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知道,天下怎么可能会掉馅饼,好处落到我可岚的头上。

别做梦了,沈俊泽对我的好,只不过因为自己有恩于他,所以以德报德罢了。

“真的是这样?”沈俊泽接着说,语气带着几分质疑和不悦,“就算是被驴踢了,脑子应该也不会笨到哪里去吧?”

我扯着唇,牵强的笑了笑。

隔着一扇门,我能想象到,沈俊泽冷峻的脸庞露出欠揍的表情。

可惜,现在我根本就没有心情和他开玩笑。

“说笑了,就是你想太多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敢随随便便和沈俊泽说话,也不管说出来的话是否会令他不满意……

沈俊泽闷哼一声,声调更低,“可岚你这个女人就是不识风趣!”

我听得出来,他似乎生气了。

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太可能,我这样的人值得他动怒?

沈俊泽站在门外,看着眼前这扇门,眉宇间尽显不悦。

他还真不知道这个女人已经学会反抗自己了,请了一下午假,问她去哪里不说,说话还阴阳怪气的,他真是有病,才会发神经过来问她是不是出事了。

不管沈俊泽出于什么目的说这些,我都无所谓了,淡淡的口吻和他说,“沈先生我困了,先睡下了。”

沈俊泽没有回应,我又补了一句话:“你也早点睡。”

我关了灯,爬上床,只剩下桌子旁边那一盏小灯在亮着。

说实话,现在我恨不得早点离开这里,哪怕去一个偏僻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都愿意,就是不想待在这里了。

只要一想到沈俊泽对我的好,我对他的感情就会更强烈一分。

我再也不能奢望爱情了,这种神圣的东西本就不该落在我的身上。

我是爱情的失败者,可同样的,我也是人,我也有七情六欲,我也有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啊。

在这一切都没有发生的时候,扼杀在萌芽中,当做这些都未发生过,对我来说,便已经是最大的宽慰了。

我带着这满脑子的烦恼,进入了梦乡。

欧风别墅的后花园,百花齐放,一眼望去,格外迷人,我深吸一口气,闭上眼,感受着大自然的美,仿佛全身心畅游在美丽的天堂。

我双手扶着架子,坐在荡秋千上,它的框架设计很简单,也很奇特。

放眼望去,我是这片花海的主导者,唯一一个欣赏之人。

然而,刚过去不久,两道声音齐齐冒了出来。

我转过身,两道颀长的身影闯进我的视线中。

一位是沈俊泽,他穿着休闲运动服,似乎刚跑完步,额头上冒出了密密麻麻的热汗,脖子上挂着一条毛巾,伸手,很随意的擦着自己的脸庞。

“她算什么?只是给心瑶提供血库的女人罢了。”

提供血库……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我没有跑过去,就静静的待在原地。

“啧沈大少,外面传闻都说你不碰女人,更不会带女人回家,而这个……显然有点特殊啊。”

说话的这一位,反正我并不认识。

他一身耀眼红色休闲服,连发色都是红色的,想让人不注意都难。

沈俊泽狭长的凤眸挑了挑,嗤笑一声,“你懂什么?我不至于对一个离过婚的女人下手吧?除非我嗜好特殊。”

霎时,沈俊泽的话犹如一盆冷水泼了过来,我浑身冷彻透底,直哆嗦。

“我的天!沈俊泽你他妈真的是嗜好特殊,敢对这种女人下手,还敢带回家,不得了,你越解释,我越觉得你脑子有问题。”

红发男子说得直接,又让人无法反驳。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心里有别人,这么说有意思么?老子对谁都可以来劲,唯独不可能对她那种女人感兴趣!”

我一步一步机械的走过去,全身麻木不仁,眼神空洞的看着白色运动服的沈俊泽。

仅仅只有五十米,可我却走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

直到,红发男子注意到我时,他碰了碰沈俊泽的手臂,接着我看到对方转过身来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

沈俊泽皱着眉,显然因为我的突然出现,打扰了他和另外一个人的雅兴。

“心情不好,出来散散步,你呢?”我明知故问,露出苍白的笑容,看着沈俊泽。

“你就是那个给心瑶输血的女人?”

红发男子上下打量着我,我看到他眼底飞快闪过一抹厌恶和不屑。

我点头,视线却一直在沈俊泽身上。

“跑步。”

他似乎很不想和我说话,就说了两个字,然后拉着红发男子离开。

离开之前,沈俊泽其实还说了一句话:“这里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

我浑身一僵,心情一下子就被他破坏了。

我一侧过身,看到小路边一张标牌,上面写着——

闲杂人等,请勿进来。

我走了回去,仿佛刚刚发生的事情,不过是一个小插曲罢了,然后,重新坐在荡秋千上。

心里却五味杂陈,特别复杂。

我原以为童话般生活才刚刚开始,殊不知早已被他推下地狱。

这是一个多么残酷的事实。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走回房间的,只知道当那些佣人看着我的表情,满满的讽刺和嫌恶时,就已经知道,我闯入后花园这一事,传开了。

说什么我心思不纯,主动勾引少爷,没脸没皮,离异的女人不知廉耻,水性杨花,诸如此类的话十分刺耳难听。

我惊恐,我无处可逃,我成了最大的笑柄。

“啊——”

我下意识睁开双眼,闯进眼帘的不是白色天花板,而是一张无限放大的俊脸!

我看到他眉头微皱了一下,似乎很不满意我刚刚的表现。

“大惊小怪什么?可岚,你该不会是做了噩梦吧?”沈俊泽立起身子,双手放在身后,居高临下的目光盯着我。

顺着他的视线,我低头一看,急忙将被子捂在自己身上,只探出一个脑袋,“沈俊泽,你是怎么进来我房间的?”

“有什么好遮掩的?我只是没想到你睡觉还有这癖好,可岚,你的身体我又不是没看过。”

我面色咻的一下涨红,扬起手指着门口,恼羞成怒,“滚!你给我滚出房间,我现在要洗漱!”

“那么凶干什么?这一大早上的,还要本少爷叫你起床,不觉得已经是最大的恩宠了?”

说着,沈俊泽坐在我的床上,身子倾斜,向我这边靠近,我赶紧往旁边挪。

换做是从前,如果我还是这么说他,指不定沈俊泽就生气了。可今天他没有生气……

沈俊泽勾着唇瓣,挑了挑眉,“你不仅睡相很差,还有很大的起床气。”

“沈俊泽!”我咬唇,发怒了。

不管他说的到底是不是事实,反正一睁开眼就看到这个男人就在我面前,心情委实好不到哪里去。

“叫我干什么?”

我退无可退,身子抵在床头板上,看着沈俊泽这一张面孔不断的在我眼前放大,我没由来的感到呼吸急促了。

下一秒,一只温凉的手掌在我脸上细细摩擦着,指腹划过我的眉毛,我的眼睛,我的鼻子,最后停在了我的唇瓣上。

我丝毫不敢动弹,生怕他一生气,我就遭殃了。

“嗯?怎么不说话,不让我滚了?”

我很想让你滚,可是我做不到啊!

他的这张脸无限放大,我几乎看不到他皮肤上有任何毛孔,肌肤白嫩得令人嫉妒。

我眨了眨眼睛,看到沈俊泽性感的唇瓣半张,“可岚,你的前夫有没有说过你的睡姿真的很差?”

轰!我大脑一片空白,浑身血液涌上心头。

“你这一晚都……”我实在难以启齿,说不出那种羞红的话。

“看着你睡觉的模样,听着你打呼噜,还一边看着你露出一大片的皮肤?”

我瞳孔蓦地瞪大,心头升起一抹愤怒,我没有动弹,只是瞪着眼前这个男人!

沈俊泽松手,从床上站了起来双手插进口袋里,眼里略带一丝戏谑,“你这么瞪着我也没有用,我一进来就看到你这副衣衫不整的模样了。”

我被沈俊泽气得要死,却拿他没有一点办法!

“我劝你以后别这么看人,就算是一只狗都会被你的眼神吓跑的。”他不依不饶,接着说。

我咬牙切齿,几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沈!俊!泽!”

对方迈着修长的双腿走出去,一点都没有被我激怒到,反而,回望过来时,幸灾乐祸戏谑的表情看了我一眼。

“我给你十分钟时间整理一下自己。”

一句不沾边的话说得奇奇怪怪,等到我反应过来,沈俊泽已经走出房间,而我被他给气死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一睁开眼就看到沈俊泽那一张欠揍的脸,反正自己丢脸丢大发了。

我坐在床上磨蹭了两分钟,才闷不吭声的起床,刷牙洗脸。

“太慢了,十四分钟三十五秒才下来吃早饭,不得不说,你们女人真是麻烦。”

毫不吝啬的一句嫌弃话,我用着一种愤恨的目光盯着他,然后粗鲁的拉开位置,一屁股坐了下去。

“跟椅子较什么劲,大早上的,动静非要弄那么大,以为我们两个有什么……”说到这里,沈俊泽眯起凤眸,闪过一丝晦暗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