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兄蓝季然正在叠被子,显然午睡刚醒!

“季然哥,午睡这么久?”,蓝雪月好奇的打量这位学习大神。

堂兄似乎瘦了很多,微胖的脸变得如刀刻般线条分明,眼窝深陷,眼睛也变大了,挺括的鼻子下一张棱角分明的嘴,此刻有点干。

蓝雪月已经好久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堂兄了,感觉和小时候很不一样了。

季然发现蓝雪月盯着他看,就转过身正对着蓝雪月笑笑:“月儿,你看得我都害羞了,季然哥是不是变样了?”

“嗯!变很多”,蓝雪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老实回答。

“老了,不再像你们朝气蓬勃,光芒万丈的”,这是季然的真实感受,才二十几岁的他心里装满了沧桑。

“哪有,季然哥才不老呢,季然哥看上去就像大一新生那么年轻”,蓝雪月这话还是有点安慰的味道。

“月儿的小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甜了!说的季然哥都飘飘然了”,季然拍了拍蓝雪月的小脑袋,爱怜的说。

“真的,比黄金还真!”,蓝雪月继续调皮。

季然岔开话题:“月儿,找我有事吧?”

季然早就猜到蓝雪月找他肯定有事,没事这个小丫头才不会贸然跑进他的房间。

“噢!对!”,蓝雪月想起了正事,板起了脸。

“说说!”

“我想参加一个朋友组建的乐队,怕我爸妈不同意,想找季然哥帮我说服他们”,蓝雪月一口气说完,睁大渴望的双眼等季然哥的反应。

“这个……,事儿还挺大,你朋友挺有想法,据我所知,咱们这还没有校园乐队,这是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呢!”

“嗯!,你能说服我爸妈同意我加入乐队吗?”,蓝雪月几乎是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季然身上。

“月儿,你加入乐队做什么?”

“主唱!”

“噢!我差点忘了,月儿从小唱歌就好听。那月儿是想把它当做一个业余爱好还是打算以后就走唱歌这条路呢?”

“我当然希望一直唱下去,我很喜欢唱歌”,蓝雪月说这话时,态度还是很坚定的。

“你要加入的乐队现在什么规模了?”

“刚刚才有设想,除了几个人,其他什么都没有呢”,蓝雪月害羞的如实回答,怎么自己都觉得此事听上去像小孩过家家呢。

季然松了一口气,如果都准备好了,劝不通叔叔婶婶,月儿会多失望,他也很喜欢这个懂事的小妹妹,可不想让她伤心难过。

“我要先征得爸爸妈妈同意,她们同意了,我才能加入乐队,乐队才能进行下一步的计划”

“噢?这么说乐队的主唱还非你不可了!”

“貌似是的!”,蓝雪月说这话时还是有点小自信的。

“你们打算什么时间练习?和学习有冲突吗?”

“没冲突,我们在寒暑假和周末时间练习。”

“那就好办了!”,季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有办法了?”,蓝雪月眼睛都亮了。

“有想法了!”。

“太好了,怎么说?怎么说?”,蓝雪月急切的想知道堂哥的策略。

“先保密!”,季然这时候还逗月儿呢。

“告诉我,求你了!季然哥”。蓝雪月抱着季然的胳膊猛甩。

“好好好,我这老胳膊老腿儿的受不了你的摧残。”

季然俯下头在蓝雪月的耳旁嘀咕了几句。

“行吗?”,蓝雪月表示怀疑。

“放心好了!准成!”,季然保证。

……

蓝雪月从季然那出来就一直低着头,抿着嘴,脚下执着的踢着一块石头,石头向右她向右,石头向左她向左,一路歪歪斜斜,惹路人频频回首。

不知不觉中,蓝雪月走到了丛燕家,丛燕出来好不容把那条厉害的大狗塞进了狗窝,拉着蓝雪月进了屋。

丛燕的爸爸妈妈还没回来,丛燕一个人在家悠闲地吃着瓜子,喝着饮料还看着《霍元甲》。

“一地的瓜子皮也不知道扫扫”,蓝雪月感觉无处下脚,轻车熟路的去厨房找了笤帚扫了起来。

“月儿,不用扫了,我还要吃呢”,丛燕想拉蓝雪月坐下。

“一会儿就好了”,蓝雪月继续扫,可能是有轻微洁癖,蓝雪月最看不得地上脏。

“好吧!”,丛燕随她了,继续看她的电视剧。

蓝雪月默默的扫完,坐到了丛燕旁边,喝了一口丛燕给倒的饮料,开始跟着丛燕看电视。

电视上正演着霍元甲被日本人设计,毒发身亡……

丛燕气得直骂:“日本鬼子卑鄙无耻,打不过就下毒……”

蓝雪月只觉得太遗憾了,一代宗师,年纪轻轻就死于非命,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会不会选择苟活呢?……

“随风远飘,前面远望路遥遥……”,随着片尾曲响起,《霍元甲》今天播放结束了。

丛燕意犹未尽的关掉了电视机,转身看着蓝雪月嬉皮笑脸的说:“月儿,怎么这么好来看我,想我了?”

“嗯,想你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蓝雪月对丛燕甜笑。

如果张勇在,又要这吐槽这两个人甜得发腻了。

“没人在秀恩爱给谁看啊!”,蓝雪月和丛燕相视大笑。

“袁浩乐队的事,你怎么想的?”,蓝雪月想听听好朋友丛燕的真实想法。

“全力支持,我正嫌咱们生活的单调,没意思呢,有这么刺激的事找我,我高兴还来不及”,丛燕兴奋的不行。

“你爸妈会同意吗?”

“他们听我的,只要我高兴,怎么样都行”,丛燕吹的自己都笑了,杀人放火肯定不允许。

“羡慕你,爸妈这么宠你”,蓝雪月有点羡慕的说。

“羡慕我?蓝叔对你多好,只要你一句话,蓝叔不吃饭都会先满足你。”

“我指的不是这个,是自由,是话语权”,蓝雪月苦恼的摇摇头。

“噢!”,丛燕也不是完全理解蓝雪月说的“话语权”。

“叔叔阿姨同意了吗?”,丛燕随口问了一句。

“没敢说呢”,蓝雪月垂头丧气:“你知道他们对我的学习要求——太高”。

“你认为组建乐队会影响学习?”

“不会!”,蓝雪月对自己的成绩还是有信心的。

“这不就行了,既然不影响学习为什么不能加入呢”,丛燕思路很简单清晰。

“对哦!”,蓝雪月突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自己一直纠结于不敢和爸妈说这个问题,而忽略了爸妈究竟在意的是什么。

“只要不影响学习,他们应该会同意吧?”,蓝雪月虽然这么说,可怎么感觉还那么没底呢。

“会的,会的!”,丛燕安慰道。

“你晚饭吃什么?”,蓝雪月不太想说这个事儿了,就站起来去厨房侦察有什么好吃的。

“什么都没有啊!”,看到厨房空荡荡的,蓝雪月怀疑这两天丛燕怎么活过来的。

“出去吃啊,你不知道还可以在饭店吃饭吧?”,丛燕笑话蓝雪月。

“是啊,除了参加婚礼,我还真没在饭店吃过”。

“今天带你出去吃好吃的,姐请客!”,丛燕很土豪。

“好啊,我打个电话告诉我妈一声”,蓝雪月听到好吃的暂时忘记了烦恼。

……

饭店里

“这就是你说的好吃的?”,蓝雪月看着眼前这一盆油乎乎的酸菜血肠,惊讶于丛燕的重口味。

“多香啊!你不喜欢我再点一个?”,丛燕已经开始大快朵颐。

“不用了,这么一大盆,不吃浪费了!”,蓝雪月拿起筷子勉强吃了一口,再也不想吃第二口了。

最后,蓝雪月在丛燕的注视下,不得不吃了一点馒头和咸菜就谎称饱了。

……

回到家,看到季然哥在,蓝雪月的心一下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