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钰容一直帮着她,而花泽人也不错,虽然落败了,好歹也是个嫡女,配沈钰容还是可以的。她也有心撮合两人,就将她了解的,尽数告知了花泽。

“哦?”沈南风有些意外,心中暗暗窃喜,他早就知道沈钰容那小子一直惦记着于西洲,偏生于西洲没啥反应,而沈钰容也没什么特别的行为,在外看来,就是于西洲和沈钰容关系好,鬼知道背地里他为此吃醋好久。

若是有人将沈钰容给收了,他自然乐见其成,甚至还会撮合。

当即,沈南风笑着说,“呵呵!御贤王这是要遇上她的真爱了!御王妃这个位置也空了许久,的确需要个人来好好的管理御王府。”

“呵呵,你怎么不吃醋了?你不是说我和他吃饭吗?”于西洲好笑的看着沈南风,她和沈钰容相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沈南风一直知道,却追着个吃饭的事情,生了闷气。

她打算叫上沈南风一起去的,谁知就看见沈南风和祁蔗一起,想起这个,于西洲心中还有气,即使沈南风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他和祁蔗之间并未有什么。

“你继续和你的祁蔗一起风花雪月去吧!”于西洲哼一声,又想到了不开心的地方,只是这次,她的脸色好了不少,说出的话也只是提提。

沈南风一下子惊呆了,他和祁蔗之间的事情还没过去吗?

沈南风索性抱着她,声音放低,“我只和你风花雪月,西洲,我的心,你还不明白吗?我喜欢你,我只喜欢你。”

于西洲心里甜滋滋的,脸上却没表现出来,男人啊,不能惯,越是惯着,越会上脸。

她呆呆的在沈南风的怀中,沈南风又继续说,“若是你不喜欢我与祁蔗单独相处,下次,我带着你,可好?”

于西洲低着头,不知道想着什么,她闷闷的说,“我不想听。”

沈南风抱着她,“你饿了吗?”

沈南风又将她忽悠进去,直接叫人上菜,原本就已经让人准备好的,于西洲刚进来不久,他就已经让人准备好了。

于西洲厨艺好,由于两人还没和好,沈南风便让人好好伺候她,于西洲一直闷闷的,话很少。

“西洲,我明日想要去御楼瞧一瞧,看看花泽。”有了祁蔗的事情,沈南风决定还是告知一下于西洲,省得她乱吃醋。

“看看花泽?”于西洲终于有了反应,“你……想要做什么?”

“这是个秘密!”沈南风神秘一笑,他夹了东西给于西洲,道一句,“你瘦了,多吃点!”

于西洲没说话,吃过饭后,两人的关系倒是缓和了不少。

第二日,沈南风早早就去了御楼。此时,花泽已经醒了,正在御楼里忙活着,见到沈南风来了,连忙过来,“世子爷,你怎么过来了?”

沈南风微微一笑,“我就想过来看看。你先忙着。”

说罢,沈南风还真在御楼里逛了一会儿,花泽有点摸不着头脑,她准备了一些吃的,就继续忙活着。

早上的客人挺多的,花泽忙完后已经快接近午时了,花泽擦擦头上的汗水,从厨房里出来,她有些惊讶的问,“世子爷,你还在?”

“忙完了?”沈南风笑着问,花泽点点头,便听见了沈南风的话,“我听闻,前几日西洲和御贤王来御楼吃饭了,是你接待的?”

花泽觉得有些奇怪,却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她低着头,“自然是。”

生怕沈南风会误会于西洲,花泽连忙说,“那日,西洲和御贤王只是单纯的吃个饭,为此,她还叫上了我。”

说到此处,花泽娇羞的低着头,若是那日,她没有出现,便不会遇上御贤王了。

她知道于西洲对沈南风的感情,当然知道沈钰容和于西洲之间没什么,不若,她就不会决定去追沈钰容。

“你觉得御贤王为人如何?”沈南风注视着花泽,注意她的表情。

“御贤王为人善良,待人温和,不仅长相俊美,还温柔体贴,是闺阁女子中的梦中情人。”

说罢,沈南风注意到花泽的脸上似乎有些红晕,他不禁打趣儿道,“那……他是否是你的梦中情人呢?”

花泽抿唇,脸越来越红,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自然是。”

花泽又急急忙忙的抬着头,“还请世子爷莫要说出去。”

小女儿家,脸皮还是有点薄,能和于西洲说,也是因为两人之间感情好。

“哈哈哈!”沈南风笑了笑,“花泽,你不必担心。我在此,先祝你早日成为御王妃。”

花泽低着头,不知道想起什么,有些黯然。沈钰容那么美好,她现在有些害怕自己配不上沈钰容了。

沈南风没过多久就回去了,已经午时了,快到用午餐的时间,他得快些回去,和于西洲一起。

沈南风回到王府的时候,于西洲还在等着他,也不知道是不是两人关系缓和了,于西洲做了几个菜等着沈南风,沈南风回来正是时候,菜还有些温热。

“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御楼就有吃的,沈南风也不是没有直接在外面吃的例子。

“家中有娇妻等着我,我怎舍得在外面,从而冷落娇妻呢?”沈南风说,他坐了下来。

“方才,我去见了花泽。”沈南风报道自己的行踪。

“你一去就一早上?”于西洲挑眉。

早上,沈南风去的有多早,于西洲可是明白得很,“不会又去和祁蔗偷偷见面了吧!”

“不会!哪里敢?”沈南风蹙眉,解释,“花泽在御楼,抽不得空,我就在御楼等她空闲,等了一早上。”

于西洲吃着东西,心中已经猜到了几分,御楼的生意一直很好,早上简直忙不过来,花泽抽不开身,也正常。

“今日,我见了花泽,花泽果然对御贤王有意,我打算撮合他们两个,成就一段好姻缘。”沈南风直接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来。

于西洲笑了笑,她正有此意,花泽命苦,也该有个人好好疼疼,于西洲认识沈钰容这么久,一直觉得他是个温柔的人,若是两人成亲了,花泽应该会很幸福。

“好!”于西洲和沈南风相视一笑,两人之间的隔阂,一下子就消失了。

沈南风想要除去沈钰容这个情敌,而于西洲一直想给花泽幸福,两人不谋而合。

此时,在御楼,花泽已经忙完了,她的手中拿着一张手帕,那是第一次相见时,沈钰容落下的。

“不知御贤王是否还记得这张帕子?”花泽在心中想,她像是对待珍宝一样,把手帕放入怀中,面露娇羞。

她从未想过会对一人一见钟情,却在碰见沈钰容时,心跳不可抑制的跳起来,害得她差点失态。

回想过来,她才明白,这是一见钟情的感觉。

微风拂过,水面上泛起一本本涟漪,浮在水面上的荷花,随风起舞,一旁的小亭子里沈南风看的有些许的出神。

回神之际吩咐身旁的小厮道,“你去御贤王的王府,邀请御贤王前来与本世子一同赏荷。”

小厮接到指令后,便马不停蹄朝着御贤王的府邸跑去。

而此刻,御贤王正坐在书房里,翻阅着古籍,就在这时,府中的婢女来报,“禀王爷,勤王府的世子派人传,想邀请您一同赏荷。”

御贤王微微抬起头,视线顺着婢女的声音看去,他一脸冷淡,根本没有想要去的意思,“你便告诉他,天气炎热,本王不想出门,改日定登门拜访。”

“可是……”婢女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御贤王淡淡的看了一眼婢女,低下头继续看着手中的古籍,不在理会婢女。婢女很聪明,自然明白御贤王的意思,她转身离开了书房,走前特意将门关好了。

“我家王爷说了,天气炎热不易于出门,还请您转告世子,改日我家王爷订登门拜访。”婢女将御贤王的话原封不动的说给了小厮听,小厮也没办法,他现在在别人家的地盘上,御贤王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在央求什么,便灰头土脸的离开了。

到了河边,只见沈南风独自站在那里,一身白衣的他像极了世外仙人,“世子,御贤王以天气炎热拒绝了您的邀请,还说改日定当登门拜访。”小厮恭恭敬敬的汇报着,沈南风保持沉默,没有一点话语的沈南风,让小厮觉着有些害怕。

“不来就不来吧,我们回府。”沈南风转身朝着勤王府走去,小厮快步跟在沈南风的后面。

很快沈南风便回到了勤王府,而此时,于西洲已经做好了食物在府上等着沈南风。

于西洲见沈南风回来后,小跑过去,扑进沈南风的怀里,甜甜的说到,“你回来了。”

沈南风先是一愣随后反抱于西洲,并在她额头落下蜻蜓点水般的一吻,“嗯,我回来了。”

“饭做好了快来吃吧。”于西洲拉着沈南风坐在了桌子边上,沈南风面前摆了一桌子的山珍海味,空气中还漂浮着食物的香味。

“御贤王真是高冷,我派人去请他,他竟然随便扯了一个理由就给我拒绝了。”沈南风愤愤的朝于西洲抱怨着,于西洲保持微笑,沈南风这一回府吐槽御贤王,于西洲也是很无奈的。

“好了,别生气了,用完膳我便亲自去一趟御贤王的王府。”于西洲提出让她去试试,说不定御贤王看在她的面子上就同意了呢?但她能不能成功,她也不是很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