到了那时候,他家里的老婆孩子怎么办?

韩倾儿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带着莫名的思虑,她微微笑着,“怎么样?要是事情真的成了,我给你的年终奖再加上两倍的钱。”

想象家里的老婆孩子,助理心中一动,还是点了点头。

不过是一件小事情而已,应该不会被发现的。

看着助理离开的背影,韩倾儿狠毒地笑了。

叶雅音,这可是你自找的,如果不是你自己上来找虐,她也不会这么做。

要是真的出事了,你可别怪我啊。

办公室里锁着门,里头坐着的女人却开怀大笑起来,笑得几近疯狂。

这天唐氏公司发生的事情全都被八卦的员工传到了叶雅音的耳朵里。

韩倾儿猜得不错,这些流言确实是她散播出去的。

流言能够极大地摧毁一个人。

这是叶雅音一直工信部会的。

达到她满意的效果,叶雅音满意地笑了。

目光渐渐变得冰冷起来,想到韩倾儿碰过她的男人,叶雅音就恨不得好好教训她。

现在只是开始,接下来还有呢。

韩倾儿,我们来日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