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许今灿那边那个轻敌被揍惨的老大看到对手看向了一边,这是弄死那个小杂种的好时机啊!他兴奋地拼劲挥拳砸向许今灿……

许今灿眼里只剩下李歌声越来越惨白的小脸,他没看冲向他的男人,手随着向李歌声跃去用力又快速伸向砸来的拳头上,随后许今灿像御风而飞向李歌声,随着身后男人爆出的尖锐哀叫中一手紧紧抚住她的后脑勺,另一只手布满鲜血,是因为刚刚篡的是打碎在他旁边的玻璃碎片,伤口血鲜还在往外冒涌,但义无反顾得抚住了她的纤腰,脑袋兜头一阵尖锐的钝痛,痛得他闷哼一声然后就是在脑袋上玻璃崩裂的声音,还有几声下意识的女声尖叫,然后他听不到了,只有李歌声的声音和脸蛋。

“许-今-灿!”李歌声撕心裂肺的吼叫,漂亮的小脸剧痛悲伤,双眼滑下泪水……她纤细的胳膊紧紧环住他的腰,他沉重的眼皮已不允许他再想贪婪地多看她一眼,铅重的身体又不允许他再想好好抱抱她,脑袋像爆炸了一样,痛得如铁锥一下一下钻进来……

许今灿天旋地转头发黑向后一扬,松开李歌声倒了下去。

……

李歌声抱着倒地的许今灿的脑袋,双手死死捂住他喷涌温血的脑袋,温热的血水灼伤了李歌声的手掌,也灼痛了她的心,颤栗着手,心又痛又悚得要撕裂一样,泣不成声地望着他伤痕累累的流血的脸……

许今灿你怎么那么傻,我们萍水相逢你却救了我两次,现在更是用命来救对你防备自私的女人,许今灿,求求你不要死!不要!不要!

“救护车呢?!救护车!”李歌声多望一眼他渐渐失了血色的脸和双唇,心跟着又痛又紧一分,她用嘶吼宣泄心中的极致压抑极致紧张……

路兮她们捂唇心痛地陪李歌声流泪。

警车和救护车是一起来的,他舅舅带着李歌声随救护车先行一步,其他警员带着路兮她们,压着那群挑起事端的混混坐上警车去了警局。

看着许今灿被送进去,李歌声疲累无力地跌坐在一旁的待后蓝色塑料椅上,抬起沾满许今灿血水的双手,眼球刺痛,浑身颤动,双手抖得更甚,心脏传来刺痛,让她喘不上气来,她用血手死死摁住心脏的位置,只会没用地抽泣……许今灿!……

才40几岁的局长似乎瞬间老了好几十岁,他也害怕地坐在李歌声旁边,隐隐发抖。

他尽量用正常的声音对李歌声说:“孩子别哭了,今灿他是心甘情愿替你挡下那致命一击。”

李歌声抬起头诧异望着一身警服的男人,为什么?

夏鑫杰解释道:“因为今灿很爱很爱你!是的我用的是爱,他爱你。

孩子你还记得你要上初三的那个假期来这去了一所高中?”

他怎么会知道?

夏鑫杰苦笑着继续说:“你或许不记得了你顺手帮过的一个傻小子。”

是许今灿?

“他就是今灿,我也是听我女儿说得,今灿喜欢上了一个叫‘李歌声’女孩就是你吧?”

李歌声愣愣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