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梳洗装扮后的仙乐让紫宣更加的惊艳,心里有一颗种子在发芽了,“紫宣,好看吗?”仙乐开心的问紫宣。

“好看。”紫宣回答了仙乐之后就带着她去吃饭了,仙乐不会用筷子,紫宣便教她,仙乐也很认真的学习,除此以外,紫宣还教仙乐琴棋书画,仙乐都学的很好,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紫宣和仙乐的感情也越来越好了,直到有一天……

一天,紫宣在亭子里弹琴,而仙乐去摘了梅花去了,又是一条小白蛇的到来,许是因为仙乐的关系,紫宣对这条小白蛇也有些喜爱,正在这时,凌楚的声音传来“紫宣,我听到你的琴音了,我知道你就在此处,快出来……”小白蛇被这声音吓到了,一下子就溜进了紫宣的怀里…

很快凌楚就找到紫宣了,两人很快就打斗了起来,而仙乐正好摘了梅花往这边来了,此时的仙乐心里还在想着要把梅花送给紫宣,也没有注意到两人在斗法,等走进了才发现,想躲避也来不及了,凌楚的剑气正好冲着仙乐,仙乐避开了一道,可是第二道的剑气却来不及避开,被剑气打中,吐了口血,跪倒在地,紫宣见仙乐受伤,连忙过去查看,而凌楚穷追不舍,而小白蛇看见凌楚欺负紫宣,也上去咬他,结果被凌楚给甩开,刚好落在了仙乐吐的那口血上,只见小白蛇被一阵白光包围,渐渐地变成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蛇皮被蜕在一旁,仙乐看见,施了一个法术,让小白蛇的蛇皮变成一件衣服给她穿上……

“仙乐,你没事吧?”紫宣却无心其他,只是心急的查看仙乐的伤势。

“没事,紫宣,你不用担心。”仙乐脸色苍白的说道,即使全身很痛,也不想要紫宣担心,故作没事的样子给紫宣看。

“还说没事!你看看你的脸色,你怎么这么不知道爱惜自己!”紫宣见仙乐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有些气恼。

“紫宣,你别生气,我下次不会了,你先看看那条小白蛇吧。”仙乐想要转移话题,谁知紫宣看了一眼小白蛇,就拦腰把仙乐抱了起来,然后对站在一旁的凌楚说“你打伤的她,带着她跟我来…”紫宣说完就走了,也不管凌楚的脸色。

“紫宣,你……”凌楚认命的把昏倒在地的小白蛇抱起跟在紫宣后面。

安顿好两人以后,紫宣和凌楚来到一个房间,紫宣正在给仙乐配药,凌楚就这样看着他,药配好之后,紫宣细心交代仙鹤去熬制,然后才看着凌楚…

“你这才注意到我,看来那位姑娘对你影响颇深。”凌楚不怀好意的说。

“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刚才的比试中,我明显感觉到你力不从心,你还不快说自己到底怎么了!难道还要我强行逼供吗?”紫宣把在仙乐那里积累的努力全部都发泄在了凌楚的身上……

“我无碍,你……”凌楚还没有说完,就被紫宣握住手腕把脉,看着紫宣眉头越皱越紧,凌楚知道自己瞒不住了,接下来紫宣扒开了凌楚的衣服,看见凌楚的心火越来越严重了,这不利于修行……

“你的心火已经这么严重了!还说没事,你难道想你千年的根基毁于一切吗?”紫宣对于自己的好友同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很恼怒,发了很大的火!

“我知道,可是我是白帝的弟子,我有我的责任,它不允许我静养……”凌楚无奈的说。

“罢了,我去给你配药,给你好好调养,等着。”紫宣说完就又接着去配药了。

凌楚看着自己的好友如此神情,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可是那又能怎么办呢?如今的昆仑山不太平,自己还有任务……

一日,紫宣和凌楚接到了传讯要去东海收复黑蛟龙,而仙乐和小白则托付给了仙鹤照顾,仙鹤对于这二人心有妒忌,凭什么自己在紫宣身边五百年都没有得到如此的照顾,却别两个来路不明的人抢了紫宣的心……

凌楚、紫宣同黑蛟龙在东海打斗,凌楚突然接到昆仑传音符。“怎么了?”紫宣问道。

“昆仑山有异动。”凌楚有些担心。

“你速回昆仑查看,这里有我。”紫宣说道。

“这……”凌楚有些犹豫,可是又担心昆仑山,最终决定快去快回。

昆仑山上

凌楚回到昆仑,发现众弟子因饕餮失踪而慌张,凌楚取昆仑镜打算重新设置结界。昆仑山的结界打开,饕餮计谋得逞,趁机重伤凌楚。

幸好白帝及时归来救下凌楚一命。受伤的凌楚心火缠身,白帝命凌楚即刻去九奚山休养。而经过三天三夜的大战,紫宣将精疲力尽的黑蛟龙收入锁妖塔中。封印黑蛟龙后,紫宣打算用阵法使蛟龙再度沉睡,然后送回东海,镇压深渊。

之后,紫宣回到九溪山,看见仙乐已经好转,即使深受重伤也很开心,仙乐一看紫宣回来了,高兴的向他飞奔过去。

“紫宣,你终于回来了,我听仙鹤姐姐说你去收服黑蛟龙了,很担心你。”仙乐心急的询问道。

“我无事,倒是你,伤好了吗?”紫宣担忧的问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伤自己很快就愈合了,而且法力也强了好多。”仙乐把自己的异样告诉了紫宣。

“是吗?”紫宣听到仙乐这样说,也觉得有些奇怪,把了一下脉,发现真的如仙乐所说。

“最近在九溪山可有感到无聊?”紫宣知道仙乐喜欢和人一起说话玩耍但又不懂人情,所以才担心她被人带坏。(注:可能是以前的仙乐没有体会过人情冷暖,所以这一世才更加的向往,可能有些崩了,不喜勿喷哦,比心。)

“没有,有小白陪着我,不无聊,只是有些想紫宣。”仙乐好像对于有小白这个朋友很开心,仿佛得到了全世界一样,不过紫宣却是听到了仙乐的最后一句话,耳朵有些红,以至于都没有听到仙乐的话。

“紫宣,紫宣,你怎么了?”仙乐看着紫宣不回答她有些奇怪。

“无事,回去吧。”紫宣对着仙乐宠溺的笑了笑。

之后,仙乐和紫宣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了,不过中间却又多了一个人,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可是却也让以后产生了许多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