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嬷嬷,今天没有人过来刁难你吧 。”宁长清握住林嬷嬷的手,脸上的表情顿时都柔和了很多,在这个异世,林嬷嬷是她第一个认识的人,也是第一个对她好的人,虽然宁长清清楚这份好其实是对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的。

“放心小姐,没有人来刁难我。倒是我听人说小姐你得了青墨赛的冠军。”林嬷嬷眼中有热泪闪烁,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会发生在小姐的身上。

“是啊,嬷嬷,我可是凭借实力得到的冠军。”宁长清在林嬷嬷的面前天真的似一个孩童,带着一丝撒娇又有些得意的语气说。

林嬷嬷惊喜于宁长清现在的变化,以前的小姐太过单纯,总是被人欺负。虽然她不知道小姐到底是怎么突然变得会修炼的,但是只要小姐好好的,林嬷嬷就开心。

“可是……”林嬷嬷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但是看着宁长清那张熟悉的面孔,顿时所有的话都憋回了肚子,脸上绽放出一抹从未有过的灿烂笑容,“小姐,这么晚才回来,一定饿坏了吧,我烧了小姐最喜欢的菜。”

宁长清摸摸肚子,方才她因为贪吃吃了两个包子,现在哪里还有胃口吃得下林嬷嬷烧得一桌子的饭菜啊,尽管如此,宁长清并不想拂了林嬷嬷的一番好意,便开开心心地拉着林嬷嬷去了饭桌旁。

饭桌上额饭菜说不上丰盛,但是比起之前已经好了许多。可以看得出,林嬷嬷已经尽力想要把最好的东西都留给自己,宁长清眼睛盯着饭菜,一言不发。

林嬷嬷只以为是饭菜太过简陋,让小姐失望了。不过话说回来,小姐是宁府堂堂嫡出的小姐,吃穿用度却没有一处比得上别人。

若不是当年夫人早逝,小姐即便当真是不会修炼,也不至于落得这样的田地,“小姐,都怪我这些年没有好好保护你。”

说到动情处,林嬷嬷偷偷用衣角拭泪。

宁长清握住林嬷嬷的手,林嬷嬷这些年为了她吃了不少苦头,跟着一个不受待见的主子,宁府里面的许多婢女都欺辱林嬷嬷。尤其是林嬷嬷的手,明明才四十出头的年纪,一双手却像八九十岁一般沧桑。

“嬷嬷这说得是什么话,这些年若不是因为嬷嬷,我也不会有今天。来,嬷嬷快些吃饭吧,再不吃,饭菜就凉了。”宁长清伸手为林嬷嬷擦去眼角的泪水,热络地将林嬷嬷拉到饭桌上。

林嬷嬷一上桌,就显得极为局促不安,跟主子同桌吃饭,这是何等的大逆不道,小姐年轻,难道她一个老婆子也跟着一起犯傻吗?

不及细想 ,林嬷嬷慌忙起身,将饭菜全部都拉到宁长清所在位置的面前,“小姐你趁热吃,我方才在后厨已经吃过了。”

宁长清听着林嬷嬷蹩脚的谎言,脸颊微热,后厨的人是个什么德行,主子还没有用膳,怎么可能给仆人先吃。

“林嬷嬷就不要再推迟了,若是你今日不肯同桌吃饭,日后便也不要认我这个主子了。”宁长清摆出一副带着怒气的面孔,佯装自己被林嬷嬷言语气到了。

小姐是自己从小看到大的,若是小姐真要赶她走,她自然是心甘情愿,可如今小姐在宁府无依无靠,她怎能抛弃小姐独自一人离去。

无奈林嬷嬷只得坐上了饭桌。

宁长清见林嬷嬷这般配合,笑眯眯地为林嬷嬷夹了一筷子饭菜。

菜刚落进林嬷嬷的饭碗里,本来好端端的林嬷嬷却突然泣不成声。只见好不容易才愿意坐下的林嬷嬷突然站了起来,对着简陋的中堂“彭”地一声跪在了地上。

一边跪着,一边说,“夫人,您在天之灵一定要保佑小姐。”

宁长清见林嬷嬷这番行为,连忙起身将她扶起来,重新扶到饭桌上。经过这几次折腾,林嬷嬷终于安静地坐在宁长清旁边吃饭,只是吃得极少,只是慈爱地看着宁长清,不停地在她碗里夹菜。

第二日一早,一列极其气派的列队抬着好几个镀金的箱子,停在了宁府的门口。

这一堆人气势非凡,一看就不是寻常人物。门口守卫连滚带爬地跑进府中通报。

彼时宁家老爷正端正地坐在中堂,这次的青墨赛,宁家没有在里面捞得一点风头,虽然最后冠军被宁长清给夺得了,但是在青墨赛上宁长清的那一番话,却是闹得人尽皆知。

到了现在,即便是想要拉下脸面,与宁长清好好说话,也没了那个资本。

小厮气喘吁吁地跑进中堂,刚一瞅见老爷的面,立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老爷,外面来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