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我)的陪练!?”

卫庄话音刚落,婉灵和那粉衣少女同时惊呼出声,确定卫庄不是在说笑之后,互相打量了一下对方,又马上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好像看到什么令人不爽的东西一样。

“我不要!”

“我拒绝!”

愤愤地表达完自己的不满和决心,婉灵和少女还不忘互相赠给对方一记白眼,接着又神同步地冷哼一声背过脸去,标准的鼻孔望天状。

看着面前首次见面就互掐互怼得快要打起来的两人,一向狂拽酷炫的卫庄眼角不自觉地跳了一下,他头一次对自己的决策起了怀疑。

原本以为让婉灵来做红莲的陪练是一件一举两得的好事,既可以满足红莲习武的任性小要求,又可以不让自己与之有过多的纠缠――毕竟,红莲的那点小心思他又怎会不知呢。

现在看起来,倒是他失算了。

不过呢……

“你最好认真点,不要浪费了你的天赋。”

无视了婉灵和红莲的眼神厮杀,卫庄酷酷地掀开黑色斗篷,留下一个潇潇洒洒的背影,和一句冷冷的警告。

失算而已,只要是他卫庄认定的事情,即便安排命运,也不过时间问题。

婉灵瞟了一眼卫庄的背影,不由满头黑线,心里冷哼,这小子怕不是又在耍帅了。

“喂,你!”

这边还没从卫庄突如其来的任务中回过神来,那边的粉衣少女倒是坐不住了,气势汹汹地上来就是一记居高临下的下马威:

“看在是庄安排的份儿上,那本公主就勉强接受好了,听着,做本公主的陪练……”

婉灵斜了她一眼,故意扬起一个不屑的笑,转身,走你,扔下身后公主殿下独自气急败坏的跳脚:

“喂!你去哪儿?我话还没说完呢!喂!”

婉灵抿唇轻笑,心中小人忍不住地捂脸打滚。

嗷嗷嗷,赤练以前怎么可以这么软萌可爱~

*

“老远就看见你一脸不情愿的样子了,怎么?这么不想见到我啊?”

双手交叠枕在脑后,戏谑地看着面前持剑的红莲,痞里痞气地坏笑,闭上一只眼睛,摆出一副慵懒的姿态,婉灵好似自暇的满足叹息:

“这样正好,我就可以回去补觉了。”

说完抬脚便走,一旁被冷落无视的公主殿下见状登时急了,说不上是焦是恼,上前几步就想拉住要走的婉灵。

察觉到红莲的气息靠近,婉灵满意地勾了勾唇,挥袖转身,强大的气流卷着落花弹开了势在必得的红莲,也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力道把握在恰到好处的尺度之中。

婉灵眉眼弯弯,愉悦地看着花幕那边满目惊诧的少女。

“这是……”

气流散去,被卷起的花瓣失了依靠,已无力飞得更高,只能身不由己地坠落,漫天花雨纷纷扬扬地铺满了视野,犹如镜花水月,昙花一现,虽令人痴迷沉醉,却是似实而虚,转瞬即逝。

“看见了吧?这是及格线。”

婉灵收起平日的吊儿郎当,缓缓走向呆愣在原地的红莲公主,眼中是难得的严肃正经。

“你要靠近的,不是心怀天下的救世主,他有他自己的野心和目标,他不需要无用之人。做不了他的左膀右臂,起码也得是个能自保的水平。”

婉灵虽然并不明白卫庄的用意,但只要是他想要扶持的人,即便她并不隶属流沙,也定然会不问缘由地无条件支持。

小公主愣了两秒,眼中懵懂惊讶逐渐为坚定清明所取代,抓着剑柄的手也在无意识地收紧。

婉灵将这细微的变化尽收眼底,暗自在心底点点头的同时,却想到多年后这样一个不谙世事无忧无虑的小公主会变成那样人见人怕的蛇蝎美人,心中又略微痛惜。

“你真的做好准备了?”

即使心中早有答案,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遍,视线触碰到面前少女坚定的目光时,最后一丝侥幸就这样彻彻底底地死在了心底。

“那么,开始吧。”

*

温酒入樽,氤氲的水汽顺着杯壁袅袅升起。

婉灵端坐案前,犯难地看着面前的杯盏,回想自己某次聚会险些酒后失态,不禁神色郁然:

“我说韩非,你明知我不喜饮酒,还给我准备这个?”

“哎,紫女姑娘的兰花酿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喝到的。”

“所以,你是想跟我说,醉翁之意不在酒?”

“好聪明!”

“少来!难得见你专门温了酒。”婉灵撇撇嘴,端起酒樽晃了晃,看着杯内清酒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耸耸肩,“看来,我若是还不接受,可就不识抬举了。”

语毕,婉灵笑笑,将杯中温酒一饮而尽,酒香蹿入鼻腔,不同于现代的酒,这兰花酿既不比白酒的辛辣,也没有啤酒的苦涩,反倒有些醇香甘甜,令人流连。

“好酒。”

婉灵咂咂嘴,显然还在回味,眼睑半阖,她现在终于能够理解为什么古人那么爱喝酒了,在这样无聊且落后的时代中,这种纯度不高的清酒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吃人嘴短,说吧,到底什么事?”

*

“铛!”

武器相撞,发出锐利的声响,婉灵唇角微扬,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手中施力挑开对方利刃,轻松化解攻势,反手猛地一挥,便成功使对方的武器脱手。长剑在空中画了几个圈,斜斜地插入泥土。

“还不错,看起来有认真练习。”

婉灵满意地笑笑,随手扔掉手中树枝,向着跌坐在地上的红莲伸出手。

红莲眨眨眼,乖巧地搭上了婉灵伸出的手,婉灵挑挑眉,心中泛起一丝不祥的预感,刚想收回手,却发现为时已晚。

红莲借力猛然间发起攻击,婉灵猝然受到大力拉扯,重心不稳向前倾去,但马上做出反应,腰上用力,在腾空翻了个身,脚尖触到身后花树树干,以此为着力点,双膝微弯蓄力,如同离弦之箭飞跃而出。

红莲反应也不慢,腹背发力,仰面躲过婉灵攻击,眼看对方躲过,婉灵也不着急,轻盈翻腾,稳稳落在红莲身后,而后立刻出手,干脆利落,没有半点犹豫,指尖直指对方纤纤玉颈。

“如果我手持利刃,那么你现在已经死了。”

“……”

婉灵看着红莲萌萌哒小包子脸,不禁失笑,上前揉揉她柔软的发丝:

“好了好了,别不开心啦,你进步已经很大了,练功要循序渐进的嘛。”

红莲皱了皱眉,毫不客气地一把拍开婉灵的爪子:

“不许摸我的头!”

婉灵微怔,随后眼眸弯成了月牙,无视红莲不善的眼神,揉着自己并没有怎么样的手,捂着脸可怜兮兮地耍宝:

“嘤嘤嘤,真是不可爱,我要回去吿小庄。”

“……”

透过指缝饶有兴趣地悄悄看着红莲小公主左右为难的脸色变化,婉灵在心底得意地偷笑:这招果然有效,到底是小女生,还是很在意自己在喜欢的人心里的形象的。

看着小公主持续为难的样子,婉灵无奈地摇摇头,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给了她一个温暖的笑容。

“早晚有一天,我会打败你的!”

“公主殿下你也太不领情了吧,我可是在安慰你哎。”

红莲没有说话,自顾自地绕过婉灵,捡起插在地上的长剑,一下又一下挥舞起来。

婉灵看着她认真的样子,脑海中忽然响起那日韩非请她喝酒时,他们的对话。

“如果不能是永远,至少现在,就让红莲做叶吧。”

“叶?”

“接受阳光雨露,能够健康而快乐的长大。”

“那你呢?”

“我会成为根,为她保驾护航,护她一世无忧。”

“……红莲能有你这样的哥哥,真是让人羡慕。”

婉灵笑得了然,走到红莲身边握住她的手,很认真很认真地为她纠正一招一式。

呐,就算是小庄安排的任务,就算是天命难违,也暂时靠边放一放吧,至少现在,她只想完成韩非的委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