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五分钟,林若汐和那位设计师聊得十分热烈。在一旁的贺寒煜看到,有些吃醋了:这设计师有那么好吗?是比自己帅?还是比自己有钱?这若汐怎么就这样胳膊往外拐了?

贺寒煜一脸嫌弃的看着那位设计师,虽然他知道,林若汐是在把他当作一位老师,向他学习。但是,就是因为对方是个男的,贺寒煜还是有些不高兴。

设计师问林若汐:“你打算把这条领带买给谁的呀?你有没有结婚呀?”

贺寒煜听到这句话,伸手把林若汐搂的更紧了。明明就是在向设计师表示,他就是她的男朋友:我就不懂了,你这人是在搞什么鬼?我就站在她旁边,我们之间还这么亲密,你都看不出来吗?还问这种问题。

林若汐看了一眼旁边的贺寒煜,看见他一脸的醋意,自己低着头,憋住笑了:“还没有结婚,是买给我身边的这位男士的买的。”

那位设计师微笑回应林若汐:“原来是这样啊!”接着,他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个精美的盒子给林若汐。

林若汐很疑惑的看着那个盒子,问他:“这是给我的吗?”

设计师点了点头:“我自己也有珍藏一条这个领带。现在,我打算把它送给你,希望你能幸福。”

林若汐觉得这个礼物有些太贵重了。她知道设计师之所以会珍藏这款领带,是因为它有着非凡的意义。现在,他把这条领带送给自己,她有点不能接受。

林若汐打算把东西还给他,但是,设计师伸手拒绝了:“不不不,不用了,你收着吧。我当初设计这款领带就是想带给情侣们幸运的。而且,我也觉得你的眼光很适合它。现在,我和我的妻子过的也很幸福。对于我来说,我的妻子就是我最重要的珍藏品。”

……

最后,林若汐收下了这条领带。

设计师走后,只留下了她们四个人。事实上,郝绮绮早就知道了龙少潜今天的日程,知道他会在这边工作。

确实是这样的,今天贺寒煜、龙少潜和贺景修一起来这边视察工作,准备在这边开发新的项目,把这家商场做得更大,争取做出国际知名品牌的前列。

郝绮绮看到大家都不知道该干什么,提出了意见:“那我们一起去吃一顿饭吧,好久都没有聚在一起,好好吃饭了。为了……也为了庆祝我们家的若汐顺利出院。”

龙少潜在旁边呼应到,摸着自己的肚子说:“好呀,我正好肚子也饿了。”

林若汐则有些犹豫了,她问向贺寒煜:“你们的工作都完成了吗?”

“完成了,完成了,早就完成了。我们就是在刚要下班的时候,才碰到你们的。”龙少潜抢先替他回答。

“哦,原来是这样,那我也表示同意。”

最后,大家都看向贺寒煜,直到他也点了点头,四个人才一同出发了。

郝绮绮和林若汐都表示想吃小龙虾。龙少潜作为这边的负责人,作为一个十分认真的负责人,清楚这边哪家的小龙虾店商店最好吃。便带她们来到了一家餐厅。

不一会儿,菜就上齐了。

服务员刚把那盘小龙虾放到桌子上,郝绮绮就拿了一只,放到自己旁边龙少潜的碗里:“给你,第一个吃虾的人。”

“小馋猫。”龙少潜溺爱的揉了揉郝绮绮额前的碎发。

“馋猫?怎么是馋猫呢?我明明就是把第一只虾给你了。”

“也对哦。”龙少潜开始跟她装傻起来。

看着自己面前秀恩爱的两个人,林若汐感觉有些尴尬,坐立不安。而她旁边的贺寒煜,则安静地拿起夹了一只虾,用他白皙修长的手指,熟练地剥着虾,像是一只经常剥虾仁。

他怎么剥的这么熟练?难道……他经常剥虾吗?林若汐根本就没有心思再继续吃这顿饭了:为什么寒煜还不表示表示?整个过程,林若汐一直都在看那贺寒煜剥那只虾。

但是,她看着整个虾被剥出来后,她发现他转向自己,把那个完整的虾肉放在自己的嘴边:“来,啊……”

林若汐愣了愣,看着自己面前的贺寒煜,乖乖的张开嘴了。原来,自己刚刚错怪他了呀!好吧,我原谅你了。林若汐在心里自演自导。

对面的郝绮绮看到,立马就向自己旁边的龙少潜嚷嚷起来:“我也要,我也要你也给我剥虾嘛。快点跟人家寒煜学学。”

“知道了,知道了。”龙少潜最经受不起郝绮绮跟自己撒娇了。只要她一撒娇,自己就会中招。

……

就在他们快吃完饭的时候,郝绮绮看见林若汐的嘴边有一粒米饭:“若汐,你的嘴边有粒米饭呢。”

“哦,是吗?在哪里?”但是,林若汐她用纸巾擦来擦去,都没有擦到。

这时候,她只感觉到自己的肩,被人掰向了贺寒煜的这一边。只见他那张俊冷的脸慢慢地向自己靠近。在自己的嘴角旁边,像小鸡啄米一样,亲了她一口。

“好了,现在没有了。”贺寒煜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说道。

“咦……你们两个好腻歪呀!”郝绮绮就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原本,林若汐觉得和他亲亲没有什么事的。但是,被郝绮绮这么一说,反而自己的脸都涨得通红。

“绮绮,你别闹啦。”

“我哪里有闹呀?你明明就脸红了,害羞了吗?……哎呀,原来我们贺寒煜是这样子的人,可惜了,刚刚没有拍下来。”

……

然而,这时候的公寓里,却是另外一副景象了。

林婉儿和贺景修回到家后,贺景修关上自己身后的房门,就问林婉儿:“你为什么在外面那么给我丢脸?为什么要在商场里那样子折腾?”

听到贺景修对自己的不满,林婉儿马上转过身来:“我给你丢脸?你现在觉得,你的面子比我更重要了吗?难道我要一直压抑着吗?我心里有情绪不能发泄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那毕竟是公共场合,你起码也要注意点形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