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少潜和他们告了别后,就回去了。白夜呢,他打算守在贺寒煜病房的附近,保证好自己老大的安危。林若汐则打算留下来继续照顾贺寒煜。

贺寒煜察觉到林若汐有些疲劳了,满脸没有精神的样子,想必这几天她一定没有睡好,想去她回去好好休息:“若汐,你回去吧,这里有白夜就行了,还有医生。”

“不行,虽然我帮不上什么忙,但是……我想继续留下来,你这是在赶我走吗?”

“没有。”贺寒煜看到她这么执着的样子就没有再劝下去了。

他挪了挪自己的身体,在病床旁边空了一个位置,用手拍了拍,对她说;“若汐,过来吧!”

她立即就反应了过来:寒煜这是示意今天晚上自己和他睡一张床!

这间病房的窗户是透明的,随时都有可能有人路过。而且,白夜还一直在外面守着,还有一些保安巡逻什么的。所以,里面的所有动静都看得一清二楚。

想到这里,她就了摆手:“不了,不了。”

他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说:“那你难道打算一整晚上都站在那里吗?”

这间病房什么东西都没有,除了贺寒煜现在躺着的那张病床外,剩下的只有大片的空间了。

“……”林若汐无言以对。

这时候,她看见病床上面的他想要站起来的样子,林若汐马上就来到他的身边,打算按住她:“不要乱动……”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贺寒煜一把拉进了怀里。接着,他把自己翻了个身,两只肩膀被牢牢地按住,老老实实地躺在了那块腾出来的位子上。

林若汐有些不自在的扭了扭自己的身体:“不要了,有人会看到的。”

他挑起她的下巴问道,凝视着她的那双杏眸,问道:“哦……原来你是怕这个呀,我们家的若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害羞的呀。”

害羞,哼,我怎么可能会害羞?这是她绝对不会承认的事情,别过头去,打算不搭理他。

“看到又怎么啦?你迟早是我的未婚妻。”林若汐还是不打算搭理她。他只好依着她说:“知道了,我等一下叫白夜安排一下,行了吗?”

她只想给他两个白眼:这人可真霸道的。人家辛辛苦苦为他的安全特地安排了保镖。他倒是为了自己,让他们一个个都回去。

因为贺寒煜是背对着病房的门的,再加上林若汐的身体比较娇小。所以,从外面根本就看不到她的身子,就像是隐身了一样。

但是她还是有些心虚的,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看了看外面,想知道有没有人在外面:还好没什么人。

即使现在是没有人,不代表等一下就没有人呀。而且,他现在也没有手机,怎么联系白夜?明明就是在哄自己!自己干脆在这间病房附近找一间房间凑合一晚上算了,省的这人不安分。

她又想逃离贺寒煜的怀抱。但是,根本就逃不了。贺寒煜已经牢牢的把林若汐给抱住了,他的一只脚还搭在了自己的身上,像是抱着一个娃娃一样,自己一点都动弹不了。

“留下来陪我要睡觉。有你在,我一定会睡得很安心的。”

听到这句话,林若汐抬头看了看他,发现他已经完全闭上了眼睛,真的打算睡觉了。

下一秒,贺寒煜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按了病床旁边的一个按钮。林若汐清楚地看见那个透明的窗户完全变黑了,一点都看不到外面的情况。

咦,怎么还有这个功能?自己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林若汐傻愣愣的看着那个窗户,看来自己真的是多想了,这时候觉得好尴尬,为什么自己刚刚要说那种话。

事实上,他早就猜到她会留下来陪自己过夜的。他也知道,这几天她一直都是自己拿了一个椅子,放在自己的病床边上,趴着睡觉的。想到这里他就有点儿心疼自己的女人。就特意叫白夜给自己换了一张有装置的床。但是,床的大小没有变,因为这样就可以紧紧地抱着她睡觉了。

白夜当时接到自己老大这个命令的时候,一点儿也摸不着头脑,为什么要换?直到刚刚林若汐留下来的时候才明白,原来是这样呀……

他俯下身子,亲了亲自己怀里的林若汐。那股清爽熟悉的味道,在她嘴里开始蔓延开来。只觉得全身像是有一股电流通过自己的身体,麻酥酥的,接着下一秒整个身体都软了下来。只能完全依偎在了他的怀里。

过了好久,他才放开他。

“晚安,若汐。”

“晚安,寒煜。”

他听到林若汐柔软的声音,放在她腰上的手更是往自己身上揽了揽,像是要把林若汐整个身体都融入自己的怀中一样。但是,女人一点都不会感觉不舒服,反而觉得,这时候的自己就像是童话中的公主一样幸福。

寒煜,你回来了真的是太好了。林若汐听着自己旁边他的呼吸声,想让时间永远的暂停在这个时候,他能够永远的陪在自己的身边。

不一会儿,两人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林若汐便被一阵阵传来的电话声给惊醒了,迷迷糊糊之中,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这才看清是自己的母亲给她打来的:“喂?妈?怎么了嘛?”

“女儿啊,寒煜现在怎么样了?身体有没有好多了呀?”

寒煜?他们是怎么知道寒煜生病的消息的?

林若汐刚想开口问,白云露就说:“我今天早上刚刚打开手机来的时候,就被铺天盖地的新闻给吓到了,什么各种各样的说法都有。对了,若汐,寒煜现在在你身边吗?他到底怎么样了呀?”

听到白云露焦急的声音,林若汐立即回答道:“妈,你不用担心,他现在已经没事了。”说到这里,林若汐转过身看了看自己旁边的贺寒煜,他这时候还睡得正香。她小心翼翼地拿开他放在自己身上的手,下床,走到窗户边上,小声地回答道。

“没事啦?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吓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