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刚才还下看细雨,现在却炎热不堪。

那个精致的女孩,此时躺在长椅上,铜铃眼闭着,比剥了皮的鸡蛋还白嫩的鹅蛋脸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不要!不要!不要离开我!我求你了!小曦求你了!”穆曦凝喃喃道,双手抱住自己,腿也不自觉的蜷了起来。她睡着了,又做噩梦了,梦很深,周围漆黑一片,她红着眼,哭着,祈求前面的白衣女子不要走……

早已经上课,操场上,似乎只有她一个人。

同样穿着樱兰校服,一个与穆曦凝年龄相似的女生气乎乎地打着电话:“你还知道找我啊!你妹妹不是很屌吗!找她去啊!”

“阿歌,你想什么呢?纯儿只是性格直率,说话从不经过大脑处理,你更她计较什么?”电话那头说。

“叶卿海我告诉你,从今以后我们没有任何瓜葛,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分手!”楚歌又加了一句,“再和你和好我不叫楚歌!”说完便挂断电话,坐在椅子上生着闷气。

半天,楚歌也没见叶卿海来找她,气得跺脚。直到现在,她才发现躺在长椅上的人儿,轻轻推了她一下:“同学?同学你怎么了?”

穆曦凝并没有醒。楚歌见她在睡觉,才拍拍自己胸口,还好自己刚才发疯的样子没被看见,不然保持这么多年的女神形象就没了。

“同学,醒醒,这么大的太阳还能睡着,也是佩服你。”楚歌又用力摇摇她,可这位睡着的童鞋还是没醒。见此,楚歌吓了一跳,这人是患有嗜睡症还是咋地?

把穆曦凝扶起来,准备给她浇水让她醒来,可刚拧开瓶盖,穆曦凝突然睁眼,左手掐住楚歌白晳的脖子,那股冷意变为杀戮的气息。“你是谁?!”穆曦凝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

楚歌拼命挣扎,眼角可以看见晶莹的泪珠。此时楚歌心底大骂:你抓着我脖子我怎么说话!快给本小姐松开!不然卿海来了有你好看!

半晌,穆曦凝才意识到这点,松开了她。楚歌拼命咳嗽,呼吸着差点断气后的第一口空气,可以看见,她的脖子被穆曦凝捏得青紫。

“对不起。”穆曦凝又把气息变了回来。

长得……真像啊……

楚歌摆摆手,暗暗握紧拳头:“我是楚歌,八面玲珑,四面楚歌。交个朋友吧!”

淡淡瞥一眼楚歌的拳头,穆曦凝起身,准备回教室,却不料,楚歌抓住她的左肩。林域涵肩膀一抖,后背疼了起来,忍着疼,一个后旋踢,脚刚到楚歌脸旁就停了下来,吓得楚歌连忙收回手。

另一只手放在被楚歌抓得生疼的肩上,努力让自己脸部少一些表情,转身,走回教室。

摸摸被捏得青紫的脖子,楚歌握拳:“会武功了不起?我把薇姐也扯进来你信不信!”黑色的瞳孔与头发变得异样……

“报告。”穆曦凝推开四班的门。

班里众人的目光都投到她身上,讲台上的男老师正拿着粉笔写着什么,他问:“为什么迟到?”

穆曦凝也不撒谎:“睡着了。”

。。。教室众人的头顶好像有几只乌鸦飞过。

男老师是教语文的,名叫余杭,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家,十分和蔼,很多他教过的学生私下都叫他余爷爷。

余杭笑道:“好,你上来做一道题,答对了就下去。”他也没说写错了会怎样,但人人皆知,答错了也会让穆曦凝下去,没办法,余老爷爷脾气好得很,和赵萍赵老巫婆比就是一个天上飞,一个泥里爬。

穆曦凝看看题,随手写了几个字。

余爷爷摸摸胡子,笑着说:“回去吧!下不为例了。”后来几天里,穆曦凝经常在余爷爷的课上迟到,但余爷爷脾气好得不要不要的,每次都说下不为例,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回到座位,拿出那本厚实的笔记本,穆曦凝开始听课,也不管江恬恬叽里呱啦地在说些啥东西。

“长江,你说你同桌性子怎么那么淡?”朱军转过头,问。

“其实曦涵性格开朗,活泼可爱,只是三年前,不知怎么了,变得陌生,内向,然后消失了整整三年,直到现在……”江恬恬话还没说完,朱军就“嗷呜”一声捂着头转了回去。

原来,穆曦凝刚才顺手拿了块橡皮擦,扔向朱军的头,虽橡皮擦很软,但砸在头上威力也是蛮大的。

穆曦凝淡淡道:“江小姐,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无需过问,更何况我们还没熟到那个程度吧,下次咬耳朵别在我面前,我视力虽然不怎样,耳朵灵得很呢。”

江恬恬面如死灰:“林曦涵!你闹够没!我们是怎么样的你清楚吗!这三年我们怎么过的你清楚吗!这么急着撇清关系,你当我们是什么!你以为你是太阳,所有人必须围着你转?!三年前你的离开就代表着我们散了!都散了!!!”

吼着吼着,江恬恬竟然哭了,全然不顾老师与全班四十多个人……

穆曦凝转过头,巧妙地避开江恬恬泪眼汪汪的目光,满不在乎地说:“所以啊,离我远点。”

简单的七个字,明明再普通不过,江恬恬却像被雷劈一般,泪水夺眶而出,为了挽留一丝颜面,飞也似的哭着跑出教室。

“咳咳,那个穆曦凝啊,你有什么事就快去办,我还要上课呢!”余爷爷尴尬的示意林域涵出去。

穆曦凝也知道,今天这课是上不成了,便拿起手机从后门离开。

余爷爷见穆曦凝出去,开始讲大道理,说如果哪个人能有穆曦凝一半的成绩,也可以出去,对此,四班的的学生都嗷嗷嗷地叫苦连天。

江恬恬红着眼走到学校后的花坛,就再也不收敛地大哭。林曦涵!我哪得罪你了!你不告而别就算了,现在回来,又装不认识我!三年,三年!我拼了命地锻炼,一天二十四小时有四十八小时在想着拿下世界冠军,你就看得到我,会回来找我们!想到这儿就觉得把自己弄的遍体鳞伤都值了!而你,呵!冷酷无情!我这些年为什么会等你这么冷血的怪物回来!佳栩,大圆,大象和二次方程,等了那么久……林域涵你个超级无敌大混蛋!就真的不在乎我们?

头一次,江恬恬头一次这么哭过,她爸亡了她妈走了都没!江恬恬哭到呜咽,原来自己这么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