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汐听到自己头顶传来贺寒煜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心里面踏实了很多,好像自己也越来越依赖这个人了:“嗯。”

“谢谢你。”林若汐还不忘像贺寒煜道一声谢谢。

“谢谢?我们之间还用说谢谢?”贺寒煜用自己的下巴用力的压了压林若汐的头顶。

“哦!你的头真的很重的欸。”林若汐有些许埋怨道贺寒煜这种惩罚自己的行为,而且林若汐也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呀。

医院的病房里。

病床上面的夏雪,还没有醒来。这个时候的林婉儿,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只是自己呆呆地坐在夏雪病床旁边的凳子上发着呆。

林婉儿看着病床上面白色是床单,想到自己或许也有这样的一天,躺在冰冷的医院里面,白色的病房里面。

想到这些林婉儿就有些害怕起来,浑身打了个颤儿,林婉儿用自己的两只手,紧紧抱住了自己。

现在有些害怕的林婉儿想起了贺景修,那个还会给自己一些心安的怀抱,有些想念贺景修了。

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

这三天里,贺景修没有给自己打任何的电话。林婉儿自己也没有给贺景修发什么消息。两个人就是这样维持着僵硬的关系。

坐在病床边上的林婉儿,这下对着手机发呆了。林婉儿手中的手机已经被自己重复了无数次了,点开手机屏幕了,又关了,开了又关了,开了又关的……

最后,林婉儿还是没有忍住,打通了那一个号码:“喂?”

电话那边没有回应。

但是,林婉儿知道贺景修有在听着自己说话。

突然,林婉儿就哭泣了起来,抽泣地对电话那头的贺景修说:“景修哥哥,你不要生气了,我知道错了。”

她抽泣着,这一刻,她是真的怕了,“你不知道这几天我出了什么事情了。现在,我真的很害怕,我妈妈现在正在病房里,还没有醒过来。我身边真的只有你一个人了,你不要再不理采我了,行吗?”

林婉儿的母亲生病了?贺景修想到现在正在病房里面娇小无助的林婉儿有点儿心软了。但是,贺景修自己还是忍住了,没有回答林婉儿。

林婉儿还是没有听到电话那头贺景修的回应,想着可能自己已经有些说动贺景修了,就自己一个人继续自言自语的说下去:“你可以过来陪陪我吗?我真的很害怕这次。”

又是那种令贺景修感到有些厌烦的哭泣声,听到那个声音,贺贺景修就不想再听林婉儿说话了。心里面也就有些烦躁起来。

又是这招!

“我不去。”说完这句话,贺景修就打算把电话挂断了。

这回,林婉儿好像是真的很伤心了,越哭越大声了。虽然贺景修有些不忍心,但最后还是自己先挂断了电话。

贺景修的公寓里。

挂断了电话的贺景修,将手机放到自己旁边的沙发上,往后面的沙发靠枕一靠。现在,贺景修自己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虽然刚刚挂了林婉儿的电话,但是贺景修现在眼睛盯着刚刚被自己放在沙发上面的手机屏幕看着,心里面有一点儿希望林婉儿会再次打过来。

“去?不去?去?”挂断了电话的贺景修现在在犹豫着自己到底要不要去医院看望夏雪,顺便……顺便也陪陪林婉儿。

贺景修想到了以前,林婉儿做的一些让大家都担心受怕的事情来,想到这次,夏雪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贺景修还真有点儿害怕,林婉儿会想不开做些什么傻事来啊。

她,还怀着身孕啊!到这里,贺景修就拿起了桌子上面的车钥匙,一路飙车到了医院。

医院门口。

正当贺景修把车停好,正准备下车的时候,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医院的门口。

贺景修仔细看了看,发现这两个身影是贺寒煜和林若汐。他们两个现在正在向医院里面走去。不用猜也知道,贺寒煜和林若汐是打算去看望生病的夏雪的。

“她们是怎么知道雪姨生病了的?难道是婉儿说的吗?婉儿叫他们两个来是干什么?”

贺景修现在是满脑子的疑惑,一点儿也猜不出林婉儿这样做的目的来。看来自己还是对林婉儿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呀。

贺景修不想引起贺寒煜和林若汐的注意,在车上面坐的一会儿。然后打算跟在他们身后,想看看他们等会儿会做些什么。

“哒哒哒。”病房门外面响起一阵阵的高跟鞋声音。林婉儿再也熟悉不过这个声音了,这是林若汐的脚步声。

林若汐到了病房里,看见病房里面哪里都是白色的,白色的墙,白色的窗帘,白色床单,白色枕头……躺在病床上的夏雪,脸上也是像是没有血色一样,满脸的苍白。

看到这里,林若汐的心紧了一下,有点儿担心夏雪阿姨现在的状况。

林若汐看着,夏雪阿姨在病床上的样子,鼻子一酸,眼眶里面有些眼泪不住地打转儿。

就在眼泪快要流下的时候,林若汐转身出门向卫生间走去,对身边的贺寒煜说道:“我先去趟洗间。”

“好。”

贺寒煜已经注意到了刚刚林若汐的小细节。虽然不是林婉儿的母亲夏雪在病床上面,但是林若汐看到这幅场景,还是不由得眼泪,心软。

卫生间的里,林若汐一进来就打开了水龙头。“哗啦哗啦”的水声,林若汐看着流水发楞着,随后捧起水来,给自己用清水洗了一把脸。

原本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这会儿,和清水混在了一起,分不清哪个是咸咸的泪水,哪个是水龙头里面的清水了。

林若汐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巾来,擦干了自己脸上的清水,深呼吸了一口气,试图控制自己的情绪,不想让任何人发现自己刚才波动的情绪。

几分钟后,林若汐从卫生间里面出来,又恢复了原来那张平静的脸面,谁也看不出刚刚林若汐的情绪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