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冉心底松了一口气,只要舒雅还愿意设计,并且是待在他们公司而不是别的公司,她就不会有过多的忧虑。

“没问题,老总那边我会亲自去说的。放心好了,你这么优秀,是谁都不会想要放过你这个人才啊。”

氛围略有轻松,那边继续问及了舒雅父亲的事情:“舒雅,请假是因为伯父的事情么?我有没有什么能够帮到忙的?”

要是能够问出舒国安在什么地方,尹冉才是真正放心下来。

舒雅没有正面回答,尹冉能让自己挣钱这已经是最大的帮助了。“没事冉冉,其他的我自己能处理好,再给我点儿时间好吧,等我处理好了,我带你去看看我父亲。”

“嗯,好。”

……

说了父亲的事情,并且落实了自己在家中赶稿的事情,舒雅心里头舒畅了一些。尽管已经将手中的设计稿完成地差不多了,但是她还是希望能够做进一步的改善。

等到彻底改完稿子的时候魏琛已经是凌晨一点。

张妈已经将舒雅的一应东西能收拾的都尽量搬到了魏琛的主卧去。其实真没什么需要搬的,毕竟舒雅用的东西都是魏琛的,就算是衣物也有自己的衣物间,所以除了舒雅这个人,她还真没有什么能够搬到魏琛的主卧的。

当然,除了那本账本,那是自己的命!

魏琛的卧室和他的人一样都是极简主义风格,色调仍旧选用了黑色的色调,看到这个房间的时候舒雅是有些不远进去的。

五年前自己就嫌弃魏琛的卧室太干净了,一点儿东西都没有。魏琛当时表面上很有些不乐意,但是背地里却顺着自己买了一系列莫名其妙的小东西,最让自己哭笑不得的是居然还买了很多个毛绒公仔。

最多的是以宫崎骏电影主题人物的龙猫。

魏琛亲自抽了时间去挑选,选了之后面有得意,还把自己小心翼翼地骗进去算是勉勉强强给了个意外的惊喜。

她本来就不是小女孩儿了,骤然看到这些小公仔自己就笑地不行。魏琛自己在外面看起来有多正经多禁欲,但是内里就有多孩子气。这种反差萌出现在这个人身上,舒雅就觉得自己是会爱上这个人的。

卧室的陈设还是五年前的陈设,可是龙猫公仔没有了,许许多多自己摆设的莫名其妙的小玩意儿也没有了。

也是啊,这个人是怎么也不可能将自己的痕迹还留着的。

舒雅进来卧室的时候只敢在房间里环视一圈儿,找找和从前有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是啊,除了和五年前自己没来的时候一模一样,自己没有给他留下任何痕迹。

她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账本,自己的卧室在魏琛边上,正好是副卧。张妈早已经吩咐了人打扫干净,估摸着是已经上了锁。

把自己的账本藏到哪里才好呢……

舒雅看着账本犯了难,她本不喜欢去动魏琛的东西,但是为了藏账本还是下意识地往床头去了。缝隙什么的找不到,但是舒雅在魏琛的床上看到了一坨拱起来的东西,像是有个人这么大。

它就这么藏在被子底下,舒雅一掀开眼神就定住了,那是一只一人高的毛绒公仔,龙猫的那两只大眼睛带着大大的傻气望着自己。

舒雅一愣,然后就哭了。

当时她不知道为什么就哭,可是她就是忍不住了。和尹冉打电话告诉她父亲的事情时她就说过,等忙过了这段时间自己会带尹冉去看看她的父亲,可是她是知道的,忙过了自己就要走了。

走了,会离开这个城市,更会离开魏琛。

或许直到忽然哭出来的这一刻,舒雅才知道——

原来她,在心底的最深处最深处,还是爱魏琛爱到了骨子里,以至于看到了这只在魏琛床上的龙猫的时候,自己眼泪就已经止不住了。

她眷念魏琛偶尔的温柔,以为那还是一如五年前的时光,什么时候都没有改变,但是却又知道,他们都不可能再这么下去。

那个人那么讨厌她,存了心地要折磨她,要报复她。他报复就报复了,可是舒雅害怕的是自己会爱上他,爱上他就走不了,可是自己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父亲还在医院等自己,她不可能跟在魏琛身边,时时刻刻提醒魏琛,他的身边有一个五年前骗了他五百万的骗子。

“……魏琛,我也不想……”

舒雅当时难受地有些哽咽,口中只能断断续续叫那个人的名字,那只一人高的龙猫被她抱在怀里,像是抱着魏琛狠狠地哭了一场。

等到平复了心情,舒雅就开始好好打量那只被自己揉搓地差不多的龙猫。

魏琛当时想地很周到,外面罩着的是龙猫的罩子,里边儿是填充的棉花,方便随时换洗。

舒雅看了看那只龙猫,再看了看手中的账本,果断地选择拉开了龙猫肚子底下的那条拉链,最后又拉开了装棉花的套子里的拉链将账本整个地放了进去。

布偶太大一只,账本本来就只有巴掌大一个,重新装好恢复原状怎么挤压揉按一点儿都看不出来。

晚上的时候魏琛没有回来,舒雅抱着这只龙猫很忐忑地等尹冉那边关于自己设计稿的状况,等地满脑子都是魏琛的影像之后,舒雅才发现,凌晨一点了,魏琛还没有回来。

她抱着龙猫在床上盯着自己的手机发呆,呆了一会儿,葱嫩的指尖在债主的手机号上来回滑动,这么晚了,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

舒雅刚要打下去,忽然想到了自己凌晨五点回来后魏琛的举动,嘴角扯出一个自嘲的弧度。

她现在的动作到底是算什么呢,魏琛不是一再强调了自己只是他的一只小宠物么。要是现在给他打了电话过去询问人怎么还没有回来得到的会是什么?不过是质问自己这只宠物有什么资格管主人的事情。

罢了……魏琛,我们之间,本来也早到了尽头……

舒雅将手机扔到一旁,心中已经确定了魏琛今晚是不会回来的,于是关上门抱着龙猫就睡。她以为自己会想魏琛想到不能入眠,事实上,前段时间的熬夜让她并没有缓过神来,挨着柔软的床铺没多久呼吸就平稳了下来。

……

夜色顶端金碧辉煌的包厢里,几个公子哥儿推杯换盏,青春靓丽的女孩儿们精致妆容、或妩媚或妖娆,使尽全身的气力来讨好着面前他们。

“那个,祁少爷要喝点儿酒么?”女孩儿脸上还带着稚嫩,不敢靠着前面的人太近,举着红酒左右为难,显然是不精此道。

祁天眼眸皱着眉看女孩儿,却对着女孩儿望着在落地窗前盯着手机沉默的人,只道:“你知道他是谁么?”

那女孩儿往祁天指着的地方看。落地窗旁边的男子比之几个阔少多一种世故成熟,魏氏早早就接手了家族企业的人,自然多一份稳重。

“回祁少,是魏先生。”看到魏琛的时候,女孩儿脸上微微羞怯了一下,这么好看的人啊,只看一眼就觉得不能亵渎。

那女孩儿话回答地很谨慎,祁天觉得夜色送这种人上来,就是个雏儿怕不也是找人故意凑数用的。

“这里魏先生都没有喝酒,我喝有什么意思?”祁天给看好戏的众人使了几眼色,众人马上明白了过来。

他们最近一次见到魏琛还是在一个月前的事儿,之后魏琛整个人都没有再出现在任何娱乐场所。几个自小玩儿到大的早已经把电话打到了顾嫣那里,一开口就是问人到底是谈什么大项目去了,怎么出来浪的时间都没有。

顾嫣因为舒雅的缘故,当即四两拨千斤地用一句“工作太忙”给全部挡了回去。

笑话,要是这些魏琛从小长到大的哥们儿知道舒雅回来了,他们不得变着法儿地进魏琛的家里剁人?

当初舒雅离开,魏琛那段时间所遭受的罪,基本是个魏琛交情好的都想把舒雅给剁了!

下午的时候魏琛特意让顾嫣给几个一起玩到大的哥们儿拉出来聚聚,这事儿在他们这帮一天闲着没事儿做的公子哥儿这里给炸了。

他们魏大少爷躲了这么久的猫猫可算是想起接见他们这些人了。只是进来这么久了,除了打招呼,十点过后就倚在落地窗前看夜景究竟是个什么状况?

这群人里头就属祁天胆子最大,和魏琛也最亲近,这种玩笑不由祁天来开好像都不太合适。

那女孩儿一听祁天的话抿紧了唇。她虽然是第一次接触这些人,但是夜色的经理也说了,所有人伺候好了就成,唯有一个人千万不要去招惹,这个人就是魏琛。

祁天却拍了拍她的肩鼓励她道:“乖,你去给魏先生送杯酒!”

女孩儿听到这话唇色吓地明显有些白了:“祁少,不了吧,我……”

林觉远他们几个在一旁抱着美人儿起哄:“祁天,你都给人小美人儿吓坏了,毕竟人家可是第一次来夜色,赵程那老匹夫叫人伺候你可不就是希望你下手轻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