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韩良城还问凉夏“你都已经喜欢了七年,都已经等了七年了,为什么不等了”

凉夏当即反问一句“人的一生有几个七年?如果我只能活到30岁,那么我已经用了四分之一的时间来等他了”

韩良城说“他知道吗?”你还曾经有过他的孩子

凉夏笑呵呵的说“他知道个屁”

或许喜欢的人做什么都是对的,不喜欢的人做什么都是错的

当天席梓杰趁着喝了酒有理由了,于是真的按照韩良城说的查凉夏的名字,搜索到了凉夏的信息跟公司的电话

然后坐最近的一班飞机去了鹏城,什么也没有带,只背了个包带了个人

凉夏在宝安机场等顾夏牧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提前两多小时来机场等从杭州出差回来的顾夏牧,会等来席梓杰

看到席梓杰的时候凉夏坐在接机口愣住了

片刻后反应了过来准备溜得时候,席梓杰看到了她“站住...”

凉夏鸡皮疙瘩瞬间冒了出来,脚底抹油,跑得飞快

虽说席梓杰换了衣服才出门的,喝了醒酒茶才上飞机的,但是此时他希望自己醉了

鹏城的机场

一个人在前面跑,一个人在后面追,眼看就要追到了,男的突然站定了“哎哟,头疼要倒了,好难受…我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出了意外都没人管…”

凉夏一个急刹步回头看着席梓杰,然后看到了席梓杰蹲在地上,心中纠结了片刻“喂,你怎么了”

没带脑子出门的凉夏真的在纠结了片刻后又走了回去“你没事吧,你来鹏城做什么啊,你不是就快结婚了吗?”

把所有可能都想了之后,凉夏突然想到“你该不会来拍婚纱照的吧?”

席梓杰可怜巴巴的拉住了已经站在了面前的凉夏“你为什么要跑,你一次性问这么多问题,我怎么回答”

凉夏支支吾吾“我不想见你未婚妻”

“她没来”

凉夏扶起了席梓杰“没来就没来呗,你为什么今天来鹏城啊”早知道你今天来,我就叫夏牧明天回来的

“我来旅游不行吗?”话说得中气十足,席梓杰站的端端正正的看着凉夏“你来机场做什么,你是不是知道我今天要来?”

“行,怎么不行”凉夏站在一旁耸了耸肩“鬼知道你今天要来”

“那你来机场做什么啊,你还没告诉我呢”席梓杰拉着凉夏的卫衣帽子

凉夏叹息一声“我来接人”

两人并排向外走去“你是不是长高了?”

凉夏撇了撇嘴“你猜啊”

“那你不请我吃饭吗?”

凉夏回头认真的看着席梓杰“请啊,想吃什么你说”

“我想你了”突然间席梓杰抱住了凉夏

呼吸声在凉夏的耳畔回荡着,顿时凉夏感觉全身酥麻

感受到了周围人群异样的眼神,凉夏挣脱开了席梓杰的怀抱“你上来办事的吗?住哪里啊,我送你过去吧”

席梓杰摇头“你帮我安排一下吧?”

凉夏叹气“可我在接机”

席梓杰拉着凉夏撒娇“我第一次来啊,你不怕我走丢了嘛”

“不怕”虽然说了不怕,但是凉夏还是带着席梓杰到了顾夏牧的咖啡店,请他吃饭“还没吃饭吧,来菜单给你”

很快服务员端上了两柠檬水“二位点餐还是下午茶呢?”

凉夏愣了一下“店里什么时候可以点餐了的?”

服务员指了指对面的川菜馆“我们可以帮你去对面打”

“好”凉夏一脸慈母笑看着服务员

席梓杰指了指沙拉、提拉米苏蛋糕、黑咖啡以及一瓶轩尼诗XO

“喝一杯?”

凉夏轻笑“那个,叫你们老大去对面川菜馆打包几个川菜回来,再到楼上的海鲜酒店打包点海鲜回来”

服务员当即就懵了,拿着菜单跑到了二楼找自己老大去了

领班马上就下楼了“凉夏姐,今天怎么来了”

凉夏点头“你赶紧去吧,一会儿我还要去接夏牧呢”

领班一路小跑出去了

席梓杰端着咖啡看着凉夏“为什么你没有我想象中,那么激动?”

“我已经惊吓过了,收到你婚讯的时候”

“你就不好奇我来鹏城做什么的?”服务员正好端着那瓶白兰地过来

凉夏顺势给自己到了一点“我很好奇,但我确信你肯定不是为了我”

其实大多数女性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希望对方就是为了自己来的吧?

“我想问你真的爱我吗?”不惜在我婚礼前夕来提醒我,你的存在

不惜送一件婚纱给我,此生非君娶,无念成红妆

凉夏端起酒杯一口喝光了酒杯里的酒“不爱,我爱的是我自己”我爱的是哪个还会拿着我的照片去炫耀的人

爱的是哪个,敢作敢为的人,爱得是哪个腼腆,但是会为了我吃醋的男人

席梓杰仿佛不开心没有听到自己想听的答案

领班带着菜回来的时候,席梓杰已经喝了三分之一的酒了“如果你当年像现在一样就好了”

像现在这样肯定自己要什么“像现在一样会撒谎”

“你知道吗?我真的想相信你当年是爱我的,可是我遇到了你跟他出去开房”

凉夏点头,喝了杯酒“正如我当年说的那样,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一个人”

“也一如我当年解释的那样,她喝醉了,我去接她”

席梓杰摇头“我相信沐橙喝醉了,可我不相信你跟他没什么”

凉夏端着酒杯的手在空中顿了一下,仰头一饮而尽“你担心的不是这个”

“对,我只是怕我错过更好的女孩”

“那你遇到了吗?”

席梓杰夹了一只虾放凉夏碗里“我遇到了”可我却后悔了,后悔当初没有早点跟你说清楚“我不爱你”

“哈?”凉夏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今天是来找我的吧?不远万里只是为了告诉我,你不爱我?”

一瓶轩尼诗已经下肚,席梓杰脸红的跟个猴屁股似的,伸手捏住了凉夏的脸“我讨厌你”讨厌你当初那么胆小

讨厌你让我觉得,我还会遇到比你更好的女孩“你为什么不回去找我”

凉夏将剥好了的虾塞到了嘴里“我问你,我要留下来吗?”你说我让我走

“我叫你走你就走,你是傻子吗?”你以前不是骂都骂不走的吗?

“嗯”我确实是个傻子,自以为是的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