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天气反常,七月便下起了大雪,南州城外,大雪深数尺,不过穆婷溪倒是一点也不闲着,带了一帮丫鬟走进了柴房……

“你,还有你把她给我抬到凉亭!”穆婷溪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别提有多得意,想到等下要折磨死穆离雪那贱人,她就高兴的不得了。

彩云看到自己的主子就要被这帮恶人带走,心里很是不满:“你们离大小姐远点!走开!”

穆婷溪看到眼前这只不懂场面的狗狠狠的嘲讽:“哟!我还以为是谁呀!原来是一只不知死活的狗 ,来人把她绑起来,然后等下扔到池子里喂鱼!”

“是,三小姐!”

彩云被几个丫鬟绑了起来,她看了一眼重病的主子跪在穆婷溪面前:“三小姐,求你行行好,我家小姐重病在身已经好几个月了,经不起折腾了,三小姐求你大发慈悲放过我家小姐吧!彩云给你做牛做马都可以…”

穆婷溪有些不耐烦:“不行,今天我就要玩死她,她一个废柴本就该死!”

穆婷溪的贴身丫鬟走到彩云面前,摆脸色道“别给脸不要脸,要是把我家小姐惹气着了,有你好看的!”

………………

凉亭中 ,穆婷溪果然把穆离雪带来了。她扬起下巴,把穆离雪丢进了冰池里,然后又叫下人把彩云也扔了进去,亭上的人看戏看得挺爽,与穆婷溪有说有笑的。

彩云连忙抱住小姐,心里心酸不已,明明小姐是嫡出的,三小姐是庶出的,可因为小姐不能修炼成为众人面前的废柴,这些年家里人没少欺负小姐,没过多久彩云便冷晕倒在了池里………

这时坐在亭上看戏的穆婷溪突然感觉一丝灵气波动,以为是错觉便没多留意。

冰池内,白若雪突然眼皮动了一下,然后一大股灵气涌入体内,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慢慢的吸收冰池里的寒气,一大波记忆印在脑海,她千古雪女经过五百多年,既然重生了…

亭上一个丫鬟道:“三小姐,你看大小姐是不是冷死了!”

穆婷溪瞟了一眼池里,看见没有什么动静便笑着说:“看来,那贱人应该死的差不多了,我们走!“

突然池子里结出了厚厚的冰,然后“轰“的一声炸裂开来 ,这把亭子上的穆婷溪吓了一跳“是谁在搞鬼!给本小姐出来,本小姐饶你不死!”

“哦 ,是吗?本座看你是不想活了!”白若雪手持冰刃飞了过去 ,结果穆婷溪惨叫一声“啊!”穆婷溪感觉脸上一阵巨痛“我的脸,我的脸好痛,来人,快来人!穆离雪 ,你这个贱人!看我等下怎么收拾你!”

那些丫鬟急忙带着穆婷溪走了 。

“总算安静了,南玄大陆,本座回来了!”白若雪抹起一个满意的微笑。

又看到池里面的彩云,脸色苍白,怕是差不多快死了 ,穆离雪走到池子中 ,放了一颗丹药在她嘴里。

瞬间彩云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咳咳!”她咳嗽了一声,看到自家小姐连忙问侯“小姐你没事吧,彩云还以为小姐已经……呜呜……”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

白若雪雪最不喜欢看人哭,便安抚道:“好了,彩云,你看本小姐不是挺好的吗?身体棒棒哒!”

“大小姐,三小姐呢?”彩云还是有点担心,三小姐会对大小姐不敬,也担心出什么幺蛾子。

“她呀!被我吓跑了!”白若雪嘻嘻一笑。

“对了,彩云你把我晕迷时发生的事都告诉我。”她白若雪现在可不是好欺负之辈,原主的命也太苦了,不过现在有她千古雪女在,原主之前受过的一切,她都会十倍百倍奉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