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笑容,绝丽中带着一种压迫感。

林七少平时再怎么平易近人,这个时候也让人感到身上凉飕飕的。

因此,整个设计部里没人敢说话,都乖乖坐回去,做自己的工作。

林七少从傅寒芹身边走过,轻笑着看了她一眼:“跟我进来。”

傅寒芹扔了手中的笔,跟着他走进去。

唐依依没有跟进办公室,转过身对着一群女人笑笑:“七少最讨厌女人叽叽喳喳了,你们再吵,七少把你们一个个都开除!”

“依依姐,我们只是开玩笑啦,你千万不要生气,我们下次再也不敢了。”

“不想被开除就好好工作。”唐依依很有女王气势地说完,就再也没有人敢说话了。

总监办公室

“小寒芹,他们是不是欺负你了?”一关上门,林七少脸上的妖孽笑容就消失不见。

变得有几分幼稚和孩子气,好像别人碰了他最喜爱的玩具。

“人多的地方总会有流言的,不是被欺负啦。”傅寒芹连忙摇头,有些觉得好笑,“七少,你对每个人都这么好吗?”

林七少一怔,随即眼中浮现点点柔光:“当然不是,你跟他们不一样。”

傅寒芹看着他:“哪里不一样?”

“你是阿茵拜托我照顾的人。”林七少含笑,看着她熟悉的眉目。

傅寒芹,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像她……

无法排解的思念,在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被填满了。

我是真的很想她……

“哦!”傅寒芹恍然大悟,刚才阿茵还说他有事可以来找林七少,可是阿茵和林七少又是什么关系?

阿茵是超级宅女,平时也看不见有什么朋友,有的,也都是游戏里的朋友。

而林七少,一看就知道出生不凡,举手投足间可以看见和常人不一样的高贵。

这两个人,怎么看,都应该是没有交集的啊!

林七少笑了,华丽蛊惑:“阿茵是我母亲的亲妹妹。”

傅寒芹震惊,阿茵才比她大几个月而已,咋就有这么大的大侄子了!

“阿茵出生的时候,我外公都五十多岁了。”林七少看见她惊讶瞪着眼睛的样子,扑闪扑闪的明眸好可爱。

“寒芹。”他忽然走近她,“今晚去我家好不好?”

傅寒芹的表情扭曲了,尴尬地笑两声:“我今晚有很重要的事情!”

林七少一脸失望的样子好让人不忍心,“怎么办,没人陪我的话,我会很害怕的。”

“七少,你那么多红颜知己,肯定有人陪你的。”

“可我今晚想做点儿刺激的事情!我想要你陪我!”

傅寒芹默默流泪,我靠这男人也太直接了吧!

“七少,其实我们不算很熟啊……”她委婉地说。

“不熟也可以做刺激的事情啊,放心,我会紧紧抱着你的!”林七少一脸兴奋,那张妖孽的脸,真是怎么看,怎么欠扁!

“我才不要!”傅寒芹白皙的脸上浮起一片红晕,有些生气,“没什么事我就出去了!”

“哎?寒芹,寒芹别走啊,我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你为什么要拒绝我!?”林七少伤心了,紧紧抓着傅寒芹的手不让她走。

“你要做找别人做!我才没那么下流呢!”傅寒芹回身就给他一拳,打在肩膀上。

林七少捂着肩膀,可怜兮兮的无辜样子:“我哪里下流了?”

“你下流!全世界你最下流!”傅寒芹气鼓鼓的,刚才还觉得他人很不错,又跟阿茵是亲戚,还想跟他做朋友呢!

想不到他这么恶心!跟凌熠辰那个混蛋渣男有什么区别!

这些有钱人,都是混蛋!

林七少摸摸鼻子,觉得自己很委屈,“我只是想邀请你去我家,跟我一起看恐怖片啊,哪里下流了?!”

“哈?”傅寒芹错愕,“看什么恐怖片?”

原来只是看恐怖片吗?靠!看恐怖片就看恐怖片嘛!干嘛不好好说!

说什么刺激的事情,这不是存心要让人想歪了吗?

“谢霆枫给我的片子,那家伙口味一向很重。我一个人不敢看,寒芹好不好,今晚去我家吧!”

“我不要!”傅寒芹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就算他说的激烈的事情只是看个恐怖片,她也不去!

去了的话,她成什么了?

她已经跟总裁玩了潜规则了!再夜宿上司家里,传出去的话她晚节不保啊!

林七少的的名声一向很坏,著名的花花公子,和他传绯闻,绝对比和总裁传绯闻来的恐怖。

傅寒芹这种一向很怕流言的人,当然是不愿意去招惹的。

好不容易从总裁的潜规则游戏里逃出来,她决心以后的日子,一定要安安心心的过!

明天是周六,傅寒芹不用加班,清闲回家。

沈茵大概一个星期后才会回来,那么大的家里,就是她一个人住了。

该怎么打发无聊的时间呢?

正琢磨着,手机就响了,傅寒芹拿起来一看,是张毅。

即将恋爱的心情有点儿忐忑,傅寒芹很快就接起来。

“寒芹,今天下班,你有空吗?”电话那头,传来张毅温柔的声音。

“有啊。”

“那,一起去吃饭好吗?”张毅体贴地询问。

“好啊。”傅寒芹在这边笑起来,他居然约她了!

她这辈子,第一次和男生出去约会呢,有点儿小紧张啊……

“下班后一起走吧。”张毅的声音,听起来也很高兴。

“嗯。”

傅寒芹挂了电话,刚好也是下班的时间了,她收拾好了东西,就看见张毅向她走来。

张毅长得很英俊,阳光的外表让人觉得有安全感,他温柔体贴,和他在一起,总是会感觉自己被小心的照顾着。

而凌熠辰……傅寒芹不禁想起和凌熠辰那个渣男每次相处,自己都好像处在随时随地都会被掠夺的恐慌中。

切,她干嘛要想起那个渣男?

从今往后,她和那个渣男半点儿关系也不会有了!

“想吃什么?”张毅体贴地帮她拎起包包。

设计部的人都朝这边看过来。

有个多嘴的男同事大声说:“张毅,你小子好啊,动作这么快,把我们设计部的小花都摘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