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个消息说不激动是不可能的,鹿翎眼中闪过一丝喜悦,但她很快按捺住了自己内心的激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暴露,否则这几天忙的全部都白费了。

“那些文件在哪?”

听到这句话,唐欣忽然沉默了下来,或者说,她在犹豫。

她不知道该不该相信面前的人,将文件的藏匿之地和盘托出,万一……万一出了什么差错……

唐欣沉默了半晌,思索了半天,最后选择了不说话。

如果那些文件真的很重要,那决对不能就这样轻易说出来。

鹿翎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确,是自己太过心急,这个话题着实过于敏感了些。

她果断的选择了以退为进的方法,面前的人忌惮她而选择不说出口,那么不说就不说,她也没有任何必要去强求唐欣,想说的话她自然会说的。

鹿翎看着她,目光诚恳:“抱歉,不要误会,我只是想说,你不用告诉我,记住存放的位置,你应该知道那一份文件的重要性,不但不要给我说,也不要给其他任何人说。”

唐欣依旧沉默着,并没有回应,似乎是在思考。

鹿翎看着她,慢慢的开口,将最后一句话缓缓说了出来:“最好……一定要确保文件还在,不然你就算记住了地方也没有什么用。”

“好了,我的话也就说完了,你自己小心,”鹿翎淡淡的说道:“我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

唐欣点了点头,看着鹿翎的背影,若有所思。

鹿翎一出来就看到马路对面停着一辆车,看到她出来,车亮了亮车灯算是里面的人对她打了个招呼。

她面无表情的看向车窗,拜伦也在看着他。

两个人彼此对视一眼,鹿翎很快就收回了目光,随即不太情愿的拉开车门坐在了后座。

“怎么样?”拜伦首先开口,“看起来似乎还挺顺利?”

鹿翎冷哼一声,看着拜伦的目光有着些许讽刺的意味:“你现在的保护也算是很光明正大了啊?”

说保护,倒不如说是监视,她讨厌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把自己的所作所为剖开供人观赏一样。

拜伦也是稍稍做了些许伪装,但变动不大,他通过后视镜看着鹿翎,有些无奈:“你的能力还不够,不足以去撑起整个行动。”

鹿翎瞳孔收缩,这算什么?否定她的能力吗?

拜伦在前头自然也注意到了她的状况,他看得出后座上的人的不满,便提醒她道:“如果你真的有掌控局面的能力,又怎么可能会受伤?”

鹿翎低头看了眼缠着绷带的手臂,默不作声。

“很显然,你现在连自保都做不到,”拜伦一针见血。

“我说过我会保护你,你听着鹿翎,我将你带出扶摇让你历练,也会务必确保你的安全,将你完完整整的带回去。”

“我可不想看到你死在外头,”拜伦补充着最后一句,语气里满是无奈:“听懂了?”

鹿翎看着他的背影,心情有些复杂,但罕见的没有反驳这些话,也许他说的没有错,是自己实在太弱。

不过这显然不是多想的时候,鹿翎拿出了电脑,翻到了定位。

定位上头有一个小小的红点,鹿翎看着那个红点在原地停留了数十秒之后,开始慢慢的移动了起来。

她将红点移动的方向的建筑位置放大,看清了街道之后,又看了一下自己所处的位置,随即指了一个方向,对拜伦说道:“往这个方向走。”

拜伦不疑有他,直接开车跟上。

“车速慢一点,她走的并不快。”鹿翎提醒。

“我以为你跟唐欣聊天聊了这么久,能套出来一些什么有用信息,难不成唐欣并没有把那些文件在哪儿给你说出来?”拜伦有些惊讶。

“守口如瓶。”鹿翎这么评价,“我并没有问出什么,只是问出了她知道那些文件所在的位置。”

“只是没有确切的位置,所以你就安了这个?”拜伦漫不经心的笑道:“话说回来,我以为你是真把她当做姐妹,没想到是塑料姐妹情,一捅就破。”

“能迷惑到你,我觉得这次我完成的不错,”唐欣淡淡的给自己做评价:“最开始的接近本就是利用,不是吗?”

拜伦点了点头:“这几天跟她的相处下来,我都差点以为你会忘记了任务。”

两个人的感情状似深厚,原来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身为一个雇佣兵,”鹿翎回应:“我觉得还是依靠个人比较好,自己才是最可靠的那个,不是吗?有的时候你不能去依赖什么所谓的同伴,去相信那些所谓的朋友。”

说完她看到有面色有些不太好的拜伦,略微勾唇,笑了笑,补充了一句话:“当然,你是在我的可信人的范围之内。”

拜伦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这些话你倒是说的没有错,但是你不要忘记,一个雇佣兵,是需要与同伴一同执行任务的,有的时候独身一人可以,有的时候,缺一不可。”

鹿翎点了点头,目光落回电脑,一边盯着小红点的移动方向一边给他指着路。

那个小红点到最后停了下来,鹿翎看着那个小点停留的地方,有些惊讶。

“怎么了?”半天不见鹿翎给自己指路,拜伦停下车,转头询问。

“她到的地方,有一点出乎我的意料。”鹿翎看着电脑,慢慢将红点停留的位置放大。

“是哪儿?”拜伦询问。

鹿翎深吸了一口气:“二院,红色标点最后停留的地方是二院。”

连拜伦都罕见的沉默了下来,听到那个红点停下,他也就不再放缓车速,直接一路开向二院。

过了不知多久,车厢内才响起了他那漫不经心的笑声:“果然……唐立还真是狡猾。”

两个人都知道二院在哪,于是剩下的路程也就不用鹿翎指路,他继续观察着红色标点停留的方向,以防红点会突然离开之类的。

“是啊,我们都没有料到最后文件会出现在这里。”

唐立老奸巨猾,他们绕了一个大圈,却没有想到兜兜转转,又回到了起点。

“不过还是被我们找到了,这一切有他女儿唐欣的功劳。”拜伦满意的笑笑。

“停留已经超过一分钟了,已经很确定文件是在二院。”鹿翎淡淡的说道:“谁也没有想到,这种机密文件居然会放在一个医院。”人来人往的医院。

“他就不怕那些文件丢失吗?”她说道,语气里头带着一丝不满。

“我倒是觉得他应该不怕,毕竟谁会想到那些文件会放在那里?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拜伦说道。

“你这次做的不错,如果不是在她身上安了定位器,让唐欣给咱们带路的话,或许咱们找到这个还需要费好长一段时间。”

鹿翎没有说话,她对这些夸赞无动于衷。

“目前来说已经确定是二院了,但是具体位置,你能查得到吗?”拜伦忽然询问:“找不着位置的话,这么大一家医院的确也很让人苦恼。”

“是的。”鹿翎早已想到了这种情况,也有了相应的对策,安在唐欣身上的定位器同时也有窃听的功能,她熟练的调出医院地图,随后戴上耳机,仔细听着那边传来的对话。

她在根据那些声音对话来模拟路线,鹿翎闭上眼睛,仔细的听着,漫长的对话终于过去,她听到了翻阅资料的声音。

“找到了,”鹿翎睁开眼睛,看着医院平面图,脑海里头回忆着刚才听到的对话,飞快的模拟着最佳路线,路线的终点最终停留在了一个位置上。

“就是这里,她在那里翻阅着文件。”

拜伦转头看了一眼她手指的方向,是一个办公室:“这个唐立,有点儿意思。”

两个人此刻已经到了二院门口,与此同时,翻阅资料的声音忽然中断,唐欣似乎是在整理,她听到了柜子打开的声音。

“她已经看完了文件,快要出来了。”鹿翎继续汇报着情况:“话说回来,要我现在就进去吗?”

“现在不需要,等她出来,等唐欣出来咱们再进去,不然路上就碰到人,似乎有些尴尬?”拜伦说道。

没过多久,唐欣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医院门口,看着匆匆离开的她,鹿翎眯起了眼睛。

拜伦忽然开口:“我去翻阅文件,你就留在车里做个接应吧。”

鹿翎对此当然没有任何意见,毕竟自己现在还是受伤状态,行动大有不便,她自信,但是并不自大,她明白自己有几斤几两。

拜伦说完就靠边停下了车,乔装打扮一番的他很快就混进了医院,没有人怀疑这衣着有些老旧的男人,他尽量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与过路的人对眼或者是打招呼。

回忆着鹿翎给自己的路线,拜伦终于靠近了办公室。

越靠近目标,他越不敢掉以轻心,小心翼翼的靠近,这一栋楼层内没有几个人,拜伦正准备潜入,却发现门是开着的。

他顺着门缝看去,里面已经有个人在翻找,看着那个背影拜伦皱起了眉头,因为那个人他也认识,是个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