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石昊注意到了吴天恩的举动,他不急不缓地从自己身上拿出石刀,然后依旧坐在地上,说:“吴兄弟,你手上拿着武器,眼里头那般怒气不消地直直钩看着我。你可是想杀我?”

“当然!石昊!你今天必须死!我绝不会再听你说任何胡话!”吴天恩咬牙切齿地说道:“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在我之前被那红色的石头怪物追击的时候我就注意到那怪物喜欢优先追着活物跑。我已经牺牲了那么多弟兄,我那最后剩下的那三个兄弟十有八九也回不来了!所以你今天必须给他们陪葬。而无论你现在跟我说什么,我都不会信!方才我不过怕耽误了我逃命的时间才懒得和你计较什么。但现在你必须死!”

“好吧!那就没什么好说得了!我们就来过过招!”石昊站起身来,无奈地露出一副坚定的眼神。

“好!那就看招!”吴天恩一声冷喝。只见他手中石杖便发出一阵光芒,随后就有一个能量波动汇聚于那石杖之上。

吴天恩将那汇聚着能量的石杖,猛然朝着石昊那头一挥而去,又说:“你就去死吧!这是我师傅教我的技能,人族法师一转技能,魔力冲击波。以我现在的全部实力发出的这魔力冲击波的伤害力,已是足以和一小撮炸药相提并论。你死定了!哈哈哈哈!”

这时!吴天恩发出的能量冲击波重重地打在石昊身上,石昊顿时心敢一阵剧痛在全身蔓延,而他头也晕了,眼也花了,整个人都被打得中毒昏迷,身子也径直被打得撞飞了出去,倒飞至了他背后那条道路中去,流出一地的血,身上的木甲也被打坏了,不能再用了。

“哈哈哈哈!”吴天恩喘了口气,但还是十分得意地笑了笑,“果然如此不堪一击,看来我完全不必全力一击,我还是高估了他的实力,他这实力分明也半个王阿棉也比之不上的啊!真是浪费我感情。估计这一招就足以击杀他了吧!哈哈哈哈!”他说罢便要走上前去看看那石昊究竟死没死干净。可他才走了一步却有一个声音传来!

“年轻人,我劝你别动!再往前走,就是死路……”突然那声音跑出来阻止吴天恩前去查看石昊的状态,说:“你前面的这个道路,你走不得,你若是过了这条线,我便杀你……”这声音不阴不阳,不冷不热,不年轻也不苍老,仿佛平平淡淡之间只是在说一个无法改变的实话。

“什么人,跟我吴天恩在这里装神弄鬼的?”吴天恩被这奇奇怪怪的声音吓了一跳,连忙退后开来,“有本事就出来现身,莫要鬼鬼祟祟的……”

“哦!要我现身?”那声音说道:“你不配!滚!你成功让我生气了,我给你10秒时间。10秒过后,我见你便杀。”

“可恶!”吴天恩心头十分害怕,转头就跑走。而在吴天恩跑走之后,有一个人从一旁的黑影里头悄悄然地走来,他走至石昊身前,俯下身去查看片刻,拧巴着眉头,自然自语地说道:“这人叫……石昊……,嗯……,真是个奇怪的小子,明明才3级,可却有好顽强的生命力啊。方才那个名叫吴天恩的家伙全力一招魔力冲击波,而这石昊却全中下去,竟然还有一丝生机,有趣有趣,而且这石昊身上流淌出来的血似乎……竟是极好的魔族血脉,天赋定然不低。而且,他似乎和绵阳村还有很深的瓜葛,有趣有趣,他或许对我有用……”

他微微一笑,便将石昊一把轻松地背起,然后就带走了……

------------------------

许久过后,石昊渐渐醒来,他见自己躺在一个小空间内,而自己的身子骨却已基本恢复如常,只是他发觉自己嘴中有一股浓浓的药味儿残留着,而且还是苦涩极了的那种,让他不由地“呸呸”两声,说:“这是哪里?我嘴里头这又是什么味道,好苦,比我吃过的任何一种中药还苦……”

“哦哟!小伙子,你醒来了!醒来的挺早啊。这还是那洞穴之内,但你放心这里很安全,没人能来打扰我们。”一旁传来一阵声音,说:“至于那药味,你可别抱怨这药苦,这药是我自己制作的,药效极好,不然你那般重伤,怕是现在哪里还有力气来说我这药苦呢!”这声音说罢之后,声音的主人便缓缓走出,那是一个白发华须、仙风道骨味道十足的老头子!他身上穿着一件白色薄衣。

“老人家!是你救了我?你真帅!多谢多谢!”石昊起身拜谢一下。

“诶!不必谢我,我只是觉得你有点意思。对了,我知道你叫石昊,也知道你和‘绵阳村’有些关系,可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齐正风。”那个仙风道骨的老头子微微一笑,将石昊给拉到一旁来,“对了!我有些过往的旧事情与绵阳村有关,要跟你说说。而我说完了后也有些事情要问你。”

“好!齐长辈尽管说,尽管问。”石昊点点头。

“嗯!”齐正风认真说道:“那便听我说……大约十五年前,我本是这落霞岛上‘绵阳村’的村长。那时,我正直45壮年之际,一心修行人族战士之中的剑客之道,等级到了30级。10级是一道坎,是新手面临第一次转职的坎子。30级同样也是一道坎,是一个人第二次转职的坎子。可是,在这落霞岛上,10级的第一道坎子还算好过去,而30级的坎子却不好过了。”

“因为落霞岛上根本找不到足够能力的师傅带你过了那30级的坎子,我很是无奈。而我平日里两袖清风,又请不来外头枫林大陆上的那些有足够资格的人过来帮我。无奈之下,我便索性将自己村长之位辞去,一人独自离开这落霞岛前往枫林大陆专心拜师学艺。”齐正风说。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齐正风叹了口气,“我到了枫林大陆之后,还未拜到合适的师傅,就无端被人给捉了去做苦力。而我那苦力一作便是五年。五年后我终于找了个机会逃走,而后又花了五年时间四处拜师学艺,终有所成。而后又是五年时间过去,我仗着自己一身还算凑合过得去的本领,对当年被人捉去一事苦苦追寻,终得蛛丝马迹……”

“原来!我万万没想到,当年竟是绵阳村中有人看我不过,怕我辞去村长之位离去之后若修行有成又会返回头来做回村长之位,便买通一伙贼人对我下了狠手,害我做了整整五年苦力!险些一辈子都出不来!”齐正风忽而不怒自威,“而我已于上月便潜回这落霞岛,为了查明究竟是谁人主使!我这一月以来,一直秘密在这洞**住着,每夜都会出去查探消息,终于让我确认一件事情!当年害我之人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