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中将,我听属下汇报说你似乎私下里去拜访了上任监狱署署长?”

【哦?——消息传播得还真是出乎意料的快。】

——但是倒也确实是在我的意料之内的,所以对于我而言······现在的这个状况其实问题不大。最惨也莫过于把我再调回去,但是这个结局于我而言却也是不错的结局,虽然少了一个珍贵的陪练,但是工作环境明显会好不少,我不需要继续在这个阴冷潮湿,环境极糟的地方生活了。

“的确,长官。我前几日确实是去拜访过上任监狱署署长了。”

“为何?”

“属下思索着难得有剑术如此强大的男人,所以思索着能不能师从于他,有幸得到他的指导。”虽说不论结局为何,于我而言都有利有弊,所以相比较而言反而道是无什么所谓了,但是现下里对方的气势明显的异常强大······

我必须得好好思虑一下······对方会杀了我一了百了的可能性······

这种事情于我而言是绝对不可能的,杀了人,就算是藏得掖得再好,也不可能一辈子不被人知晓这种事情,然而一旦有人知晓了,后续的麻烦可不是一下子就能解决的掉的。然而仔细想想,确实是我大意了,在这种监狱之中,就算是什么高官,死了又有什么可以奇怪的,就说是执法的时候遭到了反抗也绝对没有什么问题。

不自觉间,眼神变得凌厉了,带上了几分防备,不自觉间咬紧了牙关,右腿向后蹭了半步,时时准备好要拔腿跑了。也不知道以对方的果实能力,我的力量从正面对上他还能赢几分。

“不必以那样的眼神看着我,这种事情本就是可大可小的事情,不必太担忧。——相反的,我并不打算放你走,海军本部当初给我的命令就是把你扣住,一直扣到把你调回的那一日。”

“同样,也正如你所见,你不论是对海军本部还是对于深海大监狱的意义都是非凡的,能够与雨之希留相抗衡的力量是非常珍贵的。——监狱又处在缺少人手的境地里,当初把你调过来的时候······说句实话,我当真是期待非凡,你的力量实在是缓解了我们的危机,如果不是你,前一段时间的暴走事件,一定会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即便是出现犯人逃脱的事件也并不奇怪。”听着他的话,我当真一怔······

“原来是你!”听了我咬牙切齿的一句话,对方也同样是一愣,眼神一窒,然而之后表情更冷然了:

“不愧是蒙奇的血脉,你居然还是猜到了。”冷冷一笑,笑对方的狠心,笑对方致自己于险境却丝毫不曾在意的冷漠:

“你真是了不得,竟然指引着已经暴走了的雨之希留向我住的地方来企图祸水东引。——真是了不得啊,我说为什么那天雨之希留闹出了这么大的阵仗,我的‘左邻右舍’除了却没有一个冲动的冲出来出手······原来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内。”

“不,并不是一切······”

“什么?”——难道他的计划还能出了纰漏?

“安妮莎居然冲出来警告你,企图让你安全的呆在房间里。——她是这个完全的计划里的唯一一个意外。”

“——‘安妮莎’?”事实上,我根本就不记得这个名字,对方提起,还以一副“你应该和她很熟”的样子······

“你不知道······真是个可怜的女人,费尽心机想要保护你,最终你却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他这么说着,我这才意识到了他究竟是说的谁······

“那个女人······难道并不是你派来监视我的人?!”

“那个丫头她怎么可能会去监视你?你是她最为尊崇的偶像,她就是因为数年前得到过你的救助,所以才加入了海军,她极尽可能的保护你,让你能够生活得舒服一点。——像那种孩子怎么可能会去监视你?!”听着他的话,我感到头脑一懵,这是这么些年来,我第一次吃到了因为“多疑”所引起的苦果,我在之前是如此的讨厌那个丫头,是如此的恨她对我的监视,然而知道了真相之后······

之前的厌恶完完全全的烟消云散了,她的美好在我的眼前一一闪过,她对于我无微不至的照顾,她对我的疼惜。我用如此丑恶的态度对待她,我不珍惜她,我厌恶她,我对于她的态度该是对这样的丫头造成了多么深重的心伤?不知怎么,脑袋中却略微掠过了几年前我在一座岛屿之上的援救任务,那个隐藏在人群之中的纤弱的丫头,那个带着怯生生的眼神的丫头······这也许就是我们第一次的见面吧······

胸口之中闷生生的疼痛着,呼吸死死的哽在了咽喉处,刚才我还站在他的办公桌前,跟他脸红脖子粗的争论,现在的我也只能无力的单手撑着他的办公桌,另一只手死死地按住胸口,努力了几秒才算是恢复了呼吸,开始了大口大口的喘息。

就是因为我是如此的讨厌那个丫头,所以现在才会意识到对方在我心中的地位原来已经如此之深重了。大口大口的呼吸,身体渐渐软下来了,哧溜溜的往地上滑,署长立刻绕过来,想要扶我的身子:

“喂,你······你没有问题吧?”略一扬手,示意他我没事,轻轻闭了闭眼睛,使最后的湿意消失在了眼角,那个女孩子想那个方向跑去了,必然会碰上雨之希留,她又能蒙受什么好结果呢。最后的心疼也消失在了心间,对于她的愧疚,对于她的怜悯,对于她的依赖,完完全全的被我压在了心底······

“我希望可以调职,长官。——我觉得我有可能没有这么好的心态能够一直在这个地方继续生活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