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江琋月心情十分不错,在家里待了一段时间,觉的自己都要待的发霉了,主动的去逛街。

薛嘉晋开车一直尾追着她,看着她进了一家又一家的商店,直到她满载而归。

薛嘉晋控制不住自己,他已经跟靳羽柔说了他心里只喜欢江琋月一个人,他必须把这件事告诉江琋月。

车子停在了江琋月的身边,车窗摇下,薛嘉晋冲着站在 外面的人露出一个笑容。

“江琋月,上车。”

江琋月手里拿着很多东西,也没有拒绝,直接坐上了车。

 薛嘉晋一直看着后座位的人,他有很多的话想说,但是看着江琋月,一时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江琋月的目光只放在 自己的手里,并没有注意到薛嘉晋一直都在打量着她。

江琋月看着车子并没有动,忍不住叫着薛嘉晋快开车回去。】

薛嘉晋没有拒绝,直接打开 了引擎,带着江琋月回到了她的别墅。

江琋月买了很多的东西,手中拿不下太多,只好叫着薛嘉晋一起帮忙拎着东西。

薛嘉晋正巧借着机会跟在江琋月的身后,一起进了江琋月的房间。

等所有的东西全部放好了之后,江琋月回头看着身后的人,薛嘉晋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谢谢你今天送我回来,这些东西我自己可以处理,你可以回去了。”

江琋月指着门口的方向,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薛嘉晋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鼓足了勇气说出了自己找来这里的目的。

“江琋月,我有话想要跟你说。”

“可是现在的我真的很忙,要不然等改天?好不好?”

江琋月已经猜测出了薛嘉晋会跟她说什么,但是 现在的她并不想说那些,之前提了靳羽柔一次,不过是一时间没有想到用哪种好的借口搪塞过去,便想到了她。

没想到她无意间的一句话,薛嘉晋竟然当了真,真的去找了靳羽柔,如果真的被薛嘉晋解决了所有的事,江琋月还没有想到后去的发展。

所以,现在不跟薛嘉晋说话是最好的选择。

“不行,今天这件事对我来说十分的重要,我必须要说出来。”

薛嘉晋不愿意在把这件事放在心里,一旦憋在心口里憋出了病,接下来的日子里一定是难熬的日子。

“江琋月,你之前说我妈妈阻止我们两个人在一起,我已经跟我妈妈说过了,我以后的生活都不需要她来插手,包括我喜欢谁,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我自己决定的事情,跟其他人无关。”

“江琋月,答应跟我在一起吧, 我保证会对你好的。”

薛嘉晋的眼神里闪烁着认真,江琋月一时间被他的深情迷住了,有那么一瞬间,她觉的这样活着也不错,。

但是转念一想,如果她现在选择了薛嘉晋,等于是跟靳司南之间的关系说拜拜,她好不容易有了今天的这幅成就,怕是要付之东流。

一想到自己的心血要白费了,江琋月的心里一阵迟疑,丝毫不愿意。

对于刚刚的迟疑,她只觉得是自己很久没有听到这样的话,觉的新鲜,暂时的迟疑,不是因为心动对于这样生活的向往。

江琋月用力的推开了 薛嘉晋,对于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她都当成了空气。

“够了,不要再说了,我以前跟你说的很清楚,我们两个人不属于同一个世界里的人,我们在一起是注定不会有结果的,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理解这句话呢?”

江琋月背对着薛嘉晋,不愿意在直视他的双眼。

薛嘉晋听着江琋月的这些话,心像是被扔在了地上狠狠的踩踏。

“江琋月,你知道我是爱你的,可是你一次次的不把我的 真心当一回事,之前,你说是因为我妈妈的出现阻止了我们两个人,我信以为真,特意为了这件事去找了家里 人,努力的把所有的事情全部都做好,为的就是让你后顾无忧的留在我的身边,结果呢,你现在却说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可能。”

薛嘉晋觉的自己像是一场笑话,江琋月一直努力的把他玩弄于鼓掌中,他却觉的这是江琋月爱他的表现。

现在看来,他一直活得像是个跳梁小丑,所有人都看得的一清二楚的,只有他一个人深陷其中,丝毫没有察觉。

“呵呵……”

薛嘉晋自嘲的笑,眼神里的凄凉和痛苦 ,只有他一个人清楚。

“江琋月,这些年,我为了你做的事情有很多,我想,只要我足够的努力,努力的成为你心里的那个人,你一定会重视我,你一定会发现我的好,可是现在,我才发现,一切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从始至终,你根本就没有喜欢过我,是不是?”

薛嘉晋带着试探询问出声,心里一直在劝着他自己,他跟江琋月之间根本就不可能 ,该是放手的时候了,可是,心里还是有个声音一直在提醒着他,或许,江琋月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心里的声音一直在提醒着薛嘉晋, 即使想走,可是一双腿却根本就不听他的话。

江琋月看着薛嘉晋坚持的模样,心里的风讽更加的 猖狂。

她突然走近到薛嘉晋的身边,指腹摩擦着薛嘉晋的下巴,看着眼前的人,江琋月的每一个动作,薛嘉晋都没有拒绝。

“薛嘉晋,我以为你会明白的,我们之间的那些事只是我的一时兴起而已,我从来没有说过我喜欢你,是你自以为是的喜欢而已,现在,我没之间不过是和平分手而已 ,你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江琋月的一席话让薛嘉晋更加的无地自容,心里升腾起的最后一丝的希望也因为这句话变得灰飞烟灭。

是他想多了,江琋月根本就 没有爱过 他,有的至少无尽的利用,而现在,她甚至连利用都懒得用 ,她想跟他之间一刀两断,彻底的划清楚了关系。

这么一想,心中的苦涩更加的浓烈。

薛嘉晋茫然的转头,离开了这里,他不想继续留在 这里,继续在这里,留下来的只会是更多不堪回首的一切。

独自开车离开了江琋月的别墅,薛嘉晋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以前的他觉得自己拥有了一切,而现在,他在发现,他根本就没有拥有什么全世界,他自认为拥有的那些东西,不过是一场笑话。

一场幻影罢了,其实,压根就不曾拥有过……

穆逸阳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唐以欣,自从上一次他冲动的说出那些话后,唐以欣的手机根本打不通了。

穆逸阳的心里慌乱不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一席话让唐以欣有意跟他之间保持着距离。

穆逸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沈毅从外面进来,从他的手里夺过了手机,放了一杯红酒杯在他的手中。

 “陪我喝一杯。”

“好。”

两个人的心里都装着事,彼此活的都不轻松,可是,明明知道这些都是担子,却没有办法卸下来。

“我很快要结婚了。”

沈毅喝了一杯酒,神情淡淡的,说出口的话也很平庸,却成功的引起了穆逸阳的注意力。

“你说什么?结婚?跟谁结婚?”

“跟宋诗雨,她怀上了我的孩子,我是个男人,必须为我的行为买单。”

沈毅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气喝光了杯中的酒,心里有火在烧,很难受,难受的让他想哭。

但是,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他不能哭,这件事是他自己做错了,必须要为自己的失格买单。

穆逸阳神情复杂的看着眼前的人, 没想到最后的结果竟然是这样的。

“你不后悔吗?那个人不是你爱的人,你真的愿意娶她?”穆逸阳手搭放在沈毅的肩膀上,大家都是兄弟,对方的一举一动几乎逃不过彼此的双眼。

沈毅苦笑出声,又是一仰头把杯中的酒全部都喝完。

“无论后不后悔,这个婚都是结定了,你是我最好的兄弟,难道不应该祝福我吗?”

沈毅努力的强颜欢笑,那笑容根本不达眼底,只是为了笑而笑。

穆逸阳担心着沈毅,可是,现在这个情况,他自己感情的 事都没有处理好,又有什么资格来出来沈毅的事?

“祝福你。”

“说的一点都不真诚,不如这样好了,今天晚上出去喝酒,你买单,如何?”

“可以。”穆逸阳没有任何犹豫的答应了沈毅的要求。

沈毅露出无奈的笑,别人结婚都是最开心,最热闹的时候,而他结婚却像是把一座山搬到了自己的身上。

现在的情况只能让他这么做,对于谁来说都是一场最好的决定。

穆逸阳沉默的陪伴在沈毅的身边,沈毅心里有苦却没有言明,穆逸阳很担忧他,但又不好意思在 他的面前质问太多。

路是沈毅一个人选择的,他身为一个外人,不能过多的干涉别人的生活。

当天晚上 , 酒吧里,角落处的一个桌子上摆放很多空酒瓶,沈毅直接放下酒杯,拿着酒瓶喝酒。

“穆逸阳,你知道吗,我现在忽然觉的,有时候,死亡才是最好的解脱,人活的时候那么的累,为什么还要活着呢?你说是不是?”

沈毅边说,边踉跄的往天台上走去。

第三百三十四章 不会轻饶了你

沈毅不知不觉走到了天台的边缘,他已经喝的有些醉,身体被风一吹,摇摇晃晃的,随时有掉下去的风险。

穆逸阳一路尾追了过来,看着天台前的人,一颗心不停的跳动着。

“沈毅,你在干什么?不要乱来,快往我这边走,不要在那里逗留,那个地方很危险?”

“很危险吗?”沈毅探出半个身子往下一看,高空的俯瞰让他头晕眼花,手中的酒瓶直接摔了下去。

“我的酒掉了,不行,我要去把我的酒拿回来。”

沈毅边说边抬起腿去跨越栏杆,说时迟那时快,穆逸阳直接飞奔而去,从身后紧紧的抱住了沈毅,直接往后用力的一摔,两个人齐齐的摔在了地上。

沈毅嘴里说着不高兴的醉话,穆逸阳余惊未了,刚刚差一点就看到沈毅摔下十层高的高楼。

幸好,现在人没有事。

“沈毅,你是不是疯了?刚刚多危险,你不知道吗?”

穆逸阳气的怒吼出声,沈毅不仅没有伤心,反而开怀的笑出了声。

“沈毅,现在好像只有你是真心地 在乎我,为什么你不是一个女人,如果你是女人,我一定会娶你为妻。”

穆逸阳手捧着沈毅的脸,笑的眉眼弯弯,沈毅将脸上的手拿下来,看着穆逸阳一脸认真的样子,他的心里反而有些担忧。

都说在一起相处久了的人,都会对彼此产生不一样的感情,难道,穆逸阳真的对他已经有了不该有的感情?

沈毅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他可不想跟穆逸阳之间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 事。

“穆逸阳,你喝醉了。”

“不,我没有喝醉,我现在十分的清醒,沈毅,你能不能为我改变一下?只要你愿意为我变成女人 ,我会用我的一生来陪伴你。”

沈毅听不下去了,拿起地上的转头,对准了穆逸阳的后脑勺,狠狠的砸了下去……

世界终于清静了。

翌日一早,穆逸阳起床,后脑勺火辣辣的疼,他艰难的坐起身,揉着后脑勺的伤口,像是针扎了一样的疼痛难忍。

“你终于醒了,你再不醒来,我可能真的会把你送去医院。”

沈毅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吓了穆逸阳一跳,下意识的循着声音找去,沙发上,沈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那里,穆逸阳一点都不知情。

“沈毅?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

沈毅放下手中的杂志,走到了穆逸阳的身边 ,伸手摸着他的额头,确定他并没有发烧,他的一颗心才放下。

“幸好你没事,你知不知道你昨天晚上……”

话到了嘴边,沈毅硬生生的咽了回去,现在这个时候告诉穆逸阳,两个人都会很尴尬。

话说到了一半,后面的话顿时没了,穆逸阳好奇的看着沈毅,一直在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等了好一会都没有等到下一句话是什么。

“到底怎么了?”穆逸阳好奇的问。

“你真的不知道昨天晚上都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穆逸阳耿直的回答,昨天晚上喝了太多的酒,脑袋嗡嗡的作响,什么事情都想不起来。

沈毅暂时的吐了一口气,幸好这件事穆逸阳他不记得,要不然现在两个人相处的画面都是尴尬的。

“忘记就忘记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值得记的事情。”

沈毅忽然间觉的心情舒畅了许多,准备离开,脚步在门前一顿,穆逸阳的话在他的耳边想起。

“沈毅,你知不知道我后脑勺的伤口是怎么来的?”

沈毅心虚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幸好穆逸阳连这件事都忘记了,幸好他所有的事情全部都忘记了。

这么一想,沈毅心里更加的高兴。

“是你自己不小心摔伤的。  ”

“摔伤?”穆逸阳半信半疑,可是没有更好的答案告诉他,他现在也不知道实情,暂时的相信了沈毅的一番话。

沈毅焦急的离开了原地,这里所有的事情暂时都不能被穆逸阳知道,算是暂且的躲过了一劫。

可,现在的事情勉强的熬过去了,穆逸阳感情的事,沈毅不知道该怎么出面解决。

穆逸阳是个坚强的人,而昨天的他竟然因为感情的事想要轻生,这完全不像是他的风格,也不像他能做出来的事,偏偏在他的身上发生 了。

看来,这件事对他的影响很大。

夜,如期而至,风吹乱了江心爱的头发,也吹乱了她的 一颗心。

现在的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回去,那个原本属于她家的地方,现在变得如此的陌生,以至于,现在的她更加的害怕出现在那个地方,去见那里面的人。

但,如果她现在不回去,她又该去哪里?

心里突然想起一个地方,江家,她已经好久没有回去了。

江心爱现在突然很想回到江家,去跟江柏年见一面。

路边打了一辆车,对着司机说了地址,江心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江家,司机的车子停在门口,江心爱付好了钱下车,刚走到门口,一个人影一闪而过,她心里一惊,刚刚那个人影明显是故意出现在 江家的门口,看到了她过来才选择躲避。

江心爱直接 追着那个黑影,直到追到了旁边的花园里,江心爱才看清楚对面那个人,居然是季兰芝。

季兰芝被江心爱拦住,低着头,一言不发。

“为什么会是你在这里?你大晚上的为什么要在江家门口逗留?”

“这是我自己的事,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没权利知道。”

季兰芝像 是一瞬间想通了自己心里的事,她不觉的自己愧对江心爱,也没有任何必要在她的面前表现的心虚。

可,她越是强硬的嘴脸,越是让人看了十分的不舒服。

“这里是我家,你已经跟爸爸离婚了,在离婚前,你那么针对我爸爸,无论你在想些什么,我都不会允许你在接近我爸爸,今天是我发现的第一天,我不会多说什么,可是不代表我在下一次依旧选择原谅你。”

江心爱冷冷的看着 季兰芝,她对季兰芝从来都没有任何的好印象,就像季兰芝对她一样,从来都没有任何的好感。

如果不是在江柏年面前演戏,季兰芝根本不会表现出仁慈母亲的一面。

这些年,江心爱看的一清二楚,季兰芝的把戏,她现在都懒得去看。

可,季兰芝却不愿意听江心爱说这些话,这些事在她的心头上更像是一种打击。

“站住。”季兰芝看着江心爱的背,忍不住叫住了她。

江心爱脚步一顿,没想到季兰芝依旧是那么的坚持,明明 ,她都已经跟江家划清楚了界线,可是她仍旧冥顽不灵。

“怎么,你不满意?”

“我当然不满意,我都说了,过来这里是我自己的事,你现在已经是出嫁的女儿,只要你爸爸不说讨厌我,我就有资格出现在这里,至于你刚刚说的那些话,我希望你跟我道歉,不然,这件事没完了。”

江心爱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没想到季兰芝居然这么的厚脸皮。

“你的意思是我刚刚说的那一切你都不接受?”

“没错,不接受。”

季兰芝郑重其事的开口,字里行间都带着警告。

似乎江心爱不按照她的说法去做,她随时随地都会给江心爱好看。

江心爱一直忍耐着季兰芝,但是自从知道她苦心积虑的欺骗她爸爸的之后,她所有的忍耐也在这一刻全部消失不见。

“想让我跟你道歉?你做梦。”

“你说什么?居然说我做梦,看来我不好好的教训你一番,你恐怕是不知道我的厉害。”

季兰芝早就有一肚子 的火气没有地方发泄,今天正巧遇到了江心爱往她的枪口上撞,如果不给江心爱一点教训,以后怕是经常会被江心爱欺负。

季兰芝向来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加上现在的她已经跟江柏年正式离婚,完全不用顾忌江柏年会不会发现,只要她自己能够解气就行。

季兰芝直接抓住了江心爱的衣领口,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

“我再最后告诉你一遍,如果你不跟我道歉,我绝对会让你后悔的。”

“我跟你道歉我才会后悔。”

“行,这是你自己选择的。”季兰芝扬起手举到了半空中,却没有落下,她感觉手腕一紧,顺着手腕看去,靳司南冷着脸出现在她的面前,抓着她的手不放。

“我的女人也是你能欺骗的了的?”愠怒的声音陡然拔高,靳司南没想到离开他的江心爱这么快被人欺负了,幸好他赶到的及时。

“你放手。”

靳司南的气场让季兰芝一时间竟然心里没底,看着他,季兰芝都忘记了接下来的动作。

“姓季的,我警告你,以后再欺负我的人,我一定不会轻饶了你了。”

季兰芝有句话梗在了喉咙处,她不怕江心爱的报复,但是 她害怕靳司南的报复,靳司南向来说到做到,只要是他想要报废的人,一般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如果真的得罪了靳司南,等于是没有 办法继续留在这里继续生活下去。

这么一想,季兰芝的气焰立刻下降了很多。

“今天我就卖你靳司南一个面子,暂时的饶了江心爱,如果有下一次,我一定不会饶了她的。”

季兰芝边走边放狠话,脚下一歪重重的摔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