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小秋将坚果吞下,认真解释起来:

“我们修道门派大致有分几类,有的是专攻除邪度鬼的,有的是钻研风水占卜,还有的是慕求长生……如果是同类的修道门派的话,彼此之间会有协会联系,也会合作完成一些任务,关系会更亲密些,通常也就以师兄弟相称了。像我师门纶天宗,和易章师兄所在的阴阳门都是主攻驱鬼除邪的,两个门派的弟子间就会互称师兄弟。”

“哦~,原来如此。”叶旸作恍然大悟状。

但素,其实刚才荀小秋说的这些,易章早就告诉过叶旸了……易章甚至还告诉了叶旸,由于自家门派立派晚、威望低,为了避开谄媚攀附之嫌,他们门派弟子一般是不会主动称呼纶天宗弟子为师兄弟的。

叶旸动了个小脑筋,皱着眉,就坑了易章一把:“可是我听易章聊起,他好像从来不会称呼你为师弟诶?”

叶旸这语气听起来很像是易章看不起荀小秋,不明真相的荀小秋在小袋里挑坚果的手一滞,赶忙帮忙解释道:“是这样的,我的门派纶天宗是现今立派最久的大门派,易师兄的阴阳门立派只有百年,是近些年来才加入协会的。呃……”

荀小秋为难了一下,还是接着往下说了,“其实修道者未必就能像世人想的那般霁月清风,也会有些捧高踩低的人。有些大门派的弟子并不喜欢被小门派的弟子称作师兄弟,所以……”

叶旸见荀小秋为难,主动接话道:“所以其实你们修仙门派间,也和俗世一样,大门派和大门派玩,小门派和小门派玩?”

荀小秋点点头。

“那你身为纶天宗弟子,对阴阳门这么示好,恐怕两头不讨好吧?”叶旸很懂人事,看向荀小秋的目光里充满了温柔。

媳妇儿真素美好!出淤泥而不染,揍像是那泥潭里最纯洁的白……啊呸,那啥花现在好像都是用来骂人的,叶旸赶忙掐断了自己的脑补。

荀小秋看着叶旸,心里一紧。赶脚自己好像把修仙门派抹得乌几麻黑了……

大总裁,快停下你的猜测!大家只是有些小虚荣,并没有像你想的那么勾心斗角啊!!

荀小秋立刻进行了详细的解释。

看着叶旸故作出的“嘴上认同,其实心里并不相信”的模样,荀小秋最后决定,还是必须要说点什么!来挽救一下修仙门派的形象!

于是经过了冥思苦想,荀小秋决定供出自家师父蠢萌的历史:“大家真的没有那么多不好的心机的,而且其实我一直叫易章为易师兄,还有一个原因。”

“噢?”叶旸眼一放光,充满了鱼儿上钩的窃喜。

不得不说,叶总是真的很懂得聊天套话的技巧了~

观众席上光线很暗,荀小秋没看到叶旸眼里闪过的精光,认真说了起来:“这要从我师父说起。我师父你也见过的,虽然人看起来有些不稳重……”

叶旸望天,那不是有些不稳重,那是……非常的不稳重啊!

叶旸原本是为了把小秋哄骗到自己身边,才会在纶天宗里对荀小秋胡吹一通,好让他师门放人下山。可没想到小秋那位师父,顺杆爬,闭眼吹得比叶旸还离谱……

荀小秋看了眼叶旸,有点尴尬地轻咳了一声,接着说道:“但是他其实非常厉害,很早的时候就在修道界扬名了。因为自身修为高深,又是纶天宗宗主的亲传弟子,想拜入我师父门下的人很多,但是师父眼光挑剔,一直都没有收徒……”

荀小秋发现叶旸脸上笑意渐深,不禁小脸一红。

说师父收徒挑剔这不就是在夸奖自己?但是他真不是啊!

荀小秋牙关一咬,努力撇开那点羞耻感,快速讲下去:

“后来师父在一次除妖的时候,终于碰到了一个令他十分中意的小孩,想要收他为徒。那小孩一家是妖邪作乱下的受害者,蒙修道者所救感激不尽,小孩的爸妈是很愿意让孩子拜我师父为师的,但是因为当时妖邪尚未除尽,民众还未安置妥当,师父便和那小孩的父母说好了,等一切处理完善,他就正式收那孩子为徒。”

“没收成功?”叶旸看多了剧本,对这种明显的flag十分敏感。

荀小秋点头,“嗯,可惜事与愿违,当时易章师兄的师父也参与了那次除妖,也看中了那个小孩,直接就被他收作徒弟了。”

叶旸轻笑了出来,“所以是你师父来晚了?”

荀小秋摇头,“并不是。其实按先来后到确实是我师父先来的。但是坏就坏在当时人荒马乱的,师父找到小孩父母的时候,那小孩并不在他们身边,也就无从得知这门师徒之约。等后来一切安定,师父如约寻上门时,才知晓小孩自个已经拜了易师兄的师父为师了。”

叶旸深深地同情了一把小秋的师父,所以说嘛,凡事要赶早啊!而且由此可见,自己果断地把媳妇儿拐来自个身边是多么的明智!

尚未出师不打紧,追妻这等大事哪里能等得住,迟几天指不定媳妇就成别人家的了呢!

叶旸问道:“那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我师父想强行夺徒,便和易章师兄的师父约定了比试一场。毕竟纶天宗一直是修道界数一数二的大门派,而那时的阴阳门不过才刚刚申请加入协会,我师父觉得小孩肯定是想拜他为师,但是却被那老贼……”

“咳,”荀小秋一时口快,不小心叫出了师父日常的叫法,连忙改正道:“不是,是被易章师兄的师父扣住不放了。比试结果是我师父赢了。打赢之后师父很神气,但是那小孩却对我师父说,既然他已经拜了师,那他就认定了师父,断然没有谁本事强就改拜谁为师的道理……”

叶旸默然,一个小孩能有这番气度,也不枉两位修道大师都对他中意了。只是这孩子都这番说了,小秋师父难道还能纠缠不休?

果然,就听见小秋说道:“师父没法再纠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小孩被带去了阴阳门。可是师父嘴上却一直不肯罢休,坚持管那小孩叫徒弟,非说是自己徒弟被歹人拐去了阴阳门做客。又过了几年,师父收了我为徒,便一直让我管元乾师兄,也就是当年那小孩,叫做师兄。”

叶旸哑然,这样都行?这也太幼稚了吧……

但素叶总是谁啊,他肿么可能当着媳妇的面说媳妇儿的师父幼稚!于是话从他嘴里出来就成了:“师父他老人家还真是充满童心啊。”

荀小秋笑了,对叶旸“嘿嘿”道:“是吧,超幼稚的。其实修仙门派里,大家会有争执较量,就像我师父和易章师兄的师父一样,但是大多数情况下都没有什么坏心的。因为要管元乾师兄叫师兄,所以我也只能一视同仁地称呼所有阴阳门弟子为师兄弟了。”

叶旸乐了,小秋师父这下不止是给阴阳门送去一个徒弟,这是送去两个了吧……

对荀小秋过往的生活多了一分了解,叶旸心里很愉悦,借势问道:“小秋,那你是怎么拜入师门的?”

荀小秋笑呵呵的脸立时凝滞,呆了一下,转头望向舞台乐呵道:“刚才我们聊了好久,这个节目是表演什么呀,我都看不懂了。”

“!”

叶旸敏锐地察觉到有情况,小秋这太明显的转移话题了,而且是明知自己会看出来,也一定要转移话题,那……恐怕那是段不好的往事……

叶旸心领神会,转头看了一眼舞台,和荀小秋细细讲起了舞台上正在上演的故事。

这是旸谷娱乐即将投资开拍的一部另类古装穿越剧,讲述的是一名现代女性穿越成古代宫妃后,和大猪蹄子皇帝展开的一段啼笑因缘。

电视剧版剧本就充满了搞笑性。

在故事的前半部分,女主身上被绑定了一个穿越系统,在百无聊赖的后宫生活中,系统告诉女主,只要她不断作死,有理由地在皇帝面前上演一百次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她就将获赠系统送予的联wifi手机一部。

人淡如菊(其实是只想着混吃养老)的女主那必须素不淡定了!那可是手机啊!那可是能联网的手机啊!!!拿部手机继续混吃等死,那岂不是,更加乐滋滋!

于是女主开始了百般作死,每天都要到皇帝面前刷个脸缘的快活生活,之后顺利地拿到了手机,抛弃了被她一直骚扰的大猪蹄子。

大猪蹄子就这么地不开心了,好在系统还记着他是男主,帮助他知道了手机的存在,于是男主、女主和手机,就此开启了后半段的三个“人”的幸福生活,在宫廷里欢快地造作啊~最后手机功成身退,男女主喜结良缘。

因为荀小秋不想晚会兴师动众,叶旸便想到了这个现成的剧本。这部剧男女主已经选定,服化道也已经做好,而且这个故事本身极具欢乐性,正好适合用来活跃晚会的气氛。

于是改编后,更浓缩、更夸张、更适合舞台的故事就这样上演了……

舞台上,先前荀小秋看不懂的一幕,便是女主识破了a宫妃要陷害b宫妃的诡计,却既不提醒b宫妃,也不揭发a宫妃,而是自己揽下了过错,在皇帝责罚后流下了痛苦的泪水,哭喊着:“皇上,您不爱我了吗!您真的真的不爱我了吗!!”

经过叶旸的解释,荀小秋一囧,这剧情,没认真看前情,还真是很难依据常理推测看懂啊……

但是当知晓了前因后果,荀小秋也就慢慢地沉浸到了剧情故事中。因为故事虽然狗血夸张,但是台上的都是专业演员,都很有演技,道具服装也都极为精良,看起来是让人很入戏鸭。

看着荀小秋脸上重现真正的笑容,叶旸的眉头随之舒展,正想引导老婆说几句好听的夸夸自己编定了这节目,只看见台上两位主演相拥一抱,高举手机道: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叶氏合作款Lavo手机,休闲好伙伴,宫斗好帮手,你,值得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