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搬家

夏黎言仔细瞧了季衡之半天,发现对方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心里正发愁呢,就又被方筝调侃上了。

“以后同居的时候有你看的,现在赶紧把眼珠子收回来口水擦擦,啊,都流地上去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看见这孩子露出气鼓鼓的样子,方筝就觉得心情特别好。挤兑完人家还觉得不够,又继续添乱,“不如现在就搬进去提前熟悉一下环境?省得你到时候水土不服。”

夏黎言磨着牙,恨不得扑过去在那厮的脖子上咬上一口,不帮忙就算了,丫还落井下石,这也忒缺德了吧!

看他眼神不善,方筝咳了一声,赶紧挽救被自己那张嘴说的所剩无几的友谊:“我这不也是为你好嘛,你家那边又没有暖气,冬天肯定特别冷。过去之后管吃管住还有工资,什么都不用你花钱,有什么不好的?”

夏黎言特想很有节操的昂着头说一句贫者不受嗟来之食,但是一想到自己那个冷冰冰的小屋……话却怎么都说不出来了。他这个时候在里面住着都觉得冷,已经盖了两床被子了,再过一个月估计仨被子都不够盖的。要是有暖气的话……

“你就做个饭,家务都不用你干,有钟点工。一个月给你……”方筝学乖了,没敢自己做决定,扭过头征询意见的看着季衡之。

季衡之拿起纸巾擦了嘴,淡淡的报了一个数字。

QAQ万恶的有钱人!

“成交!”寒假辛苦一个月,下学期放松大半年啊!

看着夏黎言那两眼放光的表情方筝就想乐,心情好之余又赶紧看了看季衡之,并未从那张脸上发现任何不悦的情绪之后,他才放宽心。直觉告诉他,自家少爷其实还挺喜欢这个小孩儿的。

“我是一只企鹅,南极来的企鹅,穿着燕尾服的企鹅,不会飞的企鹅……”

方筝的手机铃声一响,夏黎言的表情立刻变成了--#真没看出来,方筝的品味还挺独特!

听见这个铃声,方筝的脸色变了一下,犹豫几秒,还是接了。但是口气,和刚刚相比,冷淡了不止一个档次。

“喂,怎么了……有事你就说,管我干嘛……成,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搬!”

“放心,一定不耽误你的好事儿!”

方筝的表情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语气却是跟表情一点也不相符的冷淡。

……赌一块钱,肯定跟他暗恋那位有关。

挂了电话之后,方筝扯扯嘴角,“季少,麻烦你送小夏回去了。我去肖朗那儿拿东西,得先走。”

季衡之点点头,什么也没说。

方筝把车钥匙放桌上,起身要走,夏黎言伸手拉住他胳膊,另一只手指指脸颊:“笑的太僵硬了。”

“……谢谢提醒。”

或许是心理原因,夏黎言觉得方筝这一刻的背影在特别萧瑟,冷冷清清的,让人看的难受。

这个世界上,要找一个能够携手共度一生的人,怎么就这么难呢。夏黎言忽然就伤感起来,他也没什么吃东西的心情了。

季衡之也放下筷子,拿起纸巾擦了擦嘴,却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夏黎言头皮发麻,他完全不知道怎么跟季衡之单独相处,勉强开口道:“那个,季……季……”苏莱当时怎么让他怎么叫来着,夏黎言很悲哀的发现自己想不起来了。

季衡之瞥他一眼,漠然道:“我记得我告诉过你我的名字吧。”

……他哪敢那么叫啊!不过既然季衡之发话了,他也就硬着头皮叫了,“季衡之,我吃好了,先、先走了……”

季衡之终于拿起钥匙,站起身:“走吧。”

“不用送我了,我正好走着消化一下……”

“谁说要送你?”

“啊……?”夏黎言有点晕,想了想,对方好像还真没说要送他。

季衡之脚步一顿,回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淡淡吐出两个字:“搬家。”

---------------------------------------------------------------------------------

QAQ 这不是短小君只是这一章……我觉得吧到这里就该完了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