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场灭门案风波过去后,学校里支持神秘人和食死徒的学生们在表面上暂时偃旗息鼓,霍格沃茨内获得了一段日子的平静。这不仅仅是因为教授们一再的警告,也因为临近期末,大家都开始为期末考试忙碌,没时间再做其他的。林恩看着非常不擅长背东西的艾薇尔拼命地背着最为艰深难懂的阿尼马格斯变形原理,不禁庆幸自己在上学期就因为西里斯想练阿尼马格斯的原因把那些艰涩的理论记熟了。至于林恩自己,最让她头疼的还是理论性最低的黑魔法防御术,倒不是她魔力不够,而是她的灵活性实在太差,比如说缴械咒,她总是不能准确的瞄准。林恩的朋友中,黑魔法防御术学得最好的是西里斯,不论是什么咒语,他几乎是一学就会。期末考试之前的一个月,林恩找了西里斯给自己补习,结果林恩的准头都已经快让西里斯绝望了。

每到这个时候,林恩总是特别的希望,能用自己记忆理论的能力,换点儿艾薇尔那好得出奇的身体协调度。

至于那些选修课……因为时常去和海格聊天儿,从他那里搞到不少实践经验的四人组,在神奇生物保护这门课上的成绩一直很好,艾薇尔却一直担心期末考试会让他们给离开火焰的火蜥蜴喂辣椒,原因是艾薇尔对辣椒过敏。麻瓜研究和算术占卜这两门课林恩自认为自己学得一般,不过古代如尼文倒是一直得心应手。虽然不如克罗伊一般每节课都被教授表扬,却也是不费力气就能在每次的小测验中拿到高分。

一个月后,期末考试终于来临了,林恩的各门功课都发挥得不错,就连最担心的黑魔法防御术都侥幸得了一个还算令她自己满意的分数。而她的魔法史以及古代如尼文,甚至得了满分。这使她的总成绩进步到了排名第八(一年级时第九,二年级时第十)。几个好友当中,莉莉这次得了年级第一,这狠狠地打了那些血统论者的耳光。夏克琳排在了第四,西里斯则从第一滑到了第五。自从一年级得了第一却无人夸奖之后,西里斯就觉得,实在没必要为了分数那么努力。有空,还不如多找几条密道或多练练阿尼马格斯。对于西里斯吊儿郎当也能得个年级前五,不少同学表示了羡慕嫉妒恨。

*************

三年级之后的这个暑假,是属于魁地奇世界杯的季节。由于决赛被安排在九月一日,霍格沃茨甚至为此将开学日推迟了两天。

作为一个魁地奇的资深爱好者,以及魁地奇教练的儿子,詹姆从他两岁起就一场不落地现场观看了所有的魁地奇世界杯决赛,今年也不例外。这一次,他还早早地就特地拜托尤菲米娅多弄三张票给他的三个哥们儿。谁知道,事到临头,决赛被安排到了月圆之夜,所以莱姆斯来不了,彼得的妈妈突然生病住院,所以彼得也来不了。至于西里斯,是最让詹姆郁闷的。西里斯和他弟弟在礼堂里的对话很快借由纳西莎·布莱克的信传到了布莱克夫妇那里,于是他这个假期又被关禁闭了。

无奈之下,詹姆把三张票其中的两张送给了玛丽和她的男友格斯帕德,因为他知道玛丽非常喜欢魁地奇。最后一张票,詹姆送给了莉莉,然而詹姆的猫头鹰到达莉莉那儿的时候,莉莉正巧和斯内普在一起,看到詹姆给莉莉寄票,斯内普的脸立刻就黑了,甚至差点就撕了这张票,不过被莉莉拦住了。莉莉说:“詹姆这个人是糟糕的,但票是无辜的。”于是,她把这张票寄给了林恩。

于是,顶着詹姆哀怨的眼神儿,林恩来到了魁地奇世界杯的决赛现场。

其实林恩很喜欢魁地奇,不过这一点鲜少有人知道,这主要是因为,林恩自己实在没什么魁地奇天赋。林恩对魁地奇的喜欢,说起来要归功于她那极其古怪的历史追溯欲。在她前世生活的年代,根本没有魁地奇这项运动。那时候的飞天扫帚,只是一根没有抛光的粗粗的梣木棍,疙疙瘩瘩,一端随随便便地绑了几根榛树的细枝,坐起来一点儿也不舒服,而且它只会以一种速度向前飞行;它不会上升、下降,也不会暂停。所以林恩当年骑过一次就再也不想碰它了。重生以后,第一次听说飞天扫帚已经成了一种很流行的交通工具,甚至人们还用它来打比赛时,林恩心里是极其震惊的。不过震惊过后,她又觉得非常高兴。麻瓜世界的发展是如此的日新月异,她曾多次因为麻瓜世界与巫师世界社会发展的速度差距而感怀,这飞天扫帚,倒算是巫师社会难得有趣又实用的一项发明。

今年的魁地奇世界杯是由加拿大举办的,场所被安排在了尼亚加拉大瀑布的内部。要林恩说,这真是一个十分愚蠢的决定。一来,尼亚加拉大瀑布一向是麻瓜们的着名旅游景点,把场地放在这里,巫师们被暴露的可能性实在太高;二来,大瀑布水落的轰鸣声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把场地放在这里,就意味着要有至少数十位巫师负责给这轰鸣声静音。为了限制人流,今年的ICWQC(1)国际主管罗伊斯顿·埃德温德更是出了一个昏招,他下令禁止所有除ICWQC官员之外的人将魔杖带进球场。这一举动遭到了不少球迷们的厌恶甚至抵制。

林恩和玛丽他们是用詹姆给的票进的营地,而且歇在了波特家的帐篷里。詹姆的妈妈一见到他们,就把他们的魔杖都收去,过了一会儿后,又给他们一人发了一根五颜六色的管子。没等大家好奇地问这是什么,詹姆就抢先解释了:“这玩意儿叫伪装管,我妈说,埃德温德,就是比赛的负责人,他不让巫师们带魔杖进球场,于是发明了这么个东西。这算是一种新型乐器,既可以为支持的球队发出热烈的欢呼声,还可以制造出国旗颜色的烟雾。不过……”詹姆压低了声音,“很多巫师都把自己的魔杖施个变形咒,把它们变成伪装管的样子带进场,我妈妈那根就是这样,不过我们的这几根是真正的伪装管。”

帐篷搭好以后,詹姆的爸爸弗利蒙带着几个孩子去买纪念品,林恩被琳琅满目的纪念品晃得几乎睁不开眼。最后,她买了两架最新款的全景望远镜,一架送给了詹姆,作为詹姆请她来看比赛的报答,一架留给自己。玛丽和格斯帕德也买了一副望远镜,玛丽还买了一堆马达加斯加的企鹅吉祥物,詹姆则买了叙利亚的吉祥物——一只老鹰的雕像。这只老鹰可以在手掌上方大约10厘米的高度盘旋,爪子上还抓着一只飞天扫帚,每盘旋三圈儿,还会做一个魁地奇的经典动作。

“这究竟是什么魔法,竟然可以让老鹰自动沿着既定的方向飞。连飞的速度都那么均匀。我真想给我的魔药搅拌棒也来一个这样的魔法,这样我就不会总因为忘了搅拌而炸坩埚了。”格斯帕德看着詹姆手里的吉祥物若有所思地说。

比赛是在傍晚开始的。詹姆的妈妈尤菲米娅这次买到的,是头等包厢的票。然而一进入包厢,林恩他们几个人就都愣住了。因为他们看到了雷古勒斯·布莱克,他的身后站着一男一女,很显然是西里斯和雷古勒斯的父母。雷古勒斯看到詹姆和林恩,眼睛刷地眯了起来。

“太过分了,一家人出来看比赛,就把西里斯一个人撇在家里!”詹姆压低声音,很是忿忿不平地对林恩抱怨道。

林恩看着布莱克夫妇对雷古勒斯嘘寒问暖的样子,又想到去年和西里斯一起练习阿尼马格斯时,无意间看到的他手臂上的伤痕,心一揪一揪地疼。

因为这个插曲,林恩一点儿也没心思欣赏比赛了,连之后罗伊斯顿·埃德温德出现在顶层包厢中时,观众里成百上千的男女巫师一齐用伪装管发出很大的嘘声,并将它们变回原先魔杖的样子这样的轰动,都没能让林恩提起兴致,詹姆也是如此。

比赛的结果,是叙利亚队战胜了马达加斯加队,以570-410赢得了冠军。

与此同时,格里莫广场12号里,出现了一只熊一般大的大黑狗。

一天后,霍格沃茨特快上。

“嘿嘿,照你这么说,你是前两天才变身成功的,我可是八月初就成功了呦~~”詹姆笑得一脸见牙不见眼。

“西里斯的阿尼玛格斯是黑狗,詹姆你的是什么?”彼得好奇地问。

“是一只威风凛凛的牡鹿!”詹姆骄傲地说。

“鹿可是食草动物,能威风到哪里去?”西里斯吐槽。

“谁说食草动物就不能威风了,谁敢侵犯我的领土,我就用角戳死它!”詹姆说着还配合地把头一拱,做出一个顶鹿角的动作。

“哎呦哎呦,詹姆你悠着点,别把头给顶断了。”

“西里斯你就是嫉妒我比你成功的早!”

“谁嫉妒你,信不信我一口就能把你咬地狂犬病发作?”

¥$#@^%*(*&@#$%^……  

习惯了西里斯和詹姆一有空就相互损的状况的莱姆斯和彼得,笑而不语。

四年级开学的晚宴与前几年也没什么不同,连校长宣布他们的黑魔法防御术课老师又换人了这个环节都没变。他们的新教授是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仿佛刚毕业没多久的女孩子,叫做玛德琳·路易斯。

“萨莫比教授教的好好的,这怎么又换人了?入学以来就没有一个黑魔法防御术的老师能教到第二年的。”詹姆费解地问。

“我听说萨莫比教授失踪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其实,莫说你们入学以来了,这门课都已经有将近二十年没有教师能坚持到一年以上了,原因那是五花八门。有咒语出了事故住院的,有亲人患病而辞职去照顾的,有招惹了不该招惹的魔法生物的,最奇葩的就是我一年级刚入学时的那个,辞职的理由竟然是他家的燕尾狗因为主人这一年来对它的疏忽而得了抑郁症,他要辞职回家陪狗。”七年级的斯多吉对一众好奇的小学弟们说。

“你知道的真详细!不过抑郁症是什么?”西里斯插嘴问。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麻瓜的一种精神疾病吧。”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这门课简直像是中了诅咒。”莱姆斯问。

“你还别说,很多人都认为是这门课受到了诅咒,”斯多吉回答道,“也有学生大着胆子去问教授的,不过没一个教授肯告诉我们实情。就在我一二年级的时候,那时候你们还没进霍格沃茨呢,我记得有一位叫做斯什么特的高年级学姐,还特地写了一份关于黑魔法防御课的诅咒的文章登在校报上。据她考证,这课开始一年换一个老师,是从邓布利多开始任校长开始的。”

“她想暗示什么?”詹姆皱着眉头问。

“文章里没明写,可我觉得她就是在拿邓布利多校长搏眼球,反正我很不喜欢她。不过我听多卡斯提起过,她后来因为那篇报道,被预言家日报录取了,现在还算是个以辛辣文笔着称的小有名气的记者。”斯多吉说着,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厌恶地也皱了皱眉。

“所以说,我们还是不知道为什么这门课消耗教师消耗得这么厉害。”西里斯总结道。

“是啊,我想校长每年为了能招来新的黑魔法防御术课教授,一定头疼死了。玛德琳接下这份工作的时候,我姨父姨妈都强烈反对,不过玛德琳却坚持腰来。”

“玛德琳?你姨父姨妈?你认识我们的新教授?”詹姆讶异地问。

“她是我表姐,四年前从布斯巴顿毕业后不久,就换上了奇怪的怪病,全身都起了五颜六色的疹子。为了治病,她一直辗转各地求医,新找到的工作也丢了。还是前不久偶遇邓布利多校长,才发现自己的病是因为中了一个失败的变形咒语。她病好后,听说校长在为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的事情烦心,就自告奋勇了。”

“原来是病刚好,怪不得看起来柔柔弱弱地。”彼得插嘴道。

“柔柔弱弱?!梅林,你们可千万别让她听到这话。她和柔弱没半纳特关系。你们上了她的课就会知道,萨莫比教授和她一比有多温柔了。”

四人组和周围一些听他们讨论的学生全部睁大了眼,不可思议地看着斯多吉。要知道,从前萨莫比教授可是被他们奉为杀手教授啊。

有了斯多吉的提前预告,格兰芬多的一众学生都做好了心理准备,饶是如此,当第一节黑魔法防御术课下课时,他们都哎呦哎呦地叫苦连天,更不要说其他几个学院里原先还把路易斯教授看成柔弱小白花的学生了。总之,开学这一个月,除了西里斯,就没有没被玛德琳·路易斯教授修理过的学生。

“她绝对是爱上你了!为毛只有你被她特殊对待啊。”开学一个月后的某个晚上,集中在有求必应室内帮林恩和彼得练习阿尼马格斯的詹姆,趁着大家一起休息的空当,不怀好意地调侃西里斯,眼睛却有意无意得往林恩那里瞟。

林恩面瘫着,而正在喝水的西里斯闻言“噗”地把口中的水全喷在了彼得的脸上。

“你可别胡说,她是教授。”西里斯一边帮彼得弄干净脸上的口水,一边惊悚得回应。

“得了吧,她看上去就不像那种循规蹈矩的人,说不定她心里还想着和你来一场轰动的师生恋呢。三个月后的圣诞舞会,你不妨去邀请她试试。”詹姆继续看林恩,林恩继续面瘫。

“詹姆你这是唯恐天下不乱。你再敢拿这事儿开玩笑,小心我再也不帮你给伊万斯写情书了!”西里斯咬牙切齿地说。

“情书?!你给莉莉写情书了?!我怎么从没听莉莉提过,她也太不够意思了,这都不告诉我。”林恩的面瘫脸立刻变成了八卦脸。

于是詹姆苦了一张脸,在和莉莉有关的事情上,他永远没脸。他恼怒地变成了“尖头叉子”,猛地就拿鹿角往西里斯身上拱,西里斯哪肯任由詹姆“欺负”,立马也变成了“大脚板”,和“尖头叉子”打闹成了一团。

林恩看着这俩活宝的样子,嘴角不自觉地翘起,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们变形时的样子。她还记得,当时她羡慕地摸着大黑狗油光水滑的皮毛,爱不释手地说:“西里斯,有机会你一定要跟我去我家,有了你的翻译我就可以和我家伤风交流了。”然后西里斯微妙地扬了扬眉毛。

不过当詹姆也变成了牡鹿,则换成林恩微妙地扬眉毛了——林恩没敢告诉詹姆,莉莉最喜欢的动物偏偏就是鹿。她真不知道,詹姆这一遇到莉莉就变成二愣子的货,要是知道了这一消息,会不会做出什么让莉莉从此对鹿这种生物产生心理阴影的事情。

====================

(1)ICWQC,即国际巫师联合会魁地奇委员会。1974年魁地奇世界杯的信息来自Pottermore上的魁地奇世界杯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