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稚小鬼,老子好像是让你跑步来着吧,敢在中途补充体力,不想活了?!”另一个穿着黑色背心的男人紧跟着出现了,给了库赞中将的脑袋一巴掌,男人的肌肉线条分明,着实是训练有素,似乎已经三四十岁了。库赞捂着脑袋:

“老师,会痛诶。”

“还好意思说!我可是听说了,你跟着一个小丫头出去办事,结果还要小丫头等你半天,那个小丫头也够脑子不好的,等你等不到就走呗,傻了吧唧的。”那个男人居然在当着我的面骂我,这个男人也够脑子不好的。闷不做声的接过青稚递回来的面包,静静的啃着。

“那个小丫头的血统本来就不怎么讨战国的喜欢,战国听到汇报说是那个丫头带领的船只迟迟不肯起航,差点就去和卡普老爷子骂架了。”

“这个小丫头又是谁啊,老子可告诉你,别老在外面拈花惹草的,还收到礼物了,你别告诉我又是巧克力。——小丫头,买礼物的钱是谁给你的?现在的小孩子越来越会花钱了,明明都是父母的钱还用得心安理得的。送礼物也不知道买个新颖点的。”我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辩解,就听他一个人在“嘟嘟嘟”好似机关枪般的数落我,直到青稚悄悄地说了一句话:

“老师······这个小丫头就是等了我半天的那一个······”

他立刻住了嘴,皱着眉头看了我很久:

“小丫头,看在你送了青稚小鬼巧克力的份上,我就给你两句忠告。”这位大叔毫不犹豫的再次夺过我手里的面包,毫不见外的开始啃:

“就这么和你说吧,为了青稚小鬼推迟出航时间是一个相当不理智的行为,因为这小子有时候甚至会搞错出航日期,上一次让你等了半天也是早的,这小子要真想迟起来也够要命的。你的身份在军队里是很不讨喜的,如果你再这样任意妄为下去,战国元帅迟早能把你踢出这个队伍。你这一次的成绩非常卓越,但是收到的报酬显然不足,这就是因为你不怎么讨上级喜欢,劝你一句,不要和海贼走得太近了,海军就是海军,像你这样先天血统不足的小鬼,想要干到中将这个位置,那必须得比别人多长一个心眼,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才行啊。”

“话说你这么晚了还在外面游荡,怎么?分给你的公寓很糟糕?”

“啊。”

“唔······这还挺难办的······——你小子给我滚去跑步去,敢在老子这儿摸鱼,想挨抽了是吧?!”他两口咬完了我今晚的晚餐:

“嗯,不太好吃,长棍面包虽然味道不算太好,但是是粗粮做的,对身体挺好的。——话说你去我家里住吧,我和你爷爷交情挺深的,照顾一下你这个小丫头也是应该的。为了方便你住进来,这样吧,以后我就是你老师了,和库赞一起受训吧,这样也方便我照顾你。——现在和库赞一起去跑步去,不准偷懒!”他把我从椅子上拉了起来,一巴掌拍在我的屁股上,我立刻捂着屁股追上青稚中将:

“老师他真是过分,怎么可以打小女孩的屁股?!”结果从我的身后传来了一声幽幽的:

“我听见了。”吓得我和青稚中将又是一阵加速。

“老师他到底是谁啊,他完全没有做自我介绍。”

“你不认识?——你就答应下来了?”他以无语问苍天的动作沉默了几秒:

“他是泽法大将啊······”

“话说丫头,你到底送给我什么东西啊,应该是巧克力,但是嘀嗒嘀嗒响,你不会是送了一个□□给我吧?!”

“······自己回家拆······”混蛋······

“不准聊天!不准摸鱼!给我加速!”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