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有话要说:

亲,我该叫你vivian腻?还是菲菲还是菲洛吉还是fei还是……嘛,就vivian好哩。

仍旧回复不了留言,于是,俺崩溃的在这里回复你的说。其实,漩涡瑞拉和佐助王子绝对是年龄上的巨人,and,思想上的娃子(= =)

佐助王子听着鸣人讲诉那悲催的人生,被深深的感动了。

“原来刚刚那个神经病是你奶奶呀。”

“对对,纲手婆婆绝对属于神经质,你见到过?”

“……刚刚她和我,啊不是,是和佐助王子说话来着。”

“兔斯基王子?你是说今天相亲的兔斯基王子?”

“请叫他佐助,谢谢。”

“你见过他吗你知道他住哪不你跟他熟么我怎么做才能管他借到钱?”

“……”

“不要这个表情嘛。其实我也不一定要去问兔斯基借钱,只是让他宽限两天,不然我们就要被驱逐出境了。”

“他叫佐助,谢谢。”

鸣人絮絮叨叨说了一堆,佐助就安静的听着,从来也没有人跟他说这么多话。尽管活了二十六年,除了一塔七老大,其他人使用频率最高的基本上就是‘是殿下’‘对不起殿下’‘殿下饶命’以及‘哇好帅!’这样的词组。他想再多和这个外星人待会,如果以后这家伙能搬到皇宫来,自己一定会高兴死的。想到这,佐助决定亮出他王子的身份,给天线宝宝一个惊喜。

“其实,我就是……”

佐助不是故意耍酷的人,佐助耍酷起来不是人。我说过,佐助王子是个好王子,除了有点臭屁又自大其他没什么缺点。他一定是觉得美男计这招一定会管用,于是运用二十六年来不曾动用的美貌优势,一脸荡漾的扭头看着旁边脱线的天线宝宝,可,就是这一眼,被震惊的却变成了他。

月光掩映,天线宝宝正将头上的帽子摘下来,一头金发于是毫不遮掩的散落在耳边,随风轻轻飘散。

详情请参见火影忍者剧场---鸣人之死,月光潭下某人甩发状。

于是,我们的佐助王子和剧场版中的巫女紫苑一样,毫无抵抗力的对小黄毛一见钟情了。

“什么烂帽子!”鸣人摆弄着断成两截却‘藕断丝连’的天线,随手丢给已经进入花痴状态的佐助王子,“看你这么可怜,帽子送给你吧,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吾辈还要去寻找兔斯基王子,后会有期。”

抱拳,转身,佐助这才回过神,发现外星人要走了不由得一时紧张,伸手抱住瑞拉的大腿。

“不要走!其实我就是王子。”

“纳尼?”

“是真的,我就是你要找的王子,本杰明.爱迪生.乔丹.佐助.兔斯基”

“就你?王子?那我还是王子妃呢,哇哈哈哈哈。”

“真的?你的意思是你愿意嫁给我吗?”

“你有病吗?!”

脱线和四次元思维是没法沟通的,就在两个人拉拉扯扯之际,一道雄浑的男性声音响起。没错,那就是准备在午夜十二点宣布弟弟的未婚妻却发现佐助消失不见的国王一塔七琼斯。

“宇智波佐助,啊不,什么什么玩意儿!靠,你在这里面到底叫什么名字啊!我愚蠢的弟弟啊,你怎么躲到这来了!”

“啊咧?这位看上去很迥异的先生是?”

听见声音的瑞拉和佐助都是一愣,漩涡看着抓住自己不放的男人,老半天才磕磕绊绊的开口,“你真的是王子?!”

“嗯。”佐助用力的点了点头,小黄毛顿时汗如雨下。

话说,自己把这个家伙推到弄了个狗吃【哔—】,又说了一些【哔—】【哔—】【哔—】的话,GOD!这样兔斯基王子还会借给自己钱么?

当然不会!

正想着,一股烧焦的味道从脚上飘来。

其实,薇薇到现在也想不明白,到底拉面仙人把这些豆腐渣道具借给漩涡瑞拉是想做什么?是想帮助他接近王子呢?还是为了报复瑞拉让自己做了一大堆家务,好让他在佐助面前丢人。首先,那个天线帽坏掉就算了,所谓的隐形斗篷又因为奔跑速度过快完全撕裂。好的,这些我们可以暂且不提,但,这个已经刹车失灵的水晶代车鞋为毛会因为摩擦过渡而自动起火呢?不仅薇薇想不明白,漩涡瑞拉也想不通。所以,当他发现的时候,整只鞋子已经着了起来,“啊!我的脚!”把鞋子脱下来一扔,瑞拉小伙子穿着另外一只鞋直奔护城河而去。

所到之处不由得引起阵阵惊呼,“哇塞,风火轮!”

当然,在熄火之后被另一只鞋子带得刹不住闸一路狂奔回家的漩涡瑞拉不知道,自己燃烧的鞋子砸到了佐助王子的头,如同引爆了一颗爱情的炸弹,让这个旷古烁今所向无敌的面瘫王子立誓,此生此世,非君不娶。

并,在整个宇智波王国中展开了‘寻找天线宝宝’的海选活动。

虽然,佐助王子是帅气的,但,几天下来海选活动并没有预料中的热烈。虽然每家每户都想着如果自己家的孩子能够嫁到皇宫里那是多么的幸运,但,据说王子被水晶鞋砸到头,神经有点错乱,不能排除找到始作俑者天线宝宝之后将其卖给老黑奴的可能。为了孩子们的身心健康,家长们最后不得不放弃了报名的决定。

当然,薇薇说的是一般的家长,高登纲手不算。

自打晚会结束之后,纲手婆婆很郁闷。自己最后那一点希望在被兔斯基王子无视之后彻底的破灭了,难道自己的命运就是被驱逐么?不,怎么会这样子!如果上天再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自己绝对要做一个好人,在第一把输掉的时候就不再接着赌了。哪怕接着赌,也不会再向其他人借钱了的说!神似乎听见了高登的祈祷,在躲了几天之后,路过菜市场的纲手婆婆听到了关于天线宝宝海选的消息,不由得计上心头。

宁次和奈良这辈子最大的悲哀,就是有了一个好赌的奶奶和一个脱线的弟弟。当两个人被人揪着衣领子拎到海选现场的时候,这种痛苦就愈发的鲜明起来。

“反正横竖都是要卖给老黑奴,不如再去赌一把。万一你们谁能穿进那个傻缺王子捡到的那只傻缺水晶鞋,哇塞,以后我就不怕被人追债了的说。”

这是纲手美好的设想,但是为毛倒霉的要是自己。“哎!”一声长叹,在评审异样的目光里,兄弟二人发出了内心深处最诚挚的召唤,“天妒英才,上帝啊,你带我走吧!”

“啊!我认得他们了,他们就是那天晚上的精神病!是天线宝宝的哥哥。”

躲在后台偷看的佐助拍案而起,惊得身边的一塔七一口水喷在自己的衣襟上。说时迟那时快,兔斯基王子像风一般刮到前台,拉住奈良的胳膊叹,“大舅哥,我终于找到你们了。”

这样看起来,貌似自己的弟弟更像是精神病啊。一塔七不由得遮住脸,省得被人看见丢人。

BLABLA~佐助陈述事情的语速是非常迅速的,表达是很清楚的。其大意大约是我喜欢你们的兄弟,从今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奈良和宁次听了之后面面相觑,过了半天,这才反应过来。

他说的是瑞拉?

“什么兄弟?我们家只有我们两个孩子呀。”

开玩笑!

头可断,血可流,瑞拉不能让。一个情敌已经很恐怖了,又来一个王子?!搞什么飞机!

“纳尼?”佐助有点糊涂了,看着貌似很真诚的两兄弟,正思索着,远处突然传来纲手高登奶奶雄浑的声音。“您说的是瑞拉吧?”

完了。那一刻,奈良克鲁尼和宁次德普听见了心脏破碎的声音,一脸笑意的看着兔斯基哈哈大笑起来,“这是我们奶奶,她脑子有毛病,疯言疯语您可千万不要信啊。”

自从漩涡瑞拉逃离了城堡,心情是非常忐忑的。每夜每夜,只要做梦,就能够看见那双着了火的跑鞋把皇宫整个点燃的惨烈景象。以及,从今以后自己每天帮别人洗衣服做饭收拾房间的帮佣生活。

这都是自己的错啊,他就不该吃那些泡面这样就不会遇见泡面仙人不遇见泡面仙人就不会借来那么多道具不借来那么多道具就不会blabla~

这太杯具了,难道要自己以死谢罪么?对,还是以死谢罪吧。等等,万一自己死了王子却没有怪罪自己不是很冤枉。不,不能这么想。于是,继续blabla~

就在他坐在地下室里高唱着‘阿咿呀咿呀’的歌词之时,门被嘭的一声踹开了,紧接着,一个异常英俊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眼前。

没错,是身影,由于逆光的原因,瑞拉根本不知道来人究竟长成什么德行。

猪八戒?潘安?管他呢。

“阿咿呀咿呀~”继续忐忑着,被来人一把拽了起来。

“天线宝宝,是我呀,你还记得当天宇智波王宫里的兔斯基么?”

瑞拉这才瞧出来,眼前这个手捧着跑鞋一身盛装的男人正是当日城堡里的面瘫脸,呜呼,他就知道王子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的。

“大佬!我真不是故意的!不然我切腹如何?让我去切腹吧!”

“天,你都知道了?”

“是,是我不对!我不该夜闯王宫,你给我一个机会吧,我一定会重新做人的,大不了少吃几袋拉面好不好!”

“……你在说什么呀,我是要娶你过门的。”

“啊咧?”

以下省略N百字,完。

……

这就完了?很明显烂尾了呀口胡!虽然是恶搞,但是也不能这么不讲职业道德的说!谁写的剧本,有本事你给我站出来!

哦,卡卡西老师啊。没意见没意见,我的意思是,你至少要写上王子与灰小子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了呀。

卡卡西桑看着鸣人递过来的剧本,心想原来佐助喜欢这么童话的故事,他还以为自家徒弟至少也会选个什么断背火影山之类的,怎么说也有【哔—】戏啊。

—靠!这是舞台剧啊大哥,【哔—】这种剧情怎么演啊!你是想N18吗?你真的是想N18对吧!

与此同时,宁静的宇智波老宅,看完剧本的宇智波兄弟。

“为什么我的名字是一塔七琼斯/兔斯基啊!”

“坑爹呢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