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墨染看见简言的时候,是松了口气的。

但当她看见她身后跟着两个人时,她不由死死盯住其中一个,心里有种情绪在汹涌。

两个男人,墨染却忽视了她一向喜欢的美人,而且这个美人还有着她很萌的银发。

伊斯力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墨染,有些有趣地发现楚轩这个三无竟然也有别的情绪。一只手突然拉住他走开。

伊斯力不在意,反手握住对方的手,——无论在怎么有趣,最重要的还是西莉亚。虽然对当电灯泡很感兴趣,不过和西莉亚聊天或许更值得他在意。

简言瞥了眼伊斯力的手,最后什么也没说,拉着对方进了咖啡厅,她没有忘记的是墨染的千叮咛万嘱咐——绝对不要把你那张脸露出来!

她稍微调整了一下头顶的鸭舌帽,走向了七海有琴。

“啊,简,你回来了吗?”七海有琴望了眼拿顶鸭舌帽,笑问道,然后打量着她牵着的伊斯力,是个长相气质都很不错的孩子呢~“刚刚小染告诉我你去见熟人了,这就是你的熟人了吗?”

简言闻言点点头,没有否认墨染的言论,“这次来是来告辞的,我和墨染有点事需要先离开了。”

七海有琴眨眨眼,似乎有些不舍,不过还是笑得温柔亲切,“那还真是可惜呢。不过天下无不散的宴席,相信有缘还会再见的。”

“是呢,真是感谢这段时间以来照顾了。”简言也勾起了微笑,“希望还会有再见的一天。”真是渺茫的希望。

就在这时候,墨染也领着楚轩走了进来,她面带着微笑,十分开心的样子。简言心里有些感慨同为穿越者,如果不是因为那些被封存的记忆,魏莱和墨染无疑都比她适应环境多了。或许这也是因为,在那个世界里,简言有着不能舍弃的理由,魏莱却没有,墨染也没有。

“小染,来向有琴姐道别吧,我们也是时候离开了。”墨染听见简言说道。

她快步走过来,也对七海有琴表达了感谢。至于不舍之情,虽然觉得七海有琴是个不错的人,却终究不是她所属世界的人。

等到墨染回到后堂换了衣服,四个人离开了正值下班时期,忙碌了起来的咖啡厅。

七海有琴望着四人的背影消失,笑了笑,似乎喃喃自语,“阿拉拉,最近果然很忙碌呀,要不要招两个服务生呢?”

前往远坂宅的路上,墨染总算明白了楚轩为什么会在这里,他现在是archer的master。

“那只金皮卡的master?真的不会有被炮灰的危险吗?”墨染稍微有些担心,不过旋即又心安理得起来,“不过如果是你的话,倒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墨染的全心信任让楚轩心情微微上扬,嘴角也自然弯了一个弧度,不过很快又消失。这样迅速的变化却逃不过简言和伊斯力的眼睛。

“看起来,墨染也不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嘛。”简言对伊斯力道,此刻她心情十分平静,嘴角扬着清浅的笑。

伊斯力也笑着,或许是习惯使然,也或许是被简言感染,心情不由十分放松。

“的确是令人惊讶的事。”伊斯力指的无疑是楚轩,相处过一段时间他也算有些了解这个男人,理智冷漠,与其所是一个人还不如说是一个精准的机器人。“西莉亚,你还好吗?”但比起惊讶,他更希望知道的是这个人的事。

“不错吧。”至少她离回家的目标越来越近了。“你这些年来还好吧?”

“没什么不好,至少实力增强很多。”伊斯力其实感受到了简言压抑着的一种紧迫感,此时她似乎暂时放松了下来,这么自然的同他交谈,仿佛又回到了当年。不过,当年的记忆并非全然美好,至少他的女性属下不知怎么的就都被改造成腐女了。

这个词他当初是不知道的,即使后来来到这个世界也因为一些原因不知道,直到被圣杯莫名其妙的召唤,往脑子里灌输了一大堆的东西。

“我和里卡鲁多、迪妮莎还有古蕾雅被抛到了这个世界的魔界,那里有不少强者,是个历练自身的好地方。”自从被组织制造的新的怪物克制,伊斯力就明白了自身力量的不足,而简言当时最后展现的能力更是让他知晓自己实质上的弱小。到了魔界,他开始重视起了力量的提升,对于曾经千年的荒废感到不满。不断的挑战强者,踏着强者的尸骨变得更强,更进一步,在魔界那个弱肉强食的地方,竟然更加适合本身就融合了妖魔血肉最后也彻底变成觉醒者妖魔的他们。

现如今,在魔界他可以称得上没有敌手了,即使是曾经最强的S级妖魔,雷禅。人类真是一种神奇的生物,最卑微也最强大而有潜力,身为原来的人类,而后男性觉醒者中的NO.1,觉醒后的白银之王,伊斯力的潜力无容置疑。

“迪妮莎?”这个名字除了出自动漫的印象,还有另一种熟悉,——另一个钥匙?

“是,我们当初刚刚找到走出魔界的方法,我就被圣杯召唤了。”出于某种原因,伊斯力尽管对于圣杯实现一切愿望的说法嗤之以鼻,也没有反抗。现在看来,无论这东西有没有那种力量也无所谓了,他的愿望也的确实现了没错。“不过,我想迪妮莎他们三个应该也已经来到人界了。”

“你们有办法联系吗?”

“西莉亚,你要见迪妮莎吗?”伊斯力道,他记得他们两人就是因为迪妮莎有了交集。“我想,圣杯战之后,我们去一趟冬木市会遇上的。”

冬木市?简言立马想到了幽游白书的情节,那不就是仙水忍制造连接人界魔界通道的地方吗?

“圣杯战,其实没什么意义。”简言道,“不过,也用不了多久。”

伊斯力点点头,既然见到了简言,他也没什么在意的,圣杯战,结果如何也不被他放在心上。

他还想说什么,就见墨染突然扑了过来,隔开他和简言,她心里默念道,“虽然银色长发的美人也很有爱,曾经也萌过白银之王什么的,但我果然更支持白渣渣啊。”毕竟,她亲眼见证。

于是,她又对简言抬头道,“苏浅浅,你还记得主神空间的白小兰吗?”

“白渣渣,我当然记得。”家教的BOSS她当然知道,更别说简言其实一度把云雀当自己的本命……

——这句话能不能收回?

显然,墨染从简言眸子里的淡光看出她对白兰的印象此时只有一个穿越者对动漫人物的认知而已。

另一厢,楚轩由于墨染的称呼,终于把心里的一切推论串了起来,——苏浅吗?

而伊斯力听到墨染的话,挑了挑眉,眸中冷光微闪,最后却只是越过墨染再拉起简言的手,快步向前迈去。

——啊,白渣渣,再不出来小受……不对,你老婆就被拐跑了!

不过,在这之前,墨染就被楚轩牵起了手,一时间脑子陷入了空白。

——嗯,白渣渣,努力爬过来吧,一切自求多福。我就不多管闲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