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个要求,就是你放弃收购段氏集团。这是保证书,请您签一下。”段尘一挥手,他的手下就将保证书和签字笔递到了楚建南面前。

楚建南简单的读了一下保证书,没有任何隐藏流氓条款,所以楚建南很爽快的就签上了名字。

“还有吗?”楚建南不耐烦的问道。

“还有一个。”段尘继续说道:“不知道,你还记不记我妹妹段晴。”

“直说吧。”楚建南不愿意纠缠,厉声说道。

对于段晴的死缠烂打楚建南是厌恶至极,但当年唐一柔去追楚建南的车,而出了车祸,导致下身瘫痪,这件事多多少少都让楚建南有些不愿提起。

说到这里,段尘的语气突然弱了下来,似乎是回忆起自己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段晴的瘫痪我给她治了两年了,一点起色都没有。我听说发过有一种最新技术,可以人工修复神经系统。我知道你一直在资助那个医疗团队,我要你马上送她出国治疗。”

“没问题。”楚建南爽快的答应道。

“段晴现在就在机场,你马上和对方联系,她上了飞机我马上就放了唐一柔。”段尘说道。

楚建南心系唐一柔安全,每一秒的流失都可能危及唐一柔的生命安全,段尘的要求他照单全收。

“好。”楚建南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打给了柯达:“你现在联系法国的医疗团队,你亲自陪着段晴去法国治疗。”

接到命令的柯达一头雾水,反问道:“什么?总裁你说的是认真的吗?”

“是,都按照我命令办。”楚建南吩咐道。

“是……”柯达完全接受不了,但是只能应下来。

另一边,被困在厂房里的唐一柔丝毫不退缩,门出不去,又看上了房顶。

这是一座老式的拱形仓库,房顶上都是直接搭上的泡沫板子,赶上下雨刮风还漏水那种,而且离地不高,只有五米多。

唐一柔把箱子一个个摞起来,而且严格按照建筑学基础来的,第一层放4×4个,第二层放3×3个,第三层放2×2个以此类推。

一切都很成功,但是凡事总有意外。

就在唐一柔爬到房顶上,准备开凿的时候,最底层的一个箱子溃烂严重,碎了。

整个建筑也就随之倒了下来。唐一柔从五米多一路摔倒地上,顿时就昏了过去。

逃生行动就此告一段落。

柯达接到楚建南的命令以后,抓紧时间联系了法国的医疗团队,又把汽车当飞机开,马不停蹄的赶到机场,送段晴坐上了开往法国的飞机。

段尘接到了来自机场方面的消息,立刻招呼人手撤退。

走之前,段尘坐在车子上向楚建南喊话道:“楚总裁还是一言九鼎,我十分佩服。唐一柔就在这个厂区的东边的一个紫色棚顶的仓库里,很安全,一点危险都没有,钥匙在正西边的一个电线杆上,用胶布贴着,你快点去吧。”

说完,段尘一行人驱车浩浩荡荡的离开。楚建南则是叫上司机,火速开往西边拿钥匙,再返回东边开门救人。

陈旧的大铁门被拉开,门轴发出“吱吱吱”的声音。久违的阳光从门外照进仓库内,每一束光线中都漂浮着常年潮湿空气中产生的霉菌。