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千雪回家时,陈姨还在厨房做饭,陆秋和陆冬在沙发上玩拼图游戏。“妈咪,你回来啦!”陆秋放下手中的拼图迎上前来。“妈咪,瑜叔叔怎么还没有回来,他是不是又离开我们了?……”陆冬有点担心地说。

叶瑾瑜不在?平常回家的时候叶瑾瑜又是忙东又是忙西的,俨然一副家庭主夫的模样。今天没看到他竟然觉得有几分不自在,况且外面还下着那么大的雨,他能去哪里昵?

“不会的,瑜叔叔也有事情要忙,况且外面还下着那么大的雨,也可能暂时在哪里躲一下雨再回来。”陆千雪安慰孩子们,毕竟他们都非常喜欢叶瑾瑜。而且叶瑾瑜也说了,他不会再不告而别,陆千雪相信他。

听了陆千雪的话,孩子们不再担忧,拉起陆千雪一起和他们玩拼图。直到第二天,陆千雪才知道叶瑾瑜一夜未归。她带着几分担忧地再次拨通了叶瑾瑜的电话,和昨晚一样是关机状态。陆千雪不免有些隐隐担心,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想起三年前在夏国初遇叶瑾瑜的画面,陆千雪心中不禁打了个寒颤。那时候叶瑾瑜深受重伤,像似在被什么人追杀一样,昏迷之后被陆千雪救回了家中。但愿这一次是她多心了。

V社大厦内

陆千雪和往常一样向商羽熙汇报日程。商羽熙静静地听着陆千雪汇报,完毕之后让陆千雪推掉了与欧氏集团总裁的晚宴。自从上次出了欧曼的事情,对欧氏集团的影响也不小,听说也有其他几家公司因为其他一些原因暂停了和欧氏集团的合作。

“据说欧氏最近遇到了一些麻烦。”陆千雪补充。

“那是他们咎由自取,跟我们没有关系。”商羽熙一脸冷漠地回答,他也得到一些小道消息,欧氏总裁的弟弟暗地里从小股东那里收购欧氏股权,想要取而代之。

其实欧总之前也约见过商羽墨,希望能恢复两家的合作事宜。商羽墨虽有合作之心,奈何他是个宠弟狂魔,既然商羽熙已经发话以后绝不和欧氏合作,商羽墨也不好拂了弟弟的面子。所以这欧总才退而求其次约见商羽熙。只是商羽熙根本就不想再和欧氏有任何牵扯。

陆千雪去给商羽熙煮咖啡的时候,听到茶水间几个女人在小声地八卦。陆千雪认识这几个女人,其中两人是部门同事,还有一个是其他部门的。

“你们知道吗,听说昨天是熙总送那个女人回去的。”乔英一脸不屑。

“真的吗?你亲眼看见的?”季昭宁有些不敢置信。

“我虽没亲眼看见,可有人看见了。”乔英补充。

“那个陆千雪有什么好,凭什么她能做熙总的秘书,而我就不行。”唐玉有些愤愤不平:“好歹我还是唐家大小姐,她算什么东西。”这个唐玉陆千雪印象倒是比较深刻,有几次她不敲门进入商羽熙办公室,最后被商羽熙给赶了出来。

“上次熙总为了她不惜得罪欧氏,看来真是小瞧了她。”季昭宁愤恨地咬了咬牙。

“不知道那个贱人到底给熙总灌了什么迷魂药,都已经快一个月了,熙总不但没赶走她,还让她转正让她搬进了秘书室。”乔英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手指勾勾示意几分靠近这才又说:“而且有人看到她曾从诗月酒店熙总的房间出来,你说他们是不是……”

闻言,季昭宁和唐玉两人花容失色。商羽熙不近女色,她们二人是知道的。不然这么久了,她们也不至于还未得手。就这样被陆千雪捷足先登,心中自然愤恨难平。说起这季昭宁和唐玉,这两人亦敌亦友。两人曾联手想方设法干掉了商羽熙一个又一个女秘书。私底下两人却又为商羽熙争风吃醋。只可惜,无论她们如何诱惑,却始终入不了商羽熙的眼。

陆千雪顿了顿,犹豫着要不要过一会再来。不过转念一想,这里是在公司,没必要为了捕风捉影的事情破坏自己的心情。陆千雪像是什么都没听见一样,面色平静地走到咖啡机旁给商羽熙煮咖啡。几个女人看见陆千雪进来,微微一惊但迅速恢复了平静。唐玉看到陆千雪之后心中很是恼火,上来推了陆千雪一把,期间顺手摔碎了陆千雪放在桌上的杯子。清脆的杯子破碎之声吸引了周围的注意。几个女人趁机上前将陆千雪围了起来。

“我说啊有些人再辛苦工作也没用,顶不过某些人只需要在床上发发/浪就行了。这世道怎么这么悲哀。你说是吧,陆秘书?!”唐玉故意提高了几个分贝讥粉道。唐玉这分明是在指桑骂槐,陆千雪怎么会听不出来。这几个女人真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了吧。

“唐小姐,你这样拐弯抹角到底几个意思?”陆千雪不悦。

“怎么,有本事爬熙总的床没种承认?”唐玉愤恨:“就你这货色,给熙总提鞋都不配!”

此话一出,周围几个同事都小声议论起来,没想到这陆秘书竟然有这本事,都爬上了熙总的床之类的话。陆千雪本来不想理会唐玉她们,可这唐玉倒是不嫌事大在这大放厥词。

“敢问唐小姐,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爬上了熙总的床?”陆千雪反驳。

“反正有人看见就行了。”唐玉一副理直气壮地回答。

“哦,是这样啊。”陆千雪冷冷一笑:“那如果有人看见唐小姐坐/台也是真的吧,看不出来唐小姐副业搞得不错嘛,一晚上得伺候多少个呀,八个还是十个?……”

“你!”唐玉气的语塞:“胡说八道!我要告你诽谤!”

“看来你也知道自己刚才是胡说八道。”陆千雪故意地说:“我看唐小姐面色红润人如桃花,给熙总提鞋倒是蛮配的。”

“噗……”众人哄笑,唐玉脸气得红一块青一块的。

“陆千雪你也别得意,别以为你爬上了熙总的床就能在这趾高气昂。”季昭宁瞪着陆千雪。

这唐玉刚歇菜季昭宁就来了,还有完没完。爬床爬床就知道爬床,跟她们有什么关系!陆千雪目光从唐玉身上移到季昭宁身上,如果没记错,这个季昭宁是秦总的秘书。虽然陆千雪到现在还未曾见过秦淓,但也听田美说起过,秦淓是商羽墨的未婚妻,秦氏集团的大小姐,也是秦氏派驻在商羽集团的代表。

“别说我和熙总是清白的,就算我真的爬过熙总的床,跟你们有什么关系昵,你说是吧,季秘书?”陆千雪冷冷地笑道:“或者说等季秘书你爬上了秦总的床,再来向我耀武扬威一下如何?”陆千雪此话一出,众人一脸懵圈。这个陆千雪难道不知道秦总和季昭宁一样是个女人?而且还是商羽墨的未婚妻。

季昭宁口不择言地骂道:“陆千雪你无耻!秦总是墨总的未婚妻,和我一样是女人,你这样侮辱秦总,墨总是不会放过你的。”“哦,原来秦总是女人呀,那真是可惜了。”陆千雪故作惋惜地说:“活生生浪费了季秘书这国色天香的姿色……”“你!”季昭宁咬牙切齿,顺势抬手想给陆千雪一巴掌,只是这手还未落在陆千雪脸上,手腕就被陆千雪狠狠地抓住了。

“如果还想要这只手,就给我老实点。”陆千雪收起之前的嘲讽,带着几分严肃的威胁道。“就凭你个贱人?!”季昭宁显然不服。一旁的唐玉也没闲着,趁着陆千雪分神,扬起手向着陆千雪的右脸颊落去。陆千雪眼疾手快扬起另一只手截住了唐玉的手腕。

“唐小姐,你刚才摔碎了我的杯子还没向我道歉,这会就迫不及待想打我,你也是想尝尝手腕骨折的滋味吗?!”转而看了一眼季昭宁:“季秘书,你一口一个贱人,当心你的嘴别烂了。”陆千雪生气了,但她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要和这些贱人一般见识。最终陆千雪狠狠地甩出手,将季昭宁和唐玉两人重重地甩在墙上。

两人踉跄了一下站稳脚跟,互相使了个眼色一起向陆千雪扑了过来。一个试图抱住陆千雪的腰身,另一个试图去抓陆千雪的头发。结果两人刚到陆千雪面前,被身后传来的呵斥声吓得一哆嗦。

“你们在干什么?!”商羽熙阴沉着脸,目光凶睿地看向对着陆千雪张牙舞爪的两个女人。回脸看见竟然是商羽熙,两人迅速反应过来收起了自己那凶狠又不雅的姿势,脸上升起一丝微笑。真特么的会装。

其他围观的几人见商羽熙过来,有的散开了,有的远点围观。商羽熙根本懒得理会她们,径直看向陆千雪。只见陆千雪半倚着桌子,地上一地碎渣。

“抱歉熙总,杯子碎了。我……”陆千雪想解释,却被商羽熙打断了:“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陆千雪愣笑:“我很好,咖啡一会就给您送过去。”之前商羽熙好奇陆千雪怎么还没煮好咖啡送来,正好觉得坐的太久想起来走走,这才注意到茶水间发生的事情。没想到这些个女人这么大胆,竟然敢公然欺负他的秘书。

商羽熙走到陆千雪身边,转身看了看将要逃走的唐玉和季昭宁,顺势扫了一眼围观的另外几人:“你们都给我听好了,陆千雪是我的人,她的话就是我的话。以后谁敢对她不敬,别怪我翻脸无情。”商羽熙的话掷地有声,几人被吓得愣在原地。语毕,商羽熙拉起陆千雪离开了茶水间消失在众人的视线,根本不给陆千雪解释的机会。

什么叫他的人,这个措辞怎么感觉怪怪的。被商羽熙这么一说,陆千雪感觉自己是洗不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