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药研和着五虎退弄清楚怎么回事的时候,只有更重的叹气。

好像从昨天到现在,他叹气的次数直线上涨。

事情是这样的,被三日月宗近撞晕的山姥切醒来了,在所有人醒来之前,他打算悄悄的溜走。作为一振有着社交障碍,不爱说话不爱交际,平日里总是呆在角落里避开类似歌仙兼定这种誓死要清洗他斗篷的付丧神的他,走路历来是悄无声息,身轻如燕的。披着斗篷专心致志往外跨过一个个床铺的山姥切国广没有发现从中间的床铺里突然伸出了一只小手,对着飘过的灰白布料五指一握,就再也没有放开。

彼时,山姥切国广正在跨越三日月宗近的床铺。毫无察觉的他就那么脖子一紧,踉跄着摔了下去。

作为一个平安时代的付丧神,无论是分灵还是本灵。三日月都是称自己为老年人的。老年人平日缺觉,轻易是睡不着的,只是睡着了,那就得睡得饱饱的,不然就有起床气。非自然起床的时候就有些断片,迷迷糊糊,需要很久才能反应过来。这不管是人还是刃啊,有时候一恍惚,就下意识想搞事情。何况三日月宗近本来也不是个安分的付丧神。

迷迷糊糊的三日月宗近第一反应是想抱住睡在旁边的加州清光。可是奈何小孩儿就算睡着了也是有亲疏远近的意识的。半夜里滚着滚着就到了冲田总司的怀里。三日月宗近什么都捞不着,捏着好不容易抢到的小手手,心里的恶魔因子咕噜咕噜往外冒。

首当其冲就是摔在他身上的山姥切国广。他翻身坐起来,半眯着眼看着山姥切国广和清光的斗篷争夺战。等着斗篷快要脱手的时候一把塞回加州清光手里。

被三日月美丽微笑吓得心肝肺都在颤抖的山姥切国广根本不敢回头,所以只当是床铺上的人力气太大。

山姥切国广:╥﹏╥

三日月宗近:跑什么跑,留下来玩呀~~~~

这般折腾,剩下的人也醒了。膝丸迷迷糊糊的就去拿自己的衣服。软萌的样子勾的髭切就想去欺负一下。几人凑在一起,局势不可控制。

冲田觉得新奇,恍惚间又回到了在新选组屯所的时候,他和土方先生一个房间,土方岁三在队里是比近藤先生更可怕的存在,可是平助、新八这种不怕死撩虎须的人也不少。,是规矩深严的新选组难得的欢乐之一。

至于菊一文字则宗,自律的付丧神从来不放纵自己。

一番闹腾最终以菊一文则宗和冲田总司的插手而收尾。

菊一文则宗安顿完冲田总司走过来提起髭切的后领三两下扒下他穿错的衣服扔给膝丸,然后把人放在房间另一边。和自家弟弟隔开来的髭切智商恢复正常迅速搞定自己然后坐在一边看着好戏。

在离开和斗篷之间毫无疑问的山姥切国广选择了斗篷。本来就破旧的斗篷拉扯之下愈发破了,山姥切捞着自己因为冲田总司接手加州清光而被放开的斗篷两眼泛出水光。

——果然仿品只适合破破烂烂的斗篷。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好难过。山姥切把头埋的低低的,斗篷裹了又裹,活像个饭团落在屋子角落,完全忘了现在斗篷被放开了他可以走了这回事。

当然他也走不掉。

伸手捞过加州清光的冲田总司顺手还捞来了山姥切国广的本体。本体在审神者手里,山姥切不可能就那么离开。况且他只要一动作大了,加州清光就不□□分。

说不清楚为什么,可是多天以来,加州清光终于是有了些反应。这对于冲田总司他们来说是个好消息。所以无论如何,这个能让自家孩子有反应的付丧神,都是不可以走的。

若是反抗,冲田做好了强制签订契约的准备。

药研心下了然。

他低头阖眼,山姥切国广不善交际,但是和加州清光的关系,是极好的。

山姥切不爱说话,却是极好的听众,那时候本丸没有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和山姥切国广混在了一起。空闲时候跟着歌仙兼定一起追着山姥切要洗他的斗篷,又或者坐在不知道那个角落,加州清光说,山姥切国广听。

审神者不待见这振普通又不出色的仿刀,最初来本丸的时候山姥切的一切事物几乎全是靠着加州清光。后来也是加州清光在审神者身边周转着,再加上山姥切自己的性格,才避免了在那段日子里走上战场。日子久了,虽然等级低,至少是本丸少有的安稳的付丧神了。

也许就是因为这种熟识的关系,沉睡的加州清光感到熟人的到来就想拉着不放。

更何况山姥切有着白色的斗篷。

轮回的时候他经常这样躺在床上拉着鹤丸国永的斗篷讨论今天又去哪里探险。不告而别的鹤,真真是让加州清光委屈又难过的。

他恍然间看到白色的东西从眼前一闪而过就下意识伸手去抓,抓到手了那熟悉安心的感觉让他放心的又陷入沉眠。

——只是这斗篷味道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一言难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