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和守安定和以前本丸的小伙伴再怎么纠结,也跟加州清光没有太大的关系了。

这种好不容易打破次元壁可以和总司一起生活的日子可谓是来之不易。

总司养病的时候他就乖乖的坐在一旁,即使什么都不做也是开心的,付出了那么多,轮轮转转,心里再多不甘,也敌不过终于可以陪着总司走到最后的欣喜。

即使明知最后的结局不是皆大欢喜,即使代价是他再也不能说话。

扰乱时间的惩罚终于完全落在了他的身上,加州清光在时间里的代价,是失去了声音。

那日里自请冲田总司把自己送去销毁的话语是加州清光最后一次开口。嘶哑难听的声音犹如用尖锐的物体在铁器上刮过,在冲田被打下烙印的心里又深深的添上一笔。

三日月宗近活生生的把自己折腾成了新选组的刀一般赖着不走了。

那日里加州清光看着自己三日月风格的衣服楞了很久,让后一大一小两只三日月手牵手站在新选组屯所门口目送拉着回收刀剑的离开。

背后白色付丧神对着蓝色的背影恨的牙痒痒。

不久后加州清光感觉到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彻底画上了句号。他明白,属于加州清光的历史,终于走完了。那个被他插足了一脚的加州清光的使命终于完结,历史上消亡的加贺清光。高天原的付丧神加州清光。

他身体一轻,头上的骨角化作黑烟落在地上化做两个白色骨节。

至于脖颈上的伤痕,那是属于加州清光的印记,随着时间的过去,他终究能够重新发出声音。

“恭喜。”

三日月俯下身对着加州清光的额头轻轻一吻。

加州清光一愣,下意识回头看向自己的尼桑。

菊一文字则宗一脸冷漠,提着自己的太刀一步一步走向哈哈哈的三日月。

“好久没切磋了,三日月。”

他拔刀出窍,银白光芒一闪而过,优美的太刀就架在了三日月的脖子上。

“哈哈哈,来吧。”

去你的,昨天我们才打了一架。

这振皇室御物无愧于妖刀的称号,他老人家的腰现在还隐隐作痛。

可是小孩儿睁着大眼睛看着呢。三日月只好拔刀。菊一文字则宗罢了,他还怕了不成。

仗着众人看不见他们,两个高贵的付丧神在新选组门口就开始了全武行。

对这种基本上成为了日常的比斗,冲田总司对着加州清光一笑,丝毫不在意自己看不清对方的样子。“他们感情真好啊。”

真是羡慕,像他和土方先生一样。

加州清光歪头看了半天,认同的点了点头。

感情真好。

在旁边团成一团的鹤丸国永翻了个白眼,意味不明的的看着冲田总司。

“怎么了?”

“没什么……他们感情确实很好,老朋友了。”他点点头,强烈表示自己的赞同。

他摸摸自己被冲田的话语惊的一停的心笑了,果然,新选组很有趣。

日子一天天过去,冲田对着新选组隐瞒了病情,可到底身子是一天天垮了下去。新选组里提到冲田总司的时候气氛越来越严肃。

近藤勇是个好局长,可有时候人心,却不是那么好掌控的。

新选组里开始有了不一样的声音。

军中法度,土方岁三亲自定下的新选组铁律。

一、不得违背武士道精神

二、不得脱队

三、不得随意征收金钱

四、不得随意卷入官司

五、不得为私事争斗

介错山南敬助的那天冲田拿刀的手仍旧稳定。只是事后抱着山南的尸体哭的像个孩子。

那个如兄如父,把他当弟弟一样看待的山南敬助,死在了他的手上。

其实他可以不用死的。

只是病痛带走了他所有的希望。冲田总司想,这是不是也是他未来的结局。

因为病痛,看着同伴厮杀,却再也无法融入进去,直到把自己逼上绝路。

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渐渐开始走上命运规划好的结局,包括他自己。

山南敬助被葬在京都的光缘寺。

到最后,近藤勇给山南的死找了个最体面的说法,土方岁三拿着笔,亲手划去新选组记录上关于山南敬助的一些出阵记录。比起那些出阵了却无事可做的记录,不如让那个慈悲的佛之副长彻底远离他不喜的杀戮。

“ 春风に吹き诱われて山桜 散りてぞ人に惜しまれるかな ”

“ 吹く风にしぼまんよりも山桜 散りてあとなき花ぞ勇まし ”

加州清光坐在冲田房间的屋顶看着天空。

山南敬助死的时候他看见了他的灵魂。带着安详的灵魂,像以前一样摸了摸总司的头,然后注视着远方消散。

他知道那是天神明里在的地方。

不久的将来,天神明里,也将死于肺结核。

还有……赤心冲光。

“别想了,那是振好刀,一辈子都只忠于一个主人。”

我一直以为,赤心冲光没有灵智。加州清光比划着。

三日月·心理导师·宗近,拍了拍加州清光的肩膀也在旁边坐了下来。

“刀都像主人,你们的副长看的透彻,那振刀也不差。”

山南敬助的灵魂插着一把刀,分明就是赤心冲光。

可是赤心冲光早已折断。只留下了触目惊心的血刀图。

连灵智都没有的刀,竟溶于主人的灵魂。

加州清光也不知道是敬佩还是羡慕。

“别想太多了,你终究比他好,可以真正的陪在自己的主人身边。”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