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蓝隐约听到对面是一个女人在说话,还听到了阮软的名字,原来今天的一切都应该是阮软来承受的,原来他们把她当成了阮软。简蓝的眼泪扑簌簌地流下来,阮软,快来救我啊。

男子关上门,回到了房间,把女人给他的那包粉末融化进了水里,然后,端着杯子来到了简蓝的面前。

“把这个喝了”

简蓝没有力气说话,却也表示着抗拒

“你给我喝下它!”说着,男人把水整个灌进了简蓝的肚子里。

然后开始殴打简蓝,一巴掌一巴掌扇在简蓝的脸上

“敢拿花瓶砸老子是不是,老子让你好看”

酒店外

陆清羽的车赶到了,阮软看到陆清羽,直接就跑了过去。

“陆总,孙经理要我来参加酒会,但是简蓝来了就联系不上了”

阮软现在着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陆清羽带着阮软进入了国金酒店,通过查看后台的监控,他们发现简蓝确实进入了国金酒店,但是并没有和经理在一起,而是被一个陌生男子带走了,进入了一个包房。

陆清羽立马带着阮软来到了那间包房,还没有来得及拿备用钥匙,保镖就踹开了酒店

的门,此刻的简蓝正在被男子殴打。

阮软看到简蓝的样子,整个人都要崩溃了,此刻的简蓝浑身都湿透了,衣服也是破烂不堪,脸上也布满了血痕,眼睛里一点光芒都没有。

阮软发了疯一般跑过去,把男人推开,抱住简蓝,这个时候的简蓝因为喝下了迷药,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她隐隐约约感觉到阮软在叫自己,而且有一个人抱住了自己,她知道自己得救了。

迷迷糊糊之中,她还看到了一个挺拔的身影站在自己面前,那是陆清羽吗?和阮软一起来的,为什么自己就这么狼狈呢,之前那人把她错认成了阮软,为什么本该阮软受的苦,却让自己来替呢,想到这里,简蓝的内心一阵悲哀,然后就彻底昏厥了过去。

这边,男子被推开之后,才看到包房中出现了好多的保镖,站在中间的男人正在直视着他,那个眼神冷到了谷底。他刚想跳窗逃跑,就被保镖给按在了地上。

“不要杀我啊,我也是受人教唆啊,我只是拿钱办事而已”男人瞬间就没了胆量。

陆清羽准备派人把简蓝和阮软送到医院,然后准备自己去审问男人

“等等,我要和你一起去”

“你不陪陪你的好姐妹吗?”

阮软有些犹豫,“我想找出伤害简蓝的人,我要让他付出代价”

阮软看着已经没有了生气地简蓝,又心疼又自责,既想陪着她,又想为她报仇。

陆清羽仿佛早已看穿了阮软的小心思。

“放心吧,审问的内容,我会告诉你的,简蓝毕竟是我公司旗下的员工,她出事了,我有责任查出真相”

阮软听到陆清羽的话,突然就放下心来,陪着简蓝去往医院。

一路上,阮软都把简蓝紧紧地抱在怀里,内心十分难过。在三个小时之前,她还开心地选着礼服,还告诉自己她想要开始新的生活,但是现在,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如果她没有替自己来酒会多好,如果受伤的是她,那该多好,这样自己就不会这么愧疚了。

酒店

“是谁派你来得”这个时候男人已经被打得没有了之前的嚣张

“我,我真的不知道,一个带着口罩的女人让我灌醉那个女的,给那个女的拍裸照”

“她怎么找到的你”

“我是酒店的服务生,这个女人突然就出现,她直接拿出一万块钱,并且告诉我,只要我上一个妹子,她就给我钱,我受不了诱惑,就同意了”

陆清羽脸上毫无表情,摆了一个手势,手下就停止了拷问,拖着男人往外走

“等等”陆清羽第一次说话了,清冷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你知道你欺负的女孩儿是谁吗?”

男人怔楞了一下,说“我不知道,她只告诉我,去找一个戴着蓝色胸针的女人,如果她有戒备心,就用寰宇集团的名号把她骗过来,不过,后来在酒店,她开门的时候,好像,说这个女生叫做阮软”

陆清羽的眼眸变得凌厉,今天是简蓝替阮软背了黑锅,她们真正想伤害的人,是阮软,但是不管从酒店的监控录像还是从住房记录,都没有这样一个女人的存在,究竟是谁想伤害阮软呢?

这个时候孙经理也被带进了包房

“陆总,今天,这是怎么了”孙经理并不知道男人被抓住的事情,只以为阮软出事了,看到陆清羽这样铁青着一张脸,他就更确信了。

“孙经理,你不是叫阮软来酒会吗?后来怎么样了”陆清羽端起手中的咖啡轻轻品了一口,这气场,让孙经理都觉得自己的事情暴露了,慢慢地没有了底气。

不会的,这件事这么神不知鬼不觉,那个77也从来没有在国金酒店有过住房记录,自己只是睡了一个女人,和伤害阮软这件事八竿子打不着,绝对不会暴露的

孙经理这么安慰着自己,渐渐有了几分自信

“诶呦,我今天一直都在找阮软,本来公司的佳琪做我的女伴,但是她临时有事来不了了,我想在这种场合没有女伴也不合适啊,就给阮软打了个电话,让她过来,不过在那之后,她的电话就打不通了,通电话的时候她就和我闹脾气说不想来,我想可能就没来了吧,怎么,阮软出了什么事吗?”

陆清羽不说话,,这一刻时间好像凝滞了,孙经理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陆清羽是什么样的人他最清楚了,对待叛徒绝不留情,即便是自己在这件事中只是打了一个电话,他也抑制不住地害怕和心虚。

“孙经理,我希望能够听到实话,这把枪已经解决掉一个人了,我不想再浪费一枚子弹”

孙经理吓得直接瘫在了地上。

病房内

经过了三个小时的救治,简蓝的状态好多了,但是因为被灌入了大量的安眠性质的药,现在陷入了沉睡当中。

阮软坐在病床边,紧紧地抓着简蓝的手,心里写满了愧疚。

“对不起,蓝蓝,我没有照顾好你,都怪我,不应该让你参加宴会的。”

阮软这个时候,看着眼前的蓝蓝,心里充满了自责。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被打开了,阮软回头一看,是肖扬。

“阮软小姐,可否借一步说话?”

阮软看了简蓝一眼,随即走出了病房。

“阮软小姐,总裁让我转告你,今天的事情已经有结果了”

“是吗?是谁伤害了简蓝?”阮软显得很着急。

“阮软小姐,目前我们并没有找到元凶,这个人做事很缜密,但是已经有了一些线索,你先不要着急,总裁让我来妥善安排一下简蓝小姐的事,你可以去隔壁的病房休息一下,这里有我们的人在,你和简蓝小姐都会很安全,之后的事情,总裁会给你个交代。”

阮软这才平静下来,走向了隔壁的房间。

躺在床上,她无论如何都无法入眠,想着今天简蓝穿上礼服开心的样子,想着她打开门看到简蓝的一瞬间,阮软的心都莫名地难受,她拿起手机,想要给陆清羽发个消息,但是在红纸鹤的界面停留了很久,不知道发一些什么。

好不容易打下了两个字“在吗?”,然后又删掉了。

又重新打上“今天,真的谢谢你”,然后又秒删了。

就这样来来回回纠结了好多次,始终是没有把消息发出去。陆清羽说他有责任保护自己的员工,那是不是就不用说谢谢了,可是今天如果没有陆清羽,简蓝可能会遭遇更可怕的事情,是不是要简单地,象征性地说声谢谢呢。

对,就这样,然后打开红纸鹤的聊天界面,结果刚刚建立起的自信碎了一地。阮软不禁觉得自己没有用了,双手抓着自己的头,阮软啊,你纵横江湖这么多年,怎么连个话都不敢说了。

就这样,阮然在床上翻来覆去,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就陷入了沉睡当中。

她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在梦里面她一个人坐在福利院前的青石板上,呆呆地望着没有尽头的路,那个时候之昂哥哥离开了,她的世界成了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她每天坐在那块儿青石板上,等待着之昂哥哥回来。不知不觉,天上开始乌云满布,阮软望着那个没有人经过的路口,心里想,马上要下雨了,之昂哥哥怎么还不回来,他有伞吗?天上的雨滴越来越大,阮软却并没有想要回房间的意思。

忽然,有人用雨伞为阮软遮住了雨点,“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天上下雨了,快和我一起回房间吧,要不然会着凉的。”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在她身侧响起,阮软抬起头来,看到了一个穿着黄色卫衣,扎着两个小辫子,脸蛋肉肉的小姑娘,那是小时候的简蓝。

“我在等我的之昂哥哥,都下雨了,他还没有来。”阮软一脸失落地重新低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