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琳的工序就是做衣服上的两只袖子,打着哈欠把一块布折起来,车了条直线打了个倒针,就算完成了一道工序。下一道工序就是打边,活干完了得把标识的那道工序纸条剪下来,记好交到组长那才会记工钱。

这是琳琳来了几天后才知道,一件衣服要分这么多道工序才成形。光是机器就有好几种,打边机·扭扣机·双线机,还有就是自已现在用的平车了。

这也是最简单的工种,看过价格,只要是平车完成的工序价钱都很低。

总共就十多个人,又分了好几个岗位,组长,发货员,品捡,车位。车位又细分成几个工种,还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这几天天天加班到十一点多,要不是宿舍的姐姐们给自已打的饭菜,早就累扒了。顶着个熊猫眼将完成好的袖子一件件收起来捆好,交给了正在打边的小姐姐。

“小妹妹,这么快啦,不错哦。”这小姐姐湖北的,刚开始那两天总是追着自已要货,可是没少给自已脸色看,还闹到了组长那,结果自已被组长叫去臭骂了一顿。不久后见到自已才有了笑容,现在还夸奖起来了。

这让琳琳有点不适应起来,嘿嘿笑道:“徐姐别嫌我慢就行。”说完就赶快回到车位上忙活去了,因为自已车位前,可是堆成了一座小山的布料。

这几天本想找老乡们联落下感情,可到现在还只是表面上的朋友,并没有深交。倒不是她们不愿与自已打交道,而是大家都一副睡眠不足的模样,从早上忙到深夜,惟一交流的时间便是吃饭的时候,但自已吃饭都在宿舍。早上倒是遇到过两次,这才算的上认识。

就在琳琳忙活着工作时,广播响起了文员那甜美的声音。“请三组陈琳琳到保安室来一下,有人找。”这样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琳琳想到了应该是爸爸或者妈妈来了,跟组长说了声,组长也听到了广播自是同意了,来到保安室就见到了几天没见的妈妈。

还有那令人讨厌的老板亲侄子,几次大半夜的自已累个半死,下班就被他拦住说是请吃宵夜,这能不让人讨厌吗?

“阿姨,我说的都是真的,您太年轻了,跟琳琳走在街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姐妹呢?”

这家伙被自已拒绝了就在这讨好我妈妈了,还有琳琳,琳琳的叫。我跟你很熟吗?看着妈妈的笑容赶紧打断了俩人的交谈,可不能让妈妈被这人哄晕了。“妈妈,您来啦。”

向梅转头看着女儿顶着双熊猫眼,站在保安室门口很是心疼道:“这几天睡的不好吗?累不累。“

“不累,就是有点认床,过几天就好了。”违心的哄着妈妈,看了眼保安室的墙钟还有半个多小时就下班了。想了下就不回去上班了,也做不了多少事情。“那个许大哥,我能带我妈妈去宿舍吗?”

“没问题,小事一桩。你带阿姨进去吧。”

得到答应后,抻手接过妈妈手上的一袋雪梨,走在前面带路。“妈妈,呆会介绍三位认识的姐姐给您认识,她们对我可好了。”

“琳琳,你穿这厂服真漂亮,刚才差点都不敢认了。”

听着妈妈的夸奖还是很高兴的。“妈妈也漂亮啊,刚才不是还有人夸你是我姐姐来着。”

向梅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你这吖头,真当妈妈分不清那只是恭维的话吗?,说真的,那小伙一听我是你妈妈就热情的不得了,是不是喜欢你了。”

看着妈妈也这么八卦无语道:“您啊也少打听了,听姐姐们说他可花心了,就算他喜欢我,我也不会喜欢他的。”

“花心的男人是不能要,你要是找男朋友了,记得一定要告诉妈妈。”

妈妈似乎不放心自已,怕被人骗。但这种事情还早呢,才十六岁而已,大把青春可以挥霍。可不能早早的被婚姻拴住,自已可是打算三十岁以后才嫁人。

但这事可不能跟妈妈说,说了少不了一顿教育。“放心吧,等我长大了再说。”一语双关的回应着。

向梅以为女儿要等个几年才会找男朋友,要是知道女儿存在着十几年后,才找的话肯定得跳起来。

向梅来到宿舍,满意的打量着。“这么大的房间就你们四个住啊。”

琳琳拉着妈妈在床上坐下。“可不就是四个人吗。这是管理房,我是占了姐姐们的光。一般的员工宿舍得住12个人。”

向梅听着这么大的差距盯嘱女儿道:“那你可得好好谢谢你那三位姐姐了。”又掏出一张二十的大钞

“拿着,有空请她们吃顿饭感谢下她们对你的照顾。”

琳琳想了想是应该请她们吃顿饭,将这张二十的大钞放进了兜里。这时传来开锁的声音,琳琳知道她们回来了,便上前打开了房门。

桃桃看到琳琳开门很奇怪的问道:“怎么请假了?哪里不舒服?”关心之情写在了脸上。

看着三位姐姐关心的样子,好笑的让了让身子。“没有,今天我妈妈过来。就带到宿舍了。”

三位姐姐这才看到房间多了位与琳琳长的几分相似的阿姨。几乎是同时的问候着“阿姨好。”

“你们好,听琳琳说这些天,一直是你们在照顾着琳琳,阿姨谢谢你们。”在床上拿出三个雪梨分给了三位姐姐。

万桃桃拿着雪梨客气说道:“阿姨,琳琳这么小,照顾她是应该的。”

“就是啊,这么小就来这里打工,当然得照顾了。”吴俪想着自已还算幸运的了,高中毕业还在家呆了一年才出来。看着琳琳小小年纪就出来打工,本能的生出一丝同情,自然尽力照顾了。

“趁热吃吧。”佩佩姐把饭盒梯给自已后到阳台洗梨子去了。

打开饭盒依然是满满的肉菜。“妈妈,你先吃点,这么多我一个人也吃不完。”

这句话引来了桃桃姐与吴俪姐异样的眼光,琳琳当然知道她们想些什么。看着妈妈吃饭,自已也有了三分饱了,可能这就是亲情的力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